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蜜寵田園:山里漢強寵辣妻 >

第八百六十二章 入戲太深

    唐歡喜深深地看了跪在地上的桂嬤嬤一眼,最終無聲的勾起了唇畔。

    “嬤嬤,您這樣做,到底想要讓我如何呢?”

    “夫人,自老奴決定來到夫人身邊伺候的那一刻開始,老奴就沒了二心。不管夫人信不信,老奴都不會再離開的。”桂嬤嬤的語氣堅定不移,目光也是無比的誠懇。

    “嬤嬤,”唐歡喜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自嘲一笑,“您不過伺候了我半年罷了,就能將我的死穴拿捏的如此的準確了,您覺得我還能留您嗎?”

    唐歡喜最大的軟肋就是心軟。

    她太容易心軟了。

    雖然她知道一時的心如仁慈將來可能會要了她的命,可她還是做不到鐵石心腸。

    當初桂嬤嬤出現的時機太過巧合,所以她始終有所懷疑。

    可這些日子以來,桂嬤嬤對她的照顧無微不至,細心周到。

    她一度將桂嬤嬤當成了親人來對待。

    直到她無意聽到了桂嬤嬤與蕭寶瑞的那場對話。

    她才赫然發現,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夫人,老奴當初就是擔心您會排斥老奴,才會撒謊……”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那夫人真的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肯給我嗎?”桂嬤嬤垂下了眼眸,語氣中滿是惆悵。

    一刻鐘后,蕭寶瑞將剛剛煮好的陽春面端了進來,無意瞥見了跪在地上的桂嬤嬤,終究,一言不發。

    “娘子,剛做好的陽春面,你趁熱吃。”

    “嗯,”唐歡喜看著他,盈盈一笑,“蕭寶瑞,你做的陽春面,永遠都是最香的。”

    “那是自然,你夫君的手藝是毋庸置疑的。”

    蕭寶瑞的語氣相當的自傲,然后抬手刮了刮她的鼻梁,臉上滿是溫柔的笑意,“娘子趁熱吃?”

    “好。”

    唐歡喜很乖,乖乖的將一碗陽春面吃了個干凈。

    “蕭寶瑞,我想出去走走。”

    “我陪你?”

    “不用了,”唐歡喜猶豫的一會,最終將視線落在始終跪在遠處的桂嬤嬤身上,終究低低的嘆息了一聲,“嬤嬤,陪我去花園走走吧。”

    “好。”

    正是五月初,陽光稍稍有些炙熱。

    靠在了涼亭中,望著遠處的荷葉田田,唐歡喜的心緒終究是平靜了下來。

    “嬤嬤,您也坐吧。”唐歡喜忽然回眸朝著她莞爾一笑,“方才您跪了那么久,膝蓋很疼吧?”

    她不經意的掃去,卻發現桂嬤嬤兩個膝蓋上的衣裳已經被浸染了血跡。

    “嬤嬤,去請個大夫來給你瞧瞧吧。”

    “不用了。”桂嬤嬤苦笑了一聲,然后從懷里掏出了一個瓷瓶灑在了自己的雙膝上面,很快止住了血。

    “夫人,老奴從未想過背叛您。”

    “嬤嬤,過去的事情就不提了。”唐歡喜微笑著打斷了她的話,“我很想知道……她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為何當初她忍心扔下一個尚在襁褓中的嬰兒呢?”

    唐歡喜心中的疑惑真的很多,她原本不想問,可實在是止不住的好奇。

    “夫人,在老奴回答您這些問題之前,您能先回答老奴一個問題嗎?”

    唐歡喜的眼底劃過一抹意外,最終輕輕地點了點頭。

    “若夫人想要知道的真相是無比殘忍甚至鮮血淋漓的,夫人還執意想要得到那個答案嗎?”桂嬤嬤看著她的眼睛,眼神無比的誠懇。

    唐歡喜立刻垂下了眼眸,沉默了很久。

    直到一陣微風襲來,才稍稍吹散了籠罩在她心頭上的陰霾。

    “嬤嬤,不管真相如何,我都有知曉的權利。”

    聽到了她如此斬釘截鐵的回答,桂嬤嬤深深地嘆息了一聲。

    “夫人,老奴從不曾騙過您,老奴原名叫做金桂。原先也是伺候胡太妃飲食起居的嬤嬤。后來胡太妃離世了,老奴離開了皇宮,卻無意的遇見了南湘郡主。

    從前南湘郡主幫過老奴幾次,所以后來老奴就跟著郡主四海為家了。

    只是老奴萬萬沒想到當時的南湘郡主已經懷有了身孕,只是郡主從來不說有關孩子生父的事情,后來郡主順利的生下了孩子,留下了一封信和一個包袱,交代老奴好好地照顧那孩子。

    那孩子,正是夫人的娘親,何冬雪。”

    何家夫婦對你娘很好,視如己出。可你娘卻……不知足。不僅婉拒了與邱家的婚事,甚至早已和當初的韓國公韓建明有所瓜葛……只是那時候韓國公刻意隱瞞了他自己的身份,所以你娘并不知曉韓國公的真正身份,直到你出生了……

    你娘拼盡全力才將你生了出來,可見你是個女兒,她瞬間就變了臉色。

    在此之前,你娘刻意隱瞞了你的存在,然后又逼著身邊的大丫頭紫苑頂替她之名嫁給了唐石柱。

    何記布莊在一夕之間被燃成了灰燼。

    原本按照你娘的意思,我應該將你給……

    可自你出生以來,都是我一手照顧的,我實在是舍不得,所以就將你和紫苑生出來的那個死胎換了身份,從此以后,你就成了唐歡喜。”

    此時此刻,唐歡喜不知道自己是怎樣的心情,她好像很難過,又好像不那么難過。

    看著桂嬤嬤老淚縱橫的模樣,她忽然笑了,只是那笑容比哭還難看。

    “嬤嬤,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詞,我沒有理由對你徹底的信任。”

    “老奴知道。”桂嬤嬤輕輕點頭,然后從懷里掏出了一個白色的手帕,當著唐歡喜的面,她扯開了里面的手帕,將放在里面的那張已經泛黃的紙條遞給了她。

    “這是你娘當初離開前吩咐老奴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夫人,您瞧瞧吧。”

    唐歡喜伸出了那雙顫抖的雙手,小心翼翼的接過了那張紙條,待到看清了上面的字跡,頓時淚流滿面。

    “想不到她竟然如此的恨我?”

    “夫人……”

    “嬤嬤,我想一個人靜一靜,你先回屋休息吧,順便讓白薇替您請個大夫,您膝蓋上的傷,我不放心。”

    “……好。”

    直到桂嬤嬤的身影徹底消失以后,唐歡喜抬手抹掉了眼角的淚水。

    她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的身世竟然如此的凄慘。

    【叮咚——主人,您覺不覺得自己入戲太深了?】1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