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大秦鉅子 >

第四七四章 做一只有用的刺猬

    陽周位在上郡心腹,距離郡治膚施二百里,大城高奴二百五十里,屬地狹長,全境置四鄉,二十二里,民八千一百戶,籍口五萬余。

    這個規模,在小縣中屬于大縣,又與大縣相去甚遠。

    這里是河套的至南要沖,坐擁白羽山,西連昆侖山,北靠祁連山,南近子午嶺,東望太行山。

    五山鼎足,無定水在期間穿行,于陽周遠郊并入大河,沿途沖刷出大片的肥沃平原,既合放牧,又利耕種。

    陽周城便坐落在這片廣闊的沖擊平原上,依水立,城矮闊,四周環繞著土黃色的低矮城墻,是正經的三里之郭。

    車隊在八月初六進抵陽周,李恪令憨夫引墨衛駐扎于城外三十里,只帶了滄海、田橫二人低調入城,就駐在陽周官舍。

    他誰也不曾打招呼,卻不代表陽周的頭頭腦腦不知道新縣長到了縣城。因為他的驗傳符上明明白白寫著呢,【樓煩戶人五大夫恪】,同時滿足這三項條件,又有資格無引薦入住陽周官舍的,想來天下也不會有第二個。

    整個陽周屏息凝神,靜待著大秦史上第一位八百石縣長的召見。

    可是李恪真的沒有召見任何人,只有田榮聽到消息,主動奔赴客舍,求見上官。

    “鉅子終于從咸陽出來了!”

    一見面,田榮就表現出毫不遮掩的驚喜表情。

    李恪對他笑了笑,引他入座,輕聲慢語:“榮,如今你我分屬上下,縣牙之內,公事之上,你要稱上官,不可再稱鉅子,免得給人私相授受的感覺。”

    “唯!”

    舍人端來小點茶湯,擺置整齊,躬身告退。

    李恪問田榮:“榮,你早我半月到此,對縣里情況掌握得如何了?”

    田榮拱手回報:“下官魯鈍,虛度時日,這十幾日只跑了十四個里,順便面見了縣中佐史,各鄉嗇夫,東西兩亭的亭長是主動來見下官的,下官不曾召他們。”

    這是一刻也沒停下啊……

    李恪滿意地點了點頭:“官吏如何?”

    “稟尊上,陽周本是軍中要沖,縣中官吏勤政任事,一應籍冊清晰明白,亦無積夜之政事。下官已收起了縣鄉兩級民冊籍本,正命人對比查實,想看看他們是否如表現得那般,俱是精干之輩。”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不錯。”李恪啜了一口咸滋滋的茶湯,翻了個白眼,“對了,縣尉王風如何?”

    “此人……”田榮露出為難的表情,“此人是頻陽王氏的家臣出身,性情頗為倨傲,不好交道。”

    “又是頻陽王氏……”李恪想起當年的樓煩縣令,不由冷笑,“他們家里慣出良將,卻不知為何這么喜歡在地方任事。想王賁與楊端和交好,王離又是胡亥的岳丈,以我們現在的背景,門下之人哪怕再不擅察言觀色,想來也不會給你甚好臉色看。”

    田榮嘆了口氣:“下官再試著與他交道一番……”

    李恪擺了擺手,無所謂道:“不必了。直道事近,過幾日我就會與王離碰面。他的家臣既然不愿聽話,我就讓他換個懂人話的過來。”

    田榮滿臉擔憂。

    “尊上,王離位同上卿,且主持著上郡軍務,麾下足有十萬強卒。您如此做,會不會顯得過于跋扈?”

    “你以為我在咸陽便不跋扈么?”李恪反問一句,“挑釁法家,擠兌儒家,短短兩個月,李斯、章邯叫我得罪個遍,就是蒙恬都被我告了黑狀。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你家尊上的跋扈早在咸陽出名了,王將軍會理解的。”

    田榮的擔憂僵在臉上,想笑,又覺得笑不妥當。

    什么叫會理解的……

    感情李恪跋扈出名了,若是到了地方不挑釁一下上郡最有權勢的王離,王離就該覺得自己被輕視了?

    李恪什么時候變得這般吃不得虧了?墨家才歸秦,難道就不該低調一點,交好各方么?

    想到這兒,田榮忍不住問:“鉅子何以如此?”

    李恪嘆了口氣:“榮,你覺得墨家長在何處?是明爭,暗斗,還是實干?”

    “實干!”

    “不錯啊……墨家長于實干,其實也只善實干,當年子墨子游歷天下,一張利嘴斗贏了多少場大辯,可最終也未能幫墨家謀到生路。后來相里子入秦,至腹?時墨家聲勢達到巔峰,也只在法家的令旗下任事,卻險些連墨家的道統都丟了……腹?何以殺子?不就是為了救起趙墨的道統么?”

    “鉅子……”

    “此次歸秦,我們的狀況也差不多,甚至比腹?那時還要不如。正經的,熟知墨義的墨者滿打滿算止七百來人,剩下的至今還在日日補課。我們在這種情況下入秦,若是不想被法家同化,便唯有擺出刺猬樣來。”

    李恪站起身,透過窗欞望著月亮:“學室壞我入仕,我便揭開學室的貓膩,經費不予下撥,我便曝出工程靡費。我把毛炸起來,不是我需要和其他勢力保持距離,而是需要告訴出仕的墨者們,遇事當如何應對。想在秦廷立穩腳跟,我們唯有把毛炸起來,像刺猬一樣,叫每個試圖揉捏我們的人都曉得疼痛。如此,墨家才能在自立的狀態下度過現下這段時期,待到墨衛出徒,少年營學成的那一日。”

    “可若是將秦廷上下得罪光了,墨家豈不是舉世皆敵?”

    “我得罪誰了呢?揭開學室貓膩,是為法家清創拔膿。曝出工程靡費,是因為我有更省錢,更有效率的做法。”李恪不屑地笑了笑,“大秦喜歡實干的官吏,大秦的政治風氣更是現實,因為皇帝,他只看重實績!”

    田榮深深吸了一口氣:“墨家擺出不近人情,不容詆忤的姿態,卻在各自官職上作出實績,如此該與我們為友的,依舊會與我們為友,是如此么?”

    “這是最適合墨家的路,因為我們有機關,還有尚同、非攻之義。”李恪在田榮面前跪坐下來,推開茶盞,雙手撐幾,“榮,我雖來陽周赴任,卻不會留在陽周。師哥的工程指揮部已經建好了,為實績,我得修好直道,為實績,你要代我經營好陽周。你以縣丞之身行縣長之責,我希望,你就在陽周升任縣令,可明白么?”

    “下官明白!”

    “你既然明白了,那便通曉各級官吏,明日莫食,本官要在縣牙交接印信圖冊,我們速戰速決。”

    田榮長身而立:“請尊上放心,下官定會通曉全體官吏,齊聚縣牙!”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