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軟萌鮮妻:老公太兇猛 >

第400章 整張臉都紅了

    “你再看這個,也是開公司的,家族企業,身價過千萬啊!你看看,小伙子長得多俊?”

    “媽……這個得有四十歲了吧……這還叫小伙子,那小伙子長得得有多著急啊?”

    “什么四十多,人家過了年才四十八,老什么老,你也老大不小了,事業有成的都這個歲數!”

    劉湘直覺的腦門嗡嗡作響,剛要辯駁便看到她媽雙手一叉腰,“反正我可是和人說好了,這幾天你就給我去見見,地方我都安排好了,你就過去隨便和人接觸接觸,費不了多少事的。”

    “媽……我不想談戀愛。”

    劉湘憋了半天,好不容易才逮著機會來了那么一句。

    “什么?!劉湘湘,你剛剛說什么?!”

    “我說,我暫時不想談戀愛,我現在這樣……挺好的。”

    “劉湘湘!你告訴我你不想談戀愛,不想結婚,不想要孩子的想法到底是哪里來的?挺好的?你哪里好了?離家那么遠,平時上班下班的有點什么事我們都照顧不到就不說了,萬一你哪天生病了,連個端水的人都沒有!”

    劉湘被說得啞口無言,莫名想到了前不久自己發燒到神志不清最后還是厲正南把自己送的醫院。

    “聽媽媽的,去見見,要是合適,就別回去了。錢是賺不完的,這些年家里情況也好起來了,我和你爸都有退休工資,不差你那點錢。”

    不回去了么……

    劉湘的眼前又一次閃出了那個人的身影。

    晃了晃腦袋,劉湘拼命將那個影子從腦子里頭趕出去,心不在焉的夾了一筷子菜,就往嘴里塞。

    一股辛辣的味道瞬間充滿口腔,辣得她整個人都不好了,整張臉都紅了。

    “辣!媽,這是什么啊!怎么那么辣?!”

    劉湘辣的舌頭都疼了,接過劉媽媽遞過來的水,仰頭就喝,一杯水下去,這才舒服了些。

    劉媽媽奇怪的看著自己的女兒,“你平時不是最能吃辣么?就一個朝天辣子,怎么能辣成這樣?”

    說著,也夾了一筷子,嘗了嘗,皺眉道,“不辣啊。”

    劉湘也狐疑的皺了皺眉頭,是啊,她過去最能吃辣了,怎么今天那么奇怪?

    “不吃也好,小心一會兒臉上冒痘痘,影響你相親!吃青菜也是一樣的。”

    劉媽媽說著就往她的碗里夾了一筷子青菜。

    劉湘:“……”

    這頓飯還能不能好好吃了?為什么她媽媽十句話都離不開相親這兩個字?

    好不容易吃完了飯,劉媽媽又拉著她說了一會兒話,翻來覆去的中心思想只有一個,那就是必須找男朋友!而且必須去相親!

    劉湘欲哭無淚,又拗不過自家老媽,只能含淚點頭。

    “媽,我說,您那么操心干嘛,現在這樣不挺好的嘛,再說我也不是找不到的,你這樣搞得你女兒和大齡剩女一樣,太尷尬了吧。”

    “哪里尷尬了?你要是能給我領一個回來,我管他是誰,只要比我給你介紹的好,我絕對不讓你出去相親了!”

    劉湘:“……”

    “誒,明天早上九點,就和這個公務員見面,地點是咱們小區門口的茶館,這公務員喜歡傳統文化和茶道,你今天好好補習一下相關知識,到時候別露了怯。中午十二點是這個海歸,我給你們安排在市區那家西餐廳,他喜歡文靜點的姑娘,到時候你的大嗓門給我收收。下午兩點……”

    “媽!您就饒了我吧!您這個安排簡直比周扒皮還狠!”

    劉媽媽一聽不樂意了,“倒霉孩子,怎么說話的呢!你這回就得聽我的,給我好好相,要是被我發現你故意不配合,以后這個家也別回了,我這個媽你也別認了!”

    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劉湘還能說啥,只能嘆了口氣,認了。而樓下兩個穿著便服的撲克臉,頂著寒風,面前表情的交談著。

    “誒,劉小姐好像要去相親了,我看你家那位少爺夠嗆。”

    高原一臉的幸災樂禍,反正他只負責劉湘的安全,其他的事一概不管。

    這會兒,樂得看笑話。

    而秦俊的表情則嚴峻多了,這未來的大少奶奶就要被拐跑了,他回去還怎么交代。

    為今之計,只能祈禱少爺的動作夠快,早點趕過來。

    翌日

    劉湘剛一起床,就被劉媽媽親親熱熱的攥著手到了客廳,只見沙發上一字排開了三套衣服。

    一套是改良的民族風,那對襟的盤扣,還有下頭淡粉色的長裙擺,簡直亮瞎了她的眼。

    一套是洋氣的小洋裝,上頭還有一枚亮閃閃的胸針。

    最后一套,倒是簡單了,直接一條連衣裙,不過是小碎花的,看著就特別的小女人。

    但每一套都看著特別的溫婉可人,完全不是她的風格。

    劉湘的眼皮跳了跳,下意識后退一步,“媽,這不會是我今天的衣服吧?”

    “是啊,這可是我特地托你六嬸陪我一起去商場買的,漂亮吧!快換上我看看!”

    “不……不用了吧,媽,我都答應你去相親了,你就別讓我穿這個了吧。”

    “嘖,人靠衣裝馬靠鞍,我張淑琴的女兒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穿上這個一定比那些什么文啊,什么麗啊的好看!”

    論辯論,劉湘是辯不過她老媽的,最后還是自暴自棄的任由她媽給她換上了那身衣裳。

    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劉湘哭笑不得,“媽,我這是去相親還是去演民國戲呢?”“嘖,這死孩子,叫你穿你就穿,昨天叫你看的《詩經》、《論語》看了么?我們好歹也是江城正經的研究生畢業,可不能讓人小看了去。”

    此刻的劉湘,心里除了無語還是無語。

    拖拖拉拉的,總算到了約定的地點,劉湘她們比約定時間早到了五分鐘,結果卻是等了足足半個小時,對方才姍姍來遲。

    來的是個有些油膩的中年男人,發際線略微尷尬了些,頂著一個大肚子,穿著一身唐裝,手上還戴著串,頂著一臉高深莫測的表情走了進來。

    劉湘:“……”

    陳澤華對方還沒走過來,劉湘忍不住和劉媽媽咬耳朵,“媽,這就是你說的優質公務員啊?”

    劉媽媽也沒想到照片和真人如此不符,有些尷尬,但又不愿意承認自己看人不準,只能干咳一聲道,“咳咳咳。你懂什么,人家是有內涵。”

    劉湘:“……”

    一落座,那男人先上下打量了劉湘一眼,露出一個略顯油膩的笑,“不好意思啊,剛剛堵車了。”

    “沒事,沒事,這個點兒確實會堵車的。”

    劉湘內心瘋狂吐槽,“你當這里是一線大城市啊,還堵車!這里統共就看不到幾輛車!還堵車,騙鬼去吧!”

    面上卻依舊保持著微笑,低著頭,不說話,做擺設。

    中年男子大約是很滿意她文靜的樣子,笑瞇瞇開口,“聽說劉小姐在江城工作?那里的生活桀紂可是快得要命啊!我有個同學,當年也在江城讀的研究生,后來在那里拼死拼活找了份工作,結果你猜怎么著?他那點兒工資還不夠付房租的,說是說在什么國際大公司里做主管,每個月累死累活的,最后活得還不如我滋潤。要我說,還是我們小地方舒服,你看我,朝九晚五,舒舒服服,喝著茶就把錢掙了!你說是不是?誒,劉小姐,你在江城買房了嗎?”

    對方的話讓劉湘有些反感,剛要反駁,便只覺得大腿被人重重掐了一把,痛得她差點沒叫出聲來。

    一抬頭,就看到劉媽媽丟過來一個警告的眼神,只能抿了抿唇,壓下心中的不耐,搖了搖頭,“沒買。”

    “我就說嘛,那你一個月賺多少?房租多少?買車了嗎?”

    劉湘:!

    她覺得自己簡直就是脾氣太好,才能坐在這里聽這么個油膩的家伙扯東扯西浪費生命!“這位先生……嘶……”

    劉湘剛蹭地站起身,打算干脆利落的結束這次沒有營養的相親,卻只覺得腿上又被她媽掐了一下,痛得她一下子坐了回去。

    含淚望向她媽,無語凝噎,這到底還是不是她親媽?

    劉媽媽將劉湘按了回去,笑瞇瞇的開口。

    “還可以吧,我就進去了,這些年馬馬虎虎,在這里也買了房,每個月還點按揭,要是合適,想著結婚后兩人一起買輛代步車,不用太貴,四十萬左右就夠,代步嘛。”

    一提起自己的工作,那中年男子就一臉的自得,看著劉湘道,“要是劉小姐不介意,結婚后,咱們先買輛奧迪,我看我同事開著這個車性能挺不錯的。”

    劉湘:!

    還結婚?還買車?!

    她這八字都沒有一撇呢,這家伙就開始計劃上婚后買車的事了?

    好不容易捱過去,劉湘感覺身體已經被掏空了,胃也難受的要命,一陣陣的往上翻酸水。

    忍了又忍,到底沒忍住,干嘔了起來。

    劉媽媽被嚇了一跳,“怎么了這是?哪里不舒服?”

    劉湘已經難受的說不出話來了,可惜一早上就沒吃過什么東西,連茶水都沒喝多少,這會兒再嘔也吐不出什么東西來。

    好不容易止住了惡心,劉湘頂著一張可憐兮兮的小臉,“媽,咱能回家了嗎?我胃難受。”

    劉媽媽一聽,有些猶豫,嘴里念叨著,“我就說,在外頭不按時吃飯容易得胃病吧!早讓你回來還不樂意,看看,這兩年在外頭把身體造成什么樣了!”

    說歸說,到底是心疼自家閨女的身體,想了想,到底是把下午的兩場相親會取消了。

    只是回去的路上還是有些肉痛,覺得自己錯失了天大的好機會。

    忍不住念叨,“你說你這胃病早不犯晚不犯的,錯過了下午的海歸多可惜?”

    劉湘已經被她媽將她盡快嫁出去的執念搞得沒脾氣了,捂著難受的胃,低聲道,“媽,你就那么不待見你女兒啊,這么急著要把我嫁出去?而且上午你看看你給我找的都是什么人嘛,一口一個房子,車子,這嫁過去我不被他壓榨干啊!”

    說到剛才的那個公務員,劉媽媽也有些尷尬,她聽人家說對方買了房,工作又穩定,人也上進。

    最最關鍵是,對方給自己看的照片和真人明顯不符嘛!

    不過來都來了,總要了解了解……

    但被女兒直接戳穿,實在也讓她的老臉有些掛不住。

    為了挽尊,劉媽媽干咳兩聲,一臉嚴肅道,“我那不是為了你么!你要是現在能給我變個男朋友出來,只要比這個強的,我就買鞭炮去咱家門口放!一千響的!”

    劉湘:“媽,您可真是我的親媽!”

    “我那是提醒你,別眼高手低的,你啊,要是能稍微體會一下你老媽我會你操的那份子心就不會那么不上心了!”

    劉媽媽說著突然看到小區門口圍了一堆人,她的幾個老姐妹都在那兒,不知道在看什么熱鬧。

    “誒,那邊在干嘛啊?”

    “別看了,媽,咱們快回去吧,那么多人圍著有什么好看的。”

    劉湘拉了拉劉媽媽的袖子,這小地方就是這樣,一點點小事都能搞成頭條新聞一樣熱鬧。

    她胃里難受,也不想看這個熱鬧只想快些回家。

    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讓她一下子頓住了腳步,整個人就像是石化了一般。

    眼睛忍不住眨了又眨,心跳也不自然地開始加速……

    “誒,你不是說要走嗎?怎么不走了?”

    劉媽媽本來聽了女兒的話打算回家,這會兒剛走了兩步,才發現自家女兒壓根就沒跟上來,狐疑地轉身去看劉湘。

    見她對自己的話置若罔聞的樣子,更是覺得奇怪,難道是自己這個當媽的逼得太緊,惹得這孩子都傻了?

    “湘子?怎么了?”

    “啊……沒……沒事……我,我們快回家吧!”

    劉湘覺得自己的舌頭都開始打結了,低著頭快步往自家所在的樓道走去,心里默念,“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

    不料,剛走了沒兩步,那個熟悉的聲音就在她面前響起了,“寶貝,你剛剛上哪兒了,我都等你好一會兒了。”劉湘:……

    劉媽媽:!

    寶……寶貝你個頭啊!

    厲正南這個混蛋,在江城戲弄她也就罷了,為什么她都逃回家鄉了,還要遇到這個陰魂不散的家伙。

    倒是劉媽媽一聽,瞬間來了精神,上上下下的打量眼前的年輕人,不看倒還好,這一看,整個人都呆住了。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