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368章 見字如面

    一炷香還未至,帳內的張楚忽聞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由遠及近。

    不多不少,正好一馬四蹄之聲。

    張楚心頭一凜,一把抓起身側的驚云刀就從錦塌上跳了下來。”來得真急啊!”

    “還真拿我張楚,當待宰的羔羊?”

    他冷笑著喃喃低語道,眼神中有寒意閃過。

    他抬手將拇指和食指塞進口中,吹了一聲響哨。

    十幾息后,三名身著玄色紅花堂制式衣衫,五官普通得丟到大街上就很難再找出來的青年男子,悄無聲息的掠進了帳篷內,腳步聲輕得就像是貓兒一樣,不仔細聽,根本就聽不到他們的腳步聲。

    三人行至張楚身前,單膝點地,持兵行禮道:“屬下拜見幫主!”

    張楚的目光掃過著三人。

    他知道,他們都易了容,他們的真實面貌不長這樣……其中還有一個女扮男裝。

    九州之內,能將他們的身份和面貌對上號的,唯有他與騾子二人。

    然而此時此刻,他們三人不自報家門,張楚完全無法分辨出來,誰是誰。

    連那名女扮男裝的“影”,他都不知道是那位。

    不是他臉盲。

    而是他們的易容術,博采眾家之長,技藝高絕,近乎換頭,哪怕是女扮男裝,不上手也很難分辨出來。

    血影衛內部,地位最高的是騾子,他的代號的是”血影“。

    騾子之下,有六影六刺。

    六影負責情報系統,六刺負責暗殺行動。

    張楚這次出來,隨身攜帶了二影一刺。

    平日里他們隱藏在何處、化身為何人,張楚一概不知。

    他只知道,無論他身在何地,只要吹響響哨,他們三人就會現身聽令。

    “外邊來的,是萬氏天刀門的人吧?”

    張楚問的心有成竹。

    然而真相,卻是牛頭不對馬嘴。

    “稟幫主,來的是一員身負赤紅甲胄的騎兵,打北方而來,當是鎮北軍之傳令兵。”

    張楚聞言愣了愣,臉色有些尷尬……

    這個問題若是讓騾子來回答,他肯定會顧忌到自家大哥的臉面,回答得盡量婉轉一些。

    六影六刺不一樣,他們是這個時代最職業的情報機構頭目,所接受的也都是這個時代最專業的情報機構訓練,他們講究的是簡潔、高效、精準。

    能用三句話點明來人的身份,而不是用一句話直接簡單粗暴的反駁張楚的錯誤,已經是給了他這位大Boss莫大的臉面,換了騾子,都不一定能享受到這樣的待遇。

    張楚摸了摸鼻子,沒有掩飾自己的錯誤:”是我弄錯了,你們下去做事吧。“

    “是,屬下告退!”

    三人垂著頭,迅速倒退出帳篷,動作行云流水,幾個呼吸間,張楚就再也聽不到他們的腳步聲。

    這種等級的刺客,連他這樣的高手,一個疏忽都得陰溝里翻船……

    張楚心下感嘆著坐回錦塌上,安心等待孫四兒前來求見。

    “鎮北軍的傳令兵?”

    他的眉頭慢慢皺起。

    他不意外霍鴻燁會派傳令兵來尋他。

    先前霍鴻燁攛掇姬拔去太平鎮請他出山任前軍副將,與其說是“請“,還不說是提前給他打一聲招呼,也提前給他鎮北軍拉一路援兵。

    他身上到底還掛著鎮北軍“游擊將”的散職,霍鴻燁若真鐵了心的調他北上,只需一支將令,他除了揭竿而起,就不得不從!

    他意外的是……霍鴻燁的傳令兵,來得太快了!

    鎮北軍揮師北上,滿打滿算也不過半個月!

    鎮北軍經過這一年多時間的補充休養后,可是十五萬人的滿編軍團啊!

    十五萬人的滿編軍團,才開戰不到半個月,就要向他一個幫派頭子求援?

    戰局到底有多慘烈?

    霍鴻燁到底有多廢物?

    如果接令,他又要死多少弟兄?

    他合起雙眼,遮住一雙暗淡的眸子。

    不多時,孫四兒的聲音便從帳外傳來:“啟稟幫主,鎮北軍傳令兵求見。”

    張楚沒睜開雙眼,低沉的道:“進來。”

    帳簾掀起,孫四兒領著鎮北軍傳令兵大步行至帳篷中。

    傳令兵行走間,腰刀隨著他的腳步撞擊在甲胄上,發出“哐當”、”哐當“的悶沉金鐵相擊聲。

    熟悉的聲音,一下子就將張楚的思緒推出帳篷,化身成一個是腳不沾地的幽靈,一路向北漂,瞬息數十里。

    他都到了荒草萋萋間白骨掩映的五百里南遷路。

    他看到了擱淺在運河邊上的殘破大船。

    他看了破敗、黝黑的錦天府。

    他強行睜開了雙眼。

    他不愿看到這一切。

    在這世界上,他應該是沒有故鄉的。

    但錦天府于他,確有著其他州府所不具有的意義。

    “標下前軍怒獅營斥候蔣茂,拜見將軍!”

    兵甲整齊的傳令兵,行至張楚的塌前,畢恭畢敬的揖手道。

    張楚打量著他身上的風霜之色,到底還是沒能硬得起心腸扮黑臉,伸手輕輕扶起年輕的斥候:“起來吧兄弟,這么遠的路程,辛苦你了!”

    無論仗打成什么樣子,和他們這些大頭兵都沒多大干系。

    他們都是熱血的好兒郎。

    無論是拋頭顱,還是灑熱血,他們都不曾后退。

    “將軍面前,標下不敢言辛苦!“

    他的一句溫燕,令體格魁梧的傳令兵一下子就濕了眼眶,他低著頭,麻利的從懷中掏出一個封著火漆的尺余木匣,雙手呈給張楚,躬身道:“少帥親筆函在此,請將軍查閱。”

    張楚接過木匣,檢查了一下火漆的上印鑒……的確是霍鴻燁的。

    他沒急著打開,而是先朝孫四兒揚了揚下巴:“送這位兄弟下去,吃頓熱乎的,再給他找倆馬車,待會兒隨我們出發。“

    “是,幫主!“

    孫四兒應了一聲,然后就一手搭到一臉欲言又止的傳令兵肩膀上,嘻嘻哈哈的道:“走吧兄弟,別瞧咱這兒也是營盤,什么好吃的都有,你盡管放開肚皮吃,管夠兒。”

    代這二人出去之后,張楚才打開木匣,從中取出一方明黃色的錦帛。

    攤開,就見上邊寫滿蠅頭小楷。

    “張楚吾友,見字如面……

    張楚一字一字的看下去,眉頭越皺越緊。

    他皺眉,并非是霍鴻燁的語氣十分強硬,令他非去不可。

    恰恰相反,他皺眉,只因霍鴻燁信用的語氣,太誠懇、太隨和。

    信上闡述了他們攻打的錦天府所遇到的困難,以及他們現在損兵折將卻一無所獲的困境,和迫切需要他北上前去幫忙的愿望,還順口說了一句,他會派人前往天刀門大雪山代為說和,請張楚勿要有任何疑慮。

    霍鴻燁完全沒擺他鎮北王世子、鎮北軍少帥的架子,張楚仔細的看了一遍,沒在信中發現任何“征“、”辟“、”軍令“等等字眼。

    霍鴻燁應該知道,他只要用上這些字眼,就能強行征調張楚北上的。

    單單這封手書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寫信的人,真拿看信的人當朋友。

    但張楚好歹也是一幫之主,怎么也不會被霍鴻燁一封親筆書就忽悠得上了頭。

    他看完這封親筆書,心頭只有一個感覺:還霍鴻燁人情的時候,到了。13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