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權寵悍妻 >

第676章 別無選擇

    李良晟在河邊待了一會兒,便回了營帳內。→???八+++八**讀==書^^≥

    剛躺下,便見簾子一動,有人悄然進來了。

    李良晟厲聲喝道:“誰?”

    來人壓著聲線道:“元帥莫驚,是末將黃天。”

    “黃天?”李良晟坐了起來,借著昏暗的光線看過去,果然是副將黃天。

    黃天跟了他兩三年,雖沒什么大智慧,但是勝在勇猛,才能晉升為將軍。

    “這么晚了,有什么事嗎?”李良晟問道。

    黃天湊過來,拿出一封信遞給李良晟,“大元帥,這是出發之前,夫人給的信,說等大軍即將抵達歸州的時候給您的,末將見差不多時候了,便給您送過來。”

    李良晟忙站起來,“母親的信?為何不早說啊?”

    黃天道:“夫人是這樣吩咐的,末將只能照辦。”

    李良晟點了蠟燭,展開信箋,見黃天還站在這里不出去,便揚手道:“你且去吧。”

    黃天躬身,“夫人說,讀信的時候,末將要在這里守著,免得有人進來看見。”

    李良晟知道母親行事素來小心,橫豎他也看不見,便讓他在這里站著。

    他借著蠟燭光看信,這不看則已,一看臉色都變了,到最后看完了信之后,他驚得手足冰冷,全身發麻。

    母親竟然變成了鮮卑紅葉公子的細作?天啊,怎么會這樣的?母親不是說,實在取勝不了才投降嗎?為什么如今便已經叛國了?

    而且,信中說他可以信任黃天,這意味著,黃天也是細作。→+?八→.?八**讀??書,.↓.o≥

    信中更是千叮萬囑,一定要殺了陳瑾寧和陳靖廷,否則江寧侯府將遭滅門之禍。

    “大元帥!”黃天見他看完了信,便再上前一步壓低聲音道:“夫人的吩咐,還請大元帥照辦。”

    李良晟慢慢地抬頭看著黃天,往日敦厚老實的臉,如今竟帶著一絲狡猾和詭冷,他心中倏然一寒,一個跟了自己三年的人竟然是鮮卑的細作,這太可怕了,如果他要害自己,豈不是……

    他神色陡然一變,猛地站起來一把掐住黃天的脖子,咬牙切齒地問道:“蘇東一戰,是不是你泄露了本將戰策?”

    黃天拉開他的手,微微一笑,“大元帥多疑了,末將是紅葉公子的人,不是北漠的人,怎么會與北漠通消息?而且,蘇東一戰,紅葉公子是很希望大周贏的,因為北漠和鮮卑要結盟,北漠被大周打敗,鮮卑才能掌握談話的主動權,因此,紅葉公子甚至在北漠那邊動了手腳,希望大元帥你能贏的。”

    黃天這話的意思是說紅葉公子還幫了他,可他李良晟沒出息啊,有人暗中幫忙,他還是輸得一敗涂地。

    李良晟冷冷地道:“你還敢狡辯?若不是你,蘇東一戰本將怎么會敗得那么慘?”

    黃天陰陽怪氣地笑了起來,“大元帥,這些年您打仗為什么能贏?旁人不知道,末將是知道的,末將跟了您這么些年,知道背后運

    籌帷幄的您的夫人陳瑾寧,也就是如今的寧三監軍。”

    李良晟一聽這話,臉都燙得發滾,回身便抽了一把劍出來指著黃天,惱羞成怒道:“閉嘴,以往歸以往,蘇東一戰我大周眼見是可以大勝的,打了五場,每一場都大勝為什么最后一戰卻會中伏被北漠狗tú shā?分明就是你泄露軍情給北漠的人知道。”

    劍尖指著黃天的胸口,他只消用力便可把劍送入黃天的心臟。

    但是,李良晟握劍的手顫抖得厲害,全身發軟的他,哪里還有殺人的力氣?心早就慌得不行了。

    黃天就這樣看著他,陰沉地笑著,絲毫不懼怕。

    然后,伸手撥開他的劍,笑著道:“大元帥別鬧了,如果您真要為自己的戰敗找一個借口,那便把一切都推到末將身上便是,只是大元帥可還記得?蘇東一戰,末將幾乎從不離開您的身邊,您怕北漠人突襲,晚上也叫末將為你守帳,在您的眼皮子底下,末將還能給北漠人報信,那您未免高估了末將。”

    李良晟的劍慢慢地垂下,臉色一片慘淡,眸子里的銳氣已經黯淡無光,他跌坐下來,劍哐當地落地。

    黃天冷眼看著他,這個窩囊廢,竟掌握大周兵權,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此人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不過,對大周成事不足,對公子則大有裨益。

    “大元帥,您不是不會打仗,只是您歷練的時候剛好有陳瑾寧陪著您,為您出謀劃策,把持了軍務,導致您許多想法都不能表達出來,但末將跟了您三年,末將知道您是有能力的,只是缺乏一個機會。”

    黃天單膝跪下,澹然道:“末將愿為大元帥效犬馬之勞,與大元帥一同建功立業。”

    李良晟慢慢地抬頭看著他,臉上的奸狡之色已經不見了,仿佛還是往日忠心耿耿的副將。

    李良垂下眸子,仿佛是用最后一口氣說出冰冷無比的話,“滾!”

    黃天站起來,“是,末將先告退!”

    他沒再說什么,轉身出去了。

    李良晟顫巍巍地把信燒了,丟在了地上,看著那張紙被火吞噬,他仿佛又看到了陳瑾寧投入火堆那一幕,嚇得他卷縮在被窩里,蒙住了頭臉。

    他覺得自己被人放置在高空上的一根柱頂上,四面懸空,走哪一步都是萬劫不復,可坐著的這根柱子也搖搖欲墜,他沒有路可以走了。

    難道,真要成為鮮卑的細作?真要背叛大周?

    他是大周的名將啊,他是名聞天下的大將軍李良晟啊。

    如今仗都沒打,他就要背棄大周了嗎?

    他想起母親信中所言,若不靠攏鮮卑,則江寧侯府會遭滅門之災,曾經鼎盛的江寧侯府,敗在了他的手中。

    殺陳瑾寧,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那一幕已經仿佛成為了他的心魔,他是否還能再下手一次?

    腦子里反復地回響著一句話,不是她死,就是你死,沒有選擇了。

    厚實的被窩讓他喘不過氣來,他慢慢地把頭露出被面,盯著那跳躍著的燭光,外頭是呼呼的北風,帳內也冷得像冰窖一樣。

    他慢慢地吐了一口氣,是啊,他別無選擇了。1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