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寵妻來襲:老婆,別跑! >

第515章 協議婚姻

    女人回身,赧然竟是紅狐。

    你以為,他對你就是獨一無二的忠誠?他那個曖昧的紅狐,又算是什么?

    趙徹看著雪落,黑眸里幽光一閃過而,快的讓人看不清楚。他俊美的臉孔面無表情,看到雪落來了,也沒有放開懷里的紅狐。

    紅狐看著雪落眼里的震驚,眼底滑過笑意,她勾起唇,語調溫軟的道,“顏小姐,你怎么來了?”

    整個別墅內靜悄悄的,夕陽透過窗子投射進來,映出幾個人僵持的身影。

    看著趙徹冰冷而漠然的眼眸,雪落忽然覺得有些害怕,在他開口之前,她扯開一抹笑容,輕輕的說,“趙趙,我們回家好不好?”

    趙徹似乎輕微的垂了下眼,淡淡的吐出聲音,“你回去。”

    雪落的雙拳漸漸緊握,“我們一起回家。”

    “最近我有點事要忙,你回去,等忙完了我們再說。”

    趙徹起身,抱起紅狐似乎要回臥室。

    門卻被沖過來的雪落一把扣住,發出砰的一聲巨響。不顧趙徹的冰冷和紅狐的驚訝,她固執的抓著他的胳膊讓他面對自己,聲音卻是輕飄飄的,“我才是你的妻子,你和她,這樣算什么?”

    他看著她,良久,才冷淡的回了一句,“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不要這樣咄咄逼人。”

    “顏雪落,這就是你的教養?回去,別讓我再說第三遍!”

    “我要你直接回答我的話!”

    “……”

    趙徹長久的沉默讓雪落的眼眶越來越紅,倏地,她甩開趙徹的手,在門上狠狠的踹了一腳,然后拉開門沖了出去。

    有一種強烈的**的酸楚幾乎快要將她淹沒。

    她咬牙,將眼眶中打轉的淚水逼了回去。跳上跑車,絕塵而去。

    杰克看著雪落一溜煙的就不見了人影之后,才懶懶的回頭,沖著里面看似香艷刺激的畫面吹了個口哨。

    “艷福不淺啊,不過還要克制點啊,小心運動過度,紅狐的傷口裂開。”

    “少廢話,來給她換藥。”

    趙徹冷冷的瞥了一眼杰克,那強大的冰凍氣場瞬間將杰克看好戲的心態粉碎。

    “徹,我不要他給我換藥。他會弄痛我,我要你幫我換。”

    趙徹聽到這軟語撒嬌,表情沒有絲毫變化,只是冷冷的看著她,吐出更冷的幾個字,“他是專業醫生,來換藥。”

    后面那三個字是對杰克說的,冷颼颼的氣壓瞬間讓紅狐閉嘴。

    杰克聳聳肩,一臉無所謂的走過來,撩起紅狐的衣服開始上藥。

    對于他們這些經常在生死邊緣晃蕩的人來說,受傷換藥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出任務時受了傷,稍微耽擱片刻都有可能大出血而死。生死關頭,誰還在乎什么男女有別。更何況他是專業醫生,紅狐在他眼里和躺在手術臺上等著被解剖的尸體沒任何區別。

    紅狐見狀,也不再掙扎,閉上眼默默的依偎進趙徹懷里。

    這個懷抱,什么時候可以真正的屬于她呢?

    已經做好準備要和趙徹大吵一架的雪落,回到趙家后卻沒等到趙徹回來。

    兩天,三天……一個禮拜過去了,趙徹依舊沒有回來。她不知道趙徹在哪里,趙徹在做什么?趙家的傭人們看她的目光開始變得同情和憐憫起來,直到今天管家欲言又止了好幾次,雪落才明白他們失常的原因。

    荷qiāng實彈的龍門分部精英站滿了整個趙家,趙泊之穿著一身白色唐裝,緩步走了進來。臉上帶著笑容看著雪落。

    “顏雪落,好久不見。”

    雪落知道趙泊之和趙徹之間的關系并不好,對于他的突然出現,她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

    “你們蔚家的女兒是我給趙徹選的,可沒想到老蔚倒是有膽子,拿一個私生女代替掌上明珠嫁進來。本來想著你不過是性子野了點,既然嫁進來了就算是我們趙家的人。可沒想到,你的膽子不是普通的大!”

    他在說什么?

    雪落皺眉,根本不明白趙泊之今天這算是什么。

    趙泊之也不解釋,只是自顧自的說著,“小丑當年重創我龍門的防御體系,以他黑客的功力還是被我們捉住了尾巴,從而不得不收山。怎么你以為你身為小丑的徒弟,那么點雕蟲小技也可以出來班門弄斧?竟然敢盜取我們龍門的任務信息泄露出去,這算不算初生牛犢不怕虎?”

    “泄露?”雪落張口,眼里是深深的困惑,“什么任務?”

    “夠了,不用在我面前演戲了。”趙泊之厲聲一喝,“老莫,把她給我帶回龍門去,犯我龍門者,其心必誅。”

    老莫點點頭,沉默的上前抓住雪落。可他的手還沒碰到雪落,就被一顆小石子打掉。

    “誰?”

    老莫忽地轉身,怒視偷襲的人。只見不知什么時候起,門口半靠著一個男人,黑色高腰的風衣,俊美冰冷的神色,修長白皙的手把玩著幾顆碎石子。

    “趙少?您不是說不來了?”

    老莫頓了頓,還是開口招呼。

    顏雪落盜取紅狐任務信息,然后勾結x組織埋伏在紅狐出任務的地方,害的紅狐差點死掉,龍門的一個任務小隊更是死傷慘重。這些可都是查到了證據,這才過來抓人的,怎么到了現在,趙少還想阻止?

    趙徹緩緩抬眼,黑眸里是一片冰冷的漠然,“她是我趙徹的妻子,這次受害的人是紅狐,你們越俎代庖了。”

    老莫笑了,微微推開一步,“趙少如果要自己清理門戶,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了。”

    “爸爸,請讓我自己處理。”

    趙徹沒動,冷冷的看著趙泊之。

    趙泊之饒有興味的眼神和趙徹冰冷的視線對上,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漫不經心的揮手,讓老莫將人都撤了回去。“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這個就交給你處理。”

    老莫訓練有素的領著其他荷qiāng實彈的人手退了出去,趙泊之走在最后,路過門口和趙徹擦肩而過時,他輕輕笑了,戲謔而玩味的說,“兒子,你可是有十幾年沒有喊過我‘爸爸’了,為了那樣一個女人,竟然讓你破了誓。”

    趙徹對他的話充耳不聞,等趙泊之的人手徹底離開趙家后。他靜靜的看著雪落,一言不發。

    “我沒有!”雪落忍不住開口,急急的沖到他面前,“我沒有泄露什么信息去害紅狐,我根本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

    “趙趙,你相信我,我沒有做!”

    “趙趙!”

    趙徹任由她發泄了好一會兒,才開口,聲音平靜而冰冷,“你看到的那張照片里的雙胞胎,是我的弟弟,名叫趙墨。”

    雪落怔住,抬起微微刺痛的眼眸,不懂他為什么突然說這個。

    “他很好,雖然和我長得一模一樣,性格卻天差地別。母親說趙墨就像是上天賜給她最好的禮物,猶如小天使一般帶來幸福的人兒。他很崇拜我,我是他在這個世上唯一的哥哥。可是在八歲那年,我親手殺了他……”

    聽著他用漠然冰冷的聲音說著殺了唯一的弟弟,她太過震驚之下,竟然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趙徹垂眼看到她微微顫抖的手,黑眸里瞬間又覆上一層薄冰,他勾了勾唇,俯身在她耳邊問,“現在,我把一切都告訴你了,你還有什么想知道的?”

    雪落猛然退了一步,不可置信的瞪著他。

    心口彷佛被扎進了一根針,初時麻麻的,然后倏地泛起尖銳的痛。

    他不信她!

    他在看到那些照片開始,就不再信任她!她還記得他那嘲諷冰冷的譏誚……

    ‘我把雙重人格的秘密都告訴你了,你還不滿足?還要去挖這些被我塵封的過去?你想知道什么,來問我啊!’

    他以為,那些照片真的是她挖出來的。

    他以為,那些泄露信息什么都是她做的?

    她想解釋,張張嘴,卻覺得渾身無力,心里透涼。

    他從來都不信她,還要她說什么……

    趙徹靜靜的看著她,似乎在等著她說什么。良久,她的默然無語,讓他的黑眸里有怒氣一閃而過。

    “看來你沒什么要說的了,既然這樣,那就到這里吧。龍門那邊我會處理,你以后……好自為之。”

    聲落,他不給雪落挽留的機會,一個閃身消失在門外。

    好自為之,什么叫她以后好自為之?

    雪落呆呆的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不言不語的站著。直到管家走到她身邊,欲言又止的遞上一個東西。

    接過管家遞上來的信封,抽出里面的紙張,碩大的‘離婚協議書’幾個字血紅血紅的,視線緩緩往下移,看到底下落款處,是趙徹已經簽好名,龍飛鳳舞的字跡。

    “這是什么?”她以為自己會哭泣,會憤怒,會大喊大叫,但出奇的聽到自己平靜的可怕的聲音。這就是他所謂的他會處理?

    他的處理方法就是拋棄她?斬斷了和她所有的聯系?就連掛名的趙夫人,都不用她了……

    新管家略帶同情的看了一眼雪落,恭敬有禮的回答,“當初夫人嫁進來最主要是要給先生留下個孩子,可這么久了夫人的肚皮都沒有動靜。”

    “可是……我們明明約好是三年,為什么這么突然……”

    管家沉默了片刻,終于還是無奈的嘆了口氣,輕輕的說,“……夫人,紅狐小姐懷孕了。”

    雪落怔住,似乎聽不懂管家的話。

    他為了要一個孩子才娶她,她的肚皮一直沒動靜。可現在紅狐懷孕了,懷了……他的孩子?所以不再需要她了……

    彷佛終于消化了這個消息,雪落倏地捂住嘴,沖到洗手間不停的嘔吐起來。

    接下來,趙徹的手機關機。龍門的東方分部沒有杰克的帶領,她根本無法踏入半步。

    雪落不停的撥著趙徹的手機,一遍又一遍的聽著里面機械冰冷的女聲重復‘您所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不知道撥了多少次,終于這次電話那邊被接起,她聽到熟悉的冰冷聲音,“喂?”

    雪落的眼眶倏地紅了,聽到他的聲音,她才知道自己有多想他。直到這一刻,她才知道,原來在不知不覺中,他已經那么深的刻入她的心里。

    “說話。”電話那頭的趙徹似乎知道是她,冷淡的聲音帶著命令。

    “……”她張了張口,卻沒有擠出聲音,努力了半天才緩緩的問,“紅狐懷孕了,是真的嗎?”

    “嗯。”

    “那……你愛她嗎?”

    “……”

    這次那頭似乎沉默了更長時間,就在雪落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聽到他熟悉而冰冷的聲音。

    “是的,我愛她。”

    “落落,開門!我知道你在里面!”

    蕭重瘋狂的按著門鈴,神色焦急。

    該死,這個小白癡還不開門!?

    他不放棄的猛砸著門,今天非要找到那個女人不可!那次她無情的話讓他氣的幾乎瘋掉,刻意封閉所有關于她的消息,滿腔的怒火逼得他去了一趟中東端掉蕭明山的據點。好不容易平靜下來,一回來居然收到的第一個消息是她離婚了!?

    今天是愚人節嗎!?和他開這么勁暴的玩笑!

    門‘吱’的一聲打開,蕭重一個力道沒收住,直直倒向門里,差點五體投地的趴在地上。

    “蕭重?你來做什么?”雪落詫異的瞪著面前的人,他剛剛瘋狂砸門的舉動,嚇了她一大跳,讓她幾乎無法將眼前的人和優雅邪魅的蕭重聯系在一起。

    “我來做什么!你還好意思問我!”蕭重踢開門,毫不客氣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你個小白癡,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沒什么事啊。”雪落小心翼翼的說著,有點困惑,為什么經歷了上一次的不歡而散之后,蕭重對她的態度似乎沒變?這樣暴怒焦急的樣子,猶如以前每一次知道她受了委屈后的樣子。

    “還說沒有,你到底怎么了!?”蕭重沒好氣的瞪著她。

    看著他的關心,雪落沉默。

    “落落,趙徹到底對你做了什么?我聽說,你離婚了?”蕭重終于忍不住的發問,眼底是壓抑的關心。

    “我們的確離婚了。”雪落頓了下,平靜的說。

    “什么時候的事!?”

    “一個月前。”雪落的神色沒有變化,只有那交握的手指關節,微微泛白。

    “一個月前!?那你這一個月都窩在這個租來的小套間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怎么都不聯絡我!?”蕭重的憤怒再也壓抑不住,狠狠的瞪著她。

    從小到大,她每次受了委屈都是第一個撲到他這里。

    這個女人就一點都不知道心疼一下她自己的!?別人不知道,他還能不知道嗎!

    她那個家,從來沒有給過她什么溫暖。

    只有她這個小白癡,還總是渴望親人間的感情。

    這樣的她,怎么能不讓人心疼!?

    “沒事的,蕭重。我和他本來就只有三年的協議婚姻,如今只是時間提前了而已。”雪落微笑的安撫他。

    “好了,你個傻瓜,不想笑的時候就不要笑,丑死了!”蕭重起身抱住她,不想看到她眼眶里強忍的淚水。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