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豪門隱婚:惹上腹黑男神 >

第555章 奢求

    杜世玉應該從來都不會了解吧!她喜歡他時是在五年前的那次宴會上,那年她才15歲,而他已是剛剛成年,他們原本不會有任何交集,他的身邊總是圍繞著漂亮的名媛千金,而她只是蜷縮在小小的角落里靜靜的看著儼如萬人迷的杜世玉,他就像光芒萬丈的太陽,全身抵擋不住的被光環圍繞著,舉手投足間,盡顯白馬王子般的高貴氣質,她第一眼看見他便喜歡上了他,而他從來沒有留意過她的存在。

    但也無所謂吧,他應該不會在意這些的,那時的自己,只不過是眾多貴族小姐中最不打眼的一個,長相平凡,性格單純,家世也是相對來說最平庸的,她不算富家千金,只能算作比窮人稍富裕的家庭的一份子。

    而杜世玉的家族卻是極富有的,他的父親,可是掌控整個金融業的大亨,在臺還擁有一大數前景可觀的房地產,他家不僅有大規模的商廈數間,還有百貨商店,連鎖店,游泳館和飛機場,這樣令人膛目結舌的家世再加上他俊美儒雅的長相,高雅紳士的氣質,就足以令無數大企業的千金為之傾倒,由此可見,她能嫁給他,已是前生修來的福氣,亦或是從眾多充斥著嫉妒的眼神下完美的蛻變成杜家少奶奶,這樣的頭銜,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她,卻是這般幸運,幾乎不費什么吹灰之力就成為了他的妻子,杜世玉名正言順的太太。

    要換做別人的話,早就樂不思蜀了吧,而她雖是喜歡著他的,可是他的心卻完全不在她身上,這樣的他,她還能如何強求他會喜歡上她呢?

    他能娶她已是她最大的幸福了,她又怎能奢求一向視婚姻如糞土,游戲人生的杜世玉真切的喜歡上她。

    司機開了車門,杜世玉優雅的起身下車,卻從身上掏出了手機,在離她幾步遠的位置撥打電話,她卻沒立刻下車,透著半敞的窗戶看他,偶爾聽到他在電話這頭難得開懷大笑的模樣。

    她是第一次見他這么開心,如果她沒猜錯,電話那頭多半是女的,而且還是和他關系匪淺的紅顏知己,想到這,房雨煙的心里再是克制不住的醋意涌上心頭。

    “額寶貝,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就來陪你。”

    杜世玉的聲音真真切切的傳進她的耳朵里,他竟一點兒也沒有避諱,就堂而皇之當著她的面和別的女人在電話那頭打情罵俏,房雨煙心頭一顫,竟覺得胸口這般的涼,胸口悶痛起來,幸而司機打開了車門,她才慢慢的起身越過他的身旁,不甘的進入家的正門。

    看了看天色,卻已經這般黑了,而皎潔的夜空,星星卻多得數不勝數,像是在看她的笑話一樣,她冷笑著。這就是她想要的嗎?

    杜世玉送她回家沒多久又離開了,杜太太只是簡短的抱怨了幾句,她沒理會杜世玉母親的不悅,徑直回到房間,這一次離開以后,她竟然已經有兩個禮拜沒見他回來。

    不過這樣也好,不然她一定又會感到不安。

    星期六約了高中時期的好友蘇恬一起喝咖啡,蘇恬聽說她結婚了,開心極了,一個勁的問她對房是個什么樣的人,房雨煙只是淡淡的微笑著,對蘇恬心中所想象的白馬王子的形象暗暗苦笑。

    她若有所思的攪著杯中的卡布奇諾,那是她向往已久的愛情,可是結婚后才發現,那不一樣,甚至和她所想的那種真愛完全不符,她要的不是對她置之不理的丈夫,而是能夠真心愛她,關心她的丈夫,可是杜世玉,她知道,他不會變成她心中這樣的男人,絕對不會的。

    他是眾星捧月的天之驕子,怎會把全部的心里只交給一個女人身上,況且和他結婚的還只是一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女孩兒。

    蘇恬只比房雨煙小一歲,兩人同一年畢業,她活潑開朗,爸爸是外交官,媽媽又是著名的鋼琴家,家庭優渥,她和她一比較,簡直小巫見大巫,她高中的成績并不理想,只勉強進入一所三流大學念的書,畢了業又在爸爸的公司實習了一段時間,她沒有什么出眾的特長,只是一向喜歡唱歌,她的嗓子很不錯,聲音細膩如潺潺流水,只是那樣的愛好卻并未能如愿得到滿足,她還是依照家人的期望讀了三年的企業管理,她知道自己不擅長這些,對于整天坐在辦公室處理公司大大小小事務的工作,她便覺得很頭痛,也不想干,實習不到兩個月,她便勸了父親去到別處打工,那樣的日子卻是她有史以來過的最自由的。

    若不是父親的一通電話讓她盡快完婚,亦是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會嫁的男人,現在的自己,應該還是很快活的吧!

    “怎么了,看你無精打采的,該不是。”蘇恬神秘的看著她,繼續說,“你婆婆對你不好,掀起家庭紛爭了?”

    “你凈瞎說。”房雨煙無奈的瞪了她一眼,這個傻丫頭,她怎么會知道,自己目前的處境是多么的不堪,又有誰知道,她的新婚丈夫天天不歸家,她的心情又如何,誰也不會了解的,因為她也沒跟任何人說過。

    “那又會是什么?我猜猜?”蘇恬誓不罷休繼續猜測,“我猜,你們不愛對房,你的老公不喜歡你,和別的女人逍遙快活,天天扔你在家,像是八點檔的電視劇那樣,直接把你打入杜宮了,然后你就郁郁寡歡,每天期盼著丈夫的歸來,再然后呢。”

    “你得了吧?蘇恬,凈說些有的沒得。”房雨煙氣急而笑,伸出手指點了點蘇恬的額頭,笑道,“你也不小了,怎么就每天凈想些稀奇古怪的事兒。”

    “我哪有,我只是就事論事,你別不樂意聽,很多夫妻,就是這樣離婚的,現在的杜暴力,可是殺人不見血的,你懂嗎?”

    她怎么會不懂?只是她甚至寧愿相信他,就算那個男人成天到晚在外花天酒地,她也還是一如既往的相信他,男人,在外總是逢場作戲,只要在家盡好一個丈夫的責任,這樣她就知足了,可是就連后者也。

    她不敢想,她的包容力卻是不同于別的女人,別的女人,只要丈夫出軌便會跑去大鬧一場,而她呢?似乎跟“妻子”這個名詞格格不入,丈夫在外左擁右抱,將她置之不顧,她也從沒氣惱過,繼續本本分分的做他杜世玉的掛名太太,除此之外,什么都跟她無關似的。

    她從不將自己的委屈輕易表達出來,有什么委屈也只是一個人憋著,憋著久了,就會覺得心里難受,有時候她真覺得活在這世上怎么會這么辛苦,明明想要簡簡單單的生活,可是上天偏不讓她過得這么輕松自在,偏偏就是找一些難關讓她過,明明她喜歡一個人,只是希望自己暗戀著他就好,沒想過要跟他結婚,從此共組成一個家庭幸福的生活,而命運卻偏將她陷入這灘泥沼,暗戀的對象不愛她,不理她,甚至將她當做空氣,而她沒怨過任何人,那是她的命,就算他真如此待她,她也相信總有一天,他會發現她的好,可是他竟連家也不回,這樣,他們還有什么機會相處、了解呢?

    房雨煙在咖啡店和久未謀面的蘇恬聊了一會,回到家,家里還是冷冷清清,婆婆看見她回來,卻也沒什么好臉色,繃著張臉就質問雨煙。

    “你丈夫這么些日子不歸家,你就不打電話過去問問他?”

    “世玉他,應該在忙吧!”房雨煙埋下頭,語氣有些緊張,說真的,只要杜世玉不在只剩下她和婆婆待在一塊兒氣氛就是這樣尷尬。

    “再忙,你的電話總歸要接吧?你是他太太,如果連關心丈夫這一點都做不好,今后還怎么和睦相處,總歸來說你也有一半責任,要不是你這個妻子當得不稱職,丈夫也不會每晚不歸家。”杜太太犀利的眸子盯著雨煙,讓她覺得有些不自在,因為那眼神總歸覺得不太友善,像是不滿意她這個準媳婦。

    雨煙臉色有些蒼白,咬著唇回答,“知道了,媽,我待會兒就打電話給世玉。”

    “你啊,真不知怎么說你才好,人家別人家的太太對丈夫都是體貼入微,每天噓寒問暖的,你倒好,竟連丈夫在哪里都不知道,多學著點,抓住他的心,這樣他才不會每天和外面那些女人鬼混,懂嗎?”

    杜太太又數落了雨煙幾句,看似對她的態度十分不滿意,見她仍是悶不吭氣的連連點頭,她也沒再說什么,從沙發上站起來就上了樓。

    房雨煙回到房間呆了一會,對于婆婆的話,她不是不理會,她明白婆婆之所以這么說也因為自己總是這么軟弱,處理感情問題太過卑微,明明那么希望他回家,卻總裝的一臉不在乎。

    她每天想他想得快要發瘋,她也想像別的女人一樣可以得到丈夫的關懷愛護,她也想享受那些,她知道結婚這種事是雙房的,可是他們的結合卻只有她單單一房的一廂情愿,杜世玉對這一切絲毫不為所動,她的心涼了一半;知道難以挽回,甚至根本不可能,就算竭盡全力,他的心也始終不在她身上。

    她想回家了,回到疼愛她的父親身邊,想念她從小待到大的房間,那里充斥著她所有的回憶,包括那些殘缺的片段,她想一一拾回,想永遠放在腦海里,可是那些幸福的時光卻都回不去了。

    房雨煙醞釀了好久房才拿起手機撥通了杜世玉的電話,等到那頭的聲音響起,她才柔柔的開口。

    “我是雨煙。”

    “怎么了,有事?”杜世玉此刻正在辦公室吹著空調,懷里正抱著溫香軟玉,他的秘書林美娜,他的聲音帶著一絲不耐煩,聽著那頭頓了頓,他手中的電話幾乎快要放了下來。

    “杜少爺,人家要你陪我啦,你講什么電話啦?”

    秘書小姐的聲音聽起來嬌嗔柔媚,此刻傳進房雨煙的耳朵里,卻像是嗡嗡鳴叫的綠頭蠅,讓她覺得從未有過的惡心。

    那頭的女人,顯然又是另一個她不認識的人。

    “你已經兩個禮拜沒回家了,媽媽有些擔心你,要你今晚回家吃晚飯。”

    “哦!”杜世玉應了一聲,繼續和電話那頭的秘書打打鬧鬧,房雨煙自討沒趣,想要掛電話,而杜世玉卻突然對她說,“你跟媽說,我晚上會回家。”

    掛了電話,房雨煙不知是喜是憂,她該開心不是嗎?沒想到他竟然答應回來,雨煙心里涌上小小的感動,這是不是說明,他有些在乎她了。

    結婚了,她就規規矩矩的當一個好妻子,縱然婆婆討厭她,爸爸總是詢問他們的感情狀況,如果,她真的很想給他生一個孩子,一個屬于他們倆的孩子,即使他從來沒有碰過她。

    夕陽升起的時候,杜世玉才回了家,婆婆十分關心兒子,總是問長問短,倒杜落了她這個太太,飯菜很豐盛,基本上都是杜世玉愛吃的,相反卻是雨煙最討厭的,可她也還是勉強自己吃了很多,吃完飯,杜世玉放下碗筷就上了二樓,房雨煙跟了上去,看他精神有些頹廢,連忙饞住了他。

    “你、要緊嗎?”

    他杜著臉看她,“沒事,只是頭暈而已。”

    雨煙連忙去拿藥箱,杜世玉攔住了她,“不用了。”

    “可是。”

    “休息一下就沒事了,你別管。”他一臉嫌棄她的模樣,她有些難過,走到他面前時,手里多出了一杯水,她從藥瓶里倒出兩粒藥,拉住他的手,放在他的手心上,杜世玉頓了頓,原本煩躁的心漸漸平靜下來,他看她眼眸沉靜如水,就像無波的湖岸,他笑了笑,房雨煙怔住,怪異的看著他,“怎么了嗎?”

    “哦,沒事!”他收起笑容,接過她手中的杯子,將手里的藥一下放進了嘴里,咽下一口水。

    房雨煙纖細瘦弱的手伸向他的額頭,摸了摸,聲音平淡,“是有點發燒,吃了藥,就去床上休息會吧,別再出去了,這樣好不了。”

    耳旁響起低低的抽泣,他撇頭一看,只見她眼眶含著淚,一雙干凈的眼眸正可憐的望著他,似乎在乞求他似的,他的手輕輕捋開她額上被汗水浸濕的劉海,聲音帶著一絲憐憫,“你忍一下,待會兒,就沒這么疼了。”

    到最后,她幾乎撐不住,眼前一黑,便陷入了無止境的夢魘中。

    如果真是這樣,她該高興嗎?

    若能因此這樣緩和他們只見杜若冰霜的夫妻關系,那么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嗎?

    房雨煙興奮的坐了起來,起身走到衣柜去拿衣服,卻在床頭發現了一張小小的紙條,而上面的話,卻將她滿心期待的心一點點瓦解。

    她真的太天真了不是嗎?他是一個玩弄于風月場上的huā huā gōng zǐ,什么樣的女人不曾擁有過呢?房雨煙驟然醒悟,相信他會對她冷漠的心動搖,簡直比移開萬年冰山還要困難吧!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