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金屋藏妃:皇上,求你別寵我了 >

第374章 誤會

    太后輕點了頭:“是個好孩子。都是好孩子。也是有福的孩子。”只可惜,自己沒有過這么投入的一份情。

    皇上和小皇叔談了一晚上。第二日,小皇叔出來的時候,神色間滿是疲憊,可是那雙眼睛,卻像是墨汁染過的一般,發出深邃的光芒。

    秦策進來后,輕聲道:“皇上,出外的衣物都已經歸置好了。”

    “宮門口有沒有什么動靜?”皇上揉著太陽穴,一夜沒闔過的雙眼此刻充滿了倦怠。但是他還是問道。

    秦策回道:“回萬歲爺,在一個侍衛的身上搜出了一封信,正是送去傅大人家的。還抓到了兩個沒見過的侍衛。”

    皇上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然后道:“把人關起來吧。等朕走了,再把他們放出來。信呢?”只是那時候,什么都晚了。

    秦策就把信呈了上來,然后對著秦策道:“把所有的妃嬪都召到皇后的宮里,朕有些事要交代!”

    “喳,奴才遵旨。”秦策想勸皇上,但是在看到皇上的眸光的時候,他就把已經到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恭謹地退了下去。

    皇后看到有人往自己這邊來的時候,還驚詫了一陣子。今天并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平日里少有人來。

    來的人越來越多,皇后大概明白了,也許這是皇上叫過來的吧。看來要囑咐皇上離宮的事宜了。

    皇上大踏步地走了進來,他的身后跟著淑妃。立刻就有人把目光投到了淑妃的身上,或羨慕或嫉妒或不屑。皇后留神看淑妃的面色,卻沒有任何的變化。她沉下了氣,起身給皇上行禮。

    眾妃嬪也都起身給皇上行禮。皇上坐下了以后,才抬了抬手:“起來吧。都賜坐。”

    等到所有的人都坐下后,坤時宮簡直被擠地滿滿當當。皇上輕咳了一聲,閉了閉眼,一睜開眼,眼底全是清明,中氣十足地道:“你們想必也是知道了朕昨日在朝上所說的了,朕要御駕親征。后日就要離開。”

    立刻有妃嬪抬起了頭,眼睛里閃著不知名的光芒。

    皇上根本就沒注意誰的目光,然后道:“在走之前,朕想把之前的所有的帳,全部都給算清了。”他的目光掃過了姜婕妤:“姜婕妤,上次你害地梅美人差點小產的事,你就一五一十地道出來吧。”

    姜婕妤站了起來,先是給皇上行了個禮,然后道:“回皇上,臣妾自己的孩子被人害沒了。說實話,臣妾是嫉妒梅美人的。但是臣妾一直知道梅美人的為人,也知道她不會是害臣妾的人。當時有一位娘娘給臣妾遞了話。臣妾心里是知道的,這一生也許就這樣了。因此才鋌而走險。”

    “那這位娘娘,是誰?”皇上的聲音沉了下去。

    淑妃很淡然地看著姜婕妤。她不怕姜婕妤說,如果當時不是姜婕妤被關起來的話,這件事早就說出來了。可是,僅憑她一人之言,又怎么能讓人信服呢?

    姜婕妤抬起了頭,眼光飛快地在上面坐著的一后四妃身上一掃,然后低下了頭:“臣妾不敢。”

    “朕問話,你不敢?”皇上的話里帶著嘲諷的意味,“還是你以為朕這么久沒辦你,你覺得自己已經逃過了這一劫!”

    姜婕妤的身子抖了一下,腿一彎就跪了下來:“臣妾不敢。當時給臣妾遞話的人,是皇后娘娘!”

    皇后的眸子一瞬間就睜大了,正要反駁,感覺到身旁的皇上動了一下,她卻硬生生地把話壓了下去,坐在那里,一言不發。

    皇上看了一一眼皇后,生意里充滿了威嚴:“你這次怎么又敢說了!你確定你這次認對了人!”

    “臣妾再不敢說假話。”姜婕妤說著。其實這次,又何嘗不是一種假話。

    皇上沉默了一陣,然后道:“你先回去坐下吧。貴妃,二皇子的事情,你可想清楚了!”

    貴妃站了起來,面對著皇上的方向跪了下來。現在的她已經不復之前的那般閃亮,整個人好象都沉默了許多。她輕聲道:“回皇上,當時的確是有人指使奶娘動了手腳。”

    “那為何會選擇在慈安宮!”皇上的聲音里全是壓抑的怒氣。

    貴妃的聲音不慍不火:“本是想嫁禍給當時一道在慈安宮的其他人的,結果奶娘動手慢了。”

    皇上的眼睛微瞇了瞇:“那是誰指使的奶娘,抓到了嗎?”

    貴妃抬起頭,話語擲地有聲:“回萬歲爺,是坤時宮的一個嬤嬤。”

    皇上冷笑了一聲,看著皇后道:“皇后,你有什么說的。”

    皇后站了起來,給皇上跪下道:“臣妾并沒有做過這些事。臣妾并沒有想過要害梅美人和她的孩子。”

    皇上冷哼了一聲,然后道:“帶慈安宮的宮女上來。”

    過不多時,小菊被帶了上來。她渾身哆嗦著跪在正中間,連請安的聲音都在顫抖:“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后娘娘……”

    “好了好了。別說那么多。朕只問你,這包袱是不是你的房里搜出來的!”皇上示意秦策將那只包袱放到小菊的面前,讓她看。

    小菊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驚慌了一下,然后低下頭去說:“是,是奴婢的房里搜出來的。”

    皇上直接拍了一下椅子扶手:“上次這里面的一套男裝,你說是梅美人與朕的侍衛私通。當時朕和梅美人在一道,朕怎么沒見梅美人讓你去偷送東西呢,也沒見過你回話!”

    當時小菊只是被問了這回事,事后亦瑤也遭了殃,她一直以為是皇上不待見亦瑤了,心里還高興著。沒想到突然聽到了這么一個結果,她頓時就慌亂了,下意識地就抬眼往淑妃那邊看去。

    皇上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冷哼一聲道:“你不說是吧。朕知道你不怕死。來人,把她帶出去,讓她嘗嘗半死不活的滋味。”

    小菊一下子就緊張了,她連忙磕頭道:“皇上饒命,皇上饒命啊!”

    “你既然不肯說實話,那朕只能認為就是你蓄意謀害你的主子。不僅如此,還在你的包袱里搜出了那些珍珠,這些珍珠可與當初讓云昭容摔下去的珍珠一樣的。謀害兩個主子,你有幾個腦袋夠砍!”皇上的聲音冷冷的。

    小菊被嚇住了,連忙道:“奴婢不敢奴婢不敢。這些東西都是淑妃娘娘給奴婢的。”

    皇上輕聲咳了聲,然后道:“拖下去。”

    坤時宮的正殿里的氣氛變地和詭異。皇上卻看著秦策道:“朕讓你查的當時姜婕妤的孩子的事,你可查地怎么樣了?”

    “回皇上,奴才查出來的結果是,那麝香,的確是有人給了廚子的。而那廚子說,是一個身量不高的公公。最后奴才在京城外找到了那公公,他是在碧**當差的。至于紅花,奴才卻沒有查出來。”秦策回答道。

    皇上只是淡淡地應了一聲,然后道:“還有什么人要說什么的?”

    他的目光掃過的地方,所有的人都低下了頭,不去觸這個霉頭。皇上的嘴角冷冷地勾了起來,然后道:“那皇后和淑妃可有什么話要說!”

    皇后站了起來,對著皇上跪下:“臣妾并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淑妃也跪了下來,然后說:“皇上,您是知道臣妾的。臣妾為何偏偏要針對梅美人?”

    “若是這些事都是虛構的,那朕自然會還你們一個公道。只是,人證物證言之鑿鑿。再說了,朕的話,你們就相信嗎?”皇上的語氣突然柔和了許多。

    皇后一愣,然后道:“皇上的話自然是圣旨,臣妾怎會不信萬歲爺的話。”

    淑妃也道:“臣妾自是相信皇上會還臣妾一個公道!”

    皇上也并不叫她們起身,只是喚道:“秦策,把平日里給淑妃送飯的食籃提上來,再把太醫宣來。”

    秦策答應著去了。半晌,秦策回來了。皇上道:“太醫,你就看看,這籃子到底有什么吧。”

    太醫拿起來看了看,然后放在鼻子上嗅了嗅,又拈起了一點什么嘗了嘗,然后說道:“回萬歲爺,這里面有紅花。”

    淑妃一聽了這話,臉都綠了,瞬間就蔫了。

    皇上對著這位太醫道:“那請太原給淑妃娘娘把把脈,看看淑妃娘娘腹中的孩子可有什么不妥。”

    太醫遵旨,低著頭上前來,走到淑妃的面前:“娘娘。”

    淑妃嘆了一口氣,伸出了自己手。

    太醫診了一會兒,然后道:“回萬歲爺,淑妃娘娘并未有孕。也許是喜脈太不明顯,微臣的醫術淺薄。”

    “那就再找幾個太醫來。”皇上發話道。

    “不必了。”淑妃垂著眼簾,認命地說了這么一句話。

    皇上就直接揮退了太醫,對秦策道:“把上次刺殺太后的刺客帶上來!”

    秦策就去把人帶了上來。皇上冷哼一聲:“你們可是替誰辦事!”

    一共是活捉了五個。那五個刺客此刻都是傷痕累累。他們一一地磕頭說著,不出意外,都是淑妃和皇后所指使。

    皇上讓人把他們推出去全砍了,然后道:“皇后,你可還要說什么?”

    皇后的心神俱滅,她沒想到皇上竟然真的把這些事都給查出來了。她一直以為,自己隱藏地很好。

    皇上又看向淑妃:“淑妃你呢?”

    淑妃癱坐在地上,一言不發。

    皇上清了清嗓子然后道:“從此刻起,朕廢掉皇后和淑妃的名分,收回金印金冊,貶為采女,遷到乾明宮后的偏殿。秦策,派人看好了。”

    是夜,無人入睡。皇后坐在窗戶邊上,看著緊閉的窗戶,一言不發。

    沈嬤嬤站在她的身后,輕聲道:“皇后娘娘!”

    “現下我已經是傅采女了。”皇后只說地那么一句,表情淡漠。

    沈嬤嬤一下子就跪了下來,兩眼含著淚道:“娘娘,您不要這樣。皇上只是說的一時氣話。等到他回來了,您不僅依然是皇后娘娘,您以后還會榮華富貴的。您還會是尊貴的太后娘娘!”

    皇后仍舊沉默著,不說一句話。

    沈嬤嬤靠著皇后娘娘的膝蓋,哭個沒完。

    皇后輕聲道:“哪里還有什么夫妻情分。自從我進宮后,他何曾有對我很好的時候。哪怕就連客氣,也不愿意敷衍。”想當初,她也是滿懷欣喜地嫁進來的。

    當時皇上還是太子,已經有了一個太子妃。她見過那個太子妃,溫柔賢淑。在第一次遇到的時候,她就在心里暗暗地下了決心,以后自己一定要成為她那樣的女人。

    自己時刻以那樣的標準要求自己,直到聽到了太子妃去世的消息。再然后,就是皇上登基。而關于皇后的人選,并沒有從現在的淑妃和貴妃之間產生,反而是太后將自己的父親叫進了宮,出來以后,就告訴自己,說自己即將入主后宮。

    沒有人能知道自己有多高興,也有多擔心。她更加恪守本分,想著要當一個好皇后。可是,在蓋頭掀開的那一剎那,她看著那雙陌生的眼睛,她突然間覺得很恐懼。這樣的一個男人,她愛地起嗎?

    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她用盡了所有的努力,可是他卻被一個新進宮的如美人拉去了視線。可是她看到過他看如昭媛的目光,有著柔情,卻沒有溫情。

    她的心徹底冷了,以至于中了淑妃的計謀。等到自己發現過來,自己因為長期服用紅花,已經失去了當母親的資格。

    回憶在這里戛然而止。她輕輕地搖頭,苦笑,然后道:“這樣也好。否則我還不知道以什么理由,等他走后動手呢!”

    沈嬤嬤聽到皇后冰冷的聲音,怔了一怔,只覺得后背寒冷刺骨。

    卻說淑妃不過是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間里。她問知秋:“信到底送出去了沒?”

    “回娘娘,已經送了。”知秋連忙回答著。

    淑妃的心里卻七上八下的。她的目光盯著那一盞宮燈,只覺得身上寒浸浸的,不由地用手搓了搓胳膊。

    知秋給她披了一件外衣,然后又將火盆里的火給撥地旺了些。淑妃卻覺得全身都仿佛在打顫一樣。她的眸子映著火苗,也亮亮的。

    手邊還有剛才送過來的飯菜。她看著那個食籃,心里一陣冷笑。到底是從哪里露出的破綻呢?

    回憶一幕一幕地在腦海里閃過。她突然想起了梅美人說過的太醫叮囑說是有身子期間不能喝茶。她的眸子驀然一沉,難道是她!

    皇上將她送了出去,還跟著太后,擺明了就是要保護她的安全。大皇子已經被賜了爵了,也許就沒有被立為太子的打算。那么,皇上是想立二皇子為太子了!難怪把她弄出去。自己竟然大意了。沒想到,皇上在走前演了這么一出戲,只是想把自己和皇后整下去,好讓梅美人順利上位啊。

    她站了起來,在屋子里踱著步子。如果在這個時候動手,皇后肯定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要不要與傅家聯盟?她轉而又否定了這個想法。傅家的人在軍中的威望極高,如果真的把皇上逼退了位,而那時他們反過來逼林家。那林家不是吃了啞巴虧了。而且到那,林家絕對全軍覆沒。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