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溺愛成婚:早安,冷先生 >

第514章 宴會

    俊顏有些緊張的看著男人英俊的側臉,神秘則面不改色的轉過頭,伏在俊顏的耳朵旁,輕聲說:“親愛的,你抓的我這么緊,是怕我跑掉嗎?”

    俊顏尷尬的笑笑,剛想回答,神秘緊接著又說:“你放心,我不會跑的,你肚子里的孩子爹地只能是我。”

    俊顏無話可說,如果不是眼前的男人,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么樣子,她本以為來到英國就會和他分開。

    卻沒想到他給自己介紹的工作竟然是他的秘書,然而她也知道他是為了照顧她才如此煞費苦心。

    前幾天,她的生日,神秘向她表白,說想做孩子的爹地,本來她是直接拒絕的,卻不想,神秘直接帶她回了城堡見他的家人,還聲稱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她本想向他的家人解釋,他卻說在他們的家族,婚姻都是家長做主,他亦有婚配的對象,只是他實在是不喜歡那個女孩。

    如果她說孩子不是他的,他將被逼婚,所以他懇求她當他的假未婚妻。

    她在他的軟磨硬泡下,才參加了這次的宴會。而她不知道的是,這宴會其實是一個訂婚宴,只是對外宣布的是商會宴。

    人群中的一道落寞的身影,身影的主人悲傷的看著他們的舉動,從他的角度看過去,是男人和女人之間的耳鬢廝磨,卿卿我我。

    他不禁忘記了自己手里還端著酒杯,任由酒杯落地,沁人心脾的酒香灑落在名貴的皮鞋上。

    他們剛落座不久,就聽見主持人宣布宴會正式開始。

    俊顏端坐在神秘的身旁,悠然的享受著現場的悠揚的小提琴演奏。

    卻不想被叫到了名字,她以為自己聽錯了,再聽,她以為是和她同名的人。然而,神秘說確實是叫她沒錯。

    神秘直接拉著身旁還一片愣然的小女人,直接走到主持臺。

    俊顏緊張的站在那里,手緊緊地被神秘握著,她想問問究竟發生什么,想到臺下參加宴會的都是世界的商界名流,為了不會給神秘帶來不合時宜的影響,也就沒有任由自己的性子來。

    然而,她總覺得臺下有一個熟悉的身影,略一遲疑,再看向那個方向,空曠一片,什么都沒有。

    一直到主持人宣布酒會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的時候,她還是沒有正視自己為什么會被叫,且站在臺子上。

    當被眾人的掌聲驚醒心智的時候,才赫然發現,臺下的男人和女人一片歡呼,有嫉妒的眼神,有憤恨的眼神,有真心祝福的,有欣慰的。

    俊顏茫然了。

    待一個白發老頭,一看就是純英國血統的嚴肅男人上臺,俊顏有一絲閃神,很快又恢復正常的笑著對白發老頭打招呼。

    她認識上臺的男子,她知道他是公爵,也知道是神秘的爺爺,且前幾天也有過接觸,他對自己特別的好,俊顏很喜歡神秘家里的氛圍,雖然她不了解他們身份尊貴的程度,但她知道,在英國,神秘的家族很受重視。

    刑晨風看著臺上熟悉的身影,有那么一瞬間,他覺得呼吸困難。他有些接受不了眼前的視覺沖擊。

    那個他一直尋找的女人,竟然懷了別人的孩子,那么快就懷上了別人的孩子。刑晨風覺得心很痛很痛。

    他知道他錯了,他在她離開后,一直苦苦的尋找她,可是一直都沒有她的消息,她就好像與世隔絕了一樣。

    這次的宴會,其實他是替李意鑫來參加的,李意鑫知道他最近心情一直不好,就故意以這次的宴會很重要為借口。讓刑晨風替他參加。

    然而,他沒有想到,會在這樣一個場合見到他日日都期望能找見的女人,他想過一千種一萬種理由,他一直告訴自己,找到她,要對她付出疼愛,要對她說對不起,要讓她忘記曾經他給她的傷痛。

    可眼前,他苦苦尋找的女人竟然被他熟悉的男人牽著手站在萬人矚目的地方,他突然有一絲后悔,后悔來參加這個什么鬼公爵舉辦的商宴。他自欺欺人的想,如果沒來,他就永遠不會知道他心中的女人已經有新的生活,已經懷了別人的孩子,他就不會如此心痛。

    一只手附上了自己的左胸口,很疼,疼的讓人無法忽視。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他想多看看她,他想念的人。當聽到主持人說此次宴會也是為了公爵孫子和孫媳婦舉辦的訂婚宴的時候,他的一顆心碎了。所以,在她看向她的瞬間。他逃離了。

    刑晨風默默的離開宴會現場,層層的守衛都注意到了一抹落寞的身影,在宴會氣氛正好的時候離開。

    刑晨風瘋了一樣的向前漫無目的的跑著,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下,傷痛無以比伏。

    他第一次嘗試到了這種胸悶到疼的感覺,這種久違了的疼痛讓他的心變得空落起來。曾經,逸燕天被舅舅帶走,他承受著不舍之痛。媽媽去世的時候,他孤獨的承受著失去之痛。然而這一次,他嘗試的是痛徹心扉之痛,那里好像比人生的每一次都要疼。

    刑晨風跑累了,氣喘吁吁的站在自己并不熟悉的道路上。看著前后無人的車道,刑晨風沖天嘶吼。

    眼淚流到了嘴里,澀的苦的酸的,他大聲的哭泣像個孩子。

    經過這一次,他知道,他生命里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被一個小女人的身影入駐。他知道他再也離不開她。

    一個人站了很長時間,他平復了情緒,擦掉臉上的狼藉,一雙明目頓時瞇起,他做了一個決定,他第一次對一件事情如此執著。

    向著來時的路跑回去,沖回宴會現場,找尋著他心中的女人,他下定了決心,他一定要找到她。

    哪怕她懷了別人的孩子,他也一定要將她找到,她只能是他的,就算給別人的孩子當爹地他也愿意,他告訴自己,孩子是他喜歡的女人的,就算愛屋及烏,他也會對那個肚子里還沒有來到人世的孩子很好很好。

    刑晨風風塵仆仆的向著俊顏和神秘的方向跑,待到了他們出現過的地方,竟然沒有他要找的人。

    刑晨風繞著城堡前的大廣場穿梭著人群,找尋他想找的身影。

    神秘在一入城堡的時候就看到了刑晨風的身影,他看到了那個自己心中并不想看到的男人的身影,他看到他落寞的情緒,他看到他眼中的不可置信,也看到他心中的彷徨,他故意讓主持人早一步宣布訂婚的事情。

    目的就是為了讓刑晨風死心,他做到了,那一瞬間他很怕刑晨風會沖向臺子,將她身邊的女人搶走。然而待看到刑晨風離去的身影的時候,他知道,他成功了,他知道他有充足的時間告訴所有人,他darnell的未婚妻是誰,也有充足的時間帶離俊顏離開這座隨時有可能出問題的城堡。

    他料定了刑晨風走了,過不了多久就會折回,所以,在自己的爺爺宣布完他已經訂婚,且很快就會結婚的消息后。

    他以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帶著俊顏和他的爺爺打招呼便離開。他不擔心城堡會遇到問題,他知道刑晨風的風堂工會的能力,且也知道刑晨風想摧毀城堡也不是沒有可能,可他在賭,他賭刑晨風不會目空城堡的主人。

    畢竟是公爵的家,他賭他不會拿自己的弟兄性命做賭注,他賭他不會拿他的身價和城堡共存亡。

    刑晨風前后找了一個小時,也沒有找到人,不禁懊惱起來。他本就是個不畏懼強權的人,雖然對公爵的身份有些倦怠,但他并不是目中無人之人。

    刑晨風調整著自己的情緒,找到了公爵,費斯公爵并不認識他,打量著眼前的二十出頭的東方男人。

    費斯自然也知道今天來到公爵城堡的人都非同小可,可眼前的小伙子他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你是?”

    刑晨風也不拐彎抹角,“我是替李意鑫來參加的這次宴會。”我叫刑晨風。

    費斯打量著眼前的刑晨風,“對不起,我對他的名字不是很熟悉。不過姓李?我倒認識一名叫arlen的東方男孩,和你的年齡差不多,你說的是他嗎?”

    費斯期待的看向刑晨風,刑晨風自然之道李意鑫的英文名字,“您說的是他的英文名字,抱歉,我說的是他的中文名字。”刑晨風用英文禮貌的說道。

    費斯見刑晨風確實是他認識的那個男孩讓來的,不禁斂去他嚴肅的面容,變臉之快,剛剛還嚴厲的很,一轉眼就變得禮貌而慈祥。

    “我找您,是想問您孫子去哪里了?還在城堡嗎?”

    “哦?你認識我那個調皮的孫子?哦,不,是那個搗蛋的小子?”費斯笑著說。說到他的孫子他很開心。

    刑晨風沒心情跟費斯說太多,他的目的只是為了尋找他心目中想找的那個女人,“是,我認識他,且還和他有很深很深的淵源。”刑晨風故意咬重很深很深這幾個字。

    他和神秘之間的淵源不是好的一面,而是羨慕嫉妒恨到肝疼的淵源。

    但費斯并不知道刑晨風心中想什么。

    “那有機會一定要帶他回來看我這個老頭子,那個混蛋小子,一年到頭也不知道回來看看我,我想他,他不想我,這不,如果不是為了訂婚,指不定猴年馬月能見到他人呢。”

    刑晨風聽費斯說神秘一年到頭也不會回來幾次,漏掉了半拍,忙說:“請問您老人家他還在嗎?”

    費斯見刑晨風又問起他的孫子,表情頓時有些失落,“那個臭小子,就回來那么幾天,前幾天還知道帶著他未婚妻來和我聊天,逗我開心。這不,愿望達成了,帶著他的美人離開了,又留下我這個孤單的老頭。”

    刑晨風耳邊回響著費斯的聲音,“離開了,離開了,離開了。”

    “去了哪里。”刑晨風急切的問道。

    “喂喂,小伙子,你怎么那么急,我這個老頭子哪里知道他去哪里啊,他走的時候說帶著他可親的未婚妻去旅游,我都不知道他怎么想的,都要生了還旅什么游。”

    刑晨風只聽見費斯說他們去旅游,由于太注重敏感的字眼,忽略了費斯說的馬上就要生產的話。

    刑晨風本來想用強的逼迫費斯,讓他必須說出神秘的下落,然而,他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沒有那樣做,眼前的老人讓他想到了他的爺爺。

    同樣都是孫子,自己的爺爺只會剝奪所有自己喜歡的東西。然而人家的爺爺,竟然對孫子那般的在乎,老人眼中流露出的那一抹欣慰,刑晨風看在眼里,他不想承認,他是喜歡眼前的老人的,盡管,他是自己最不待見的男人的爺爺。

    費斯看著刑晨風著急的面孔,不禁關心道:“小伙子,沒事吧?”在他的眼里,刑晨風和他的孫子年紀相仿,有那么一瞬間,他覺得眼前的男孩比他的那個親孫子可親。

    刑晨風沒有過多停留的離開城堡,直接聯系工會的情報人員,意圖盡快找到他想找的女人。

    刑晨風如無頭蒼蠅一樣的在異國找尋著心中的女人,一夜無眠,了無音訊。

    接下來的日子,刑晨風又繼續了他的找尋生涯,除了處理一些公司的事情外,其余的時間除了睡覺和吃飯,都用在了找人。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世事難料,那次以后,竟然再也沒有俊顏的消息,而他也多次去費斯城堡,每次費斯都款待他,但就是沒能提供給他神秘和俊顏的下落。

    有一次,他住在城堡,正好趕上神秘打電話給費斯,他自然是想盡辦法得到他的聯絡方式,然而神秘在聽到刑晨風住在城堡后,沒有做任何的解釋就掛斷了電話。

    刑晨風不想放過任何一個線索,將費斯家的電話全部監控起來,且也對神秘所用電話進行偵測。

    然而是通過衛星網絡打的電話,無法查出他具體的所在位置。

    時間一晃就是一年,刑晨風這一年來憔悴了不少。瑾琪兒一直沒有告訴刑晨風俊顏肚子里的孩子還在。

    一個是因為她答應過俊顏不會說出秘密,再一個她也想看看刑晨風對俊顏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時間過得很快,一年半的時間,她想,俊顏的孩子應該已經快一歲了。

    有幾次看著刑晨風為了俊顏喝的爛醉,她總會沖動的想告訴刑晨風她所知道的,卻總會因為一張懇求的面孔出現在眼前而沒有說。

    瑾琪兒一直認為,只要刑晨風對俊顏的感情一直存在,那么,總有一天,俊顏和孩子會回到刑晨風的身邊。這也是她一直沒有和刑晨風提過去的另外一個原因。

    法國普羅旺斯

    薰衣草田旁,一個小蘿卜頭,表情嚴肅的指著薰衣草花叢,咿呀的說:“以后。這里。我要帶好漂亮好漂亮的,。好多美女來這里。”

    他表情認真,說起話來小臉繃緊,皮膚細膩的近似透明,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唇角自主的勾起一個完美的弧度,對旁邊穿著一身白色公主裙的女人說道。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