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312章 離心,當年事,砰(求訂閱)

    砰!

    砰!!

    當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唐仁的身上時,當鷹眼真的覺得面前的唐仁是要跟自己較量一二的時候,畢竟鷹眼是認識唐仁的.

    可是突然身后就響起了qiāng聲.

    “坤泰!!”

    鷹眼轉身看得竟然是坤泰后臉色露出驚喜之色:“還真的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啊……”

    “掏檔!!!”

    唐仁趁著鷹眼不備直接再一次施展起了自己的絕招。

    咔嚓!

    仿佛雞蛋破裂的聲音一般,鷹眼疼的要暈過去了,唐仁又直接插眼,然后一掌狠狠的劈在了鷹眼的脖子上。

    砰!

    鷹眼直接倒了下來!

    同時,坤泰咔咔又兩qiāng總算是把鷹眼帶的人全解決了。

    “爸爸…”

    雨和雪兩人都是抱住了坤泰。

    “沒事了,沒事了,都過去了,別怕,別怕。”

    坤泰抱著兩個孩子同樣有些后怕。

    假如他再晚來一步,那恐怕以鷹眼的性格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性命難保了。

    坤泰打傷了柳瑩后就直奔機場而來,他相信柳瑩的話,柳瑩肯定是不會像婦孺出手的,可是他不相信閆先生,更不相信鷹眼這個死變態。

    來的路上,坤泰只給唐仁打了一個電話,其它人坤泰同樣信不過。

    好在他及時趕到了,否則坤泰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對不起,坤泰,我沒有聽你的話,我給進打了電話,我沒有想到他……”

    望著坤泰,芳同樣有些后悔,同時也有些歉意的說道。

    “好了,別說這個了,警察馬上就要到了,你們快走。”

    坤泰狠狠的抱了一下自己的兒女:“聽媽媽的話,等爸爸這邊事辦完了就去找你們。”

    “坤泰,你……”

    “好了,快走吧,別說了,我懂你的意思,記住我的話,別再相信其它人了。”

    坤泰聽著警笛聲臉色一變,急忙催促道:“一定要照顧好我們的孩子。”

    “我會等你的。”

    芳丟下這句話轉身離開了。

    望著芳跟自己孩子的背影坤泰眼睛有些濕潤。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泰哥,你現在要去哪里??”

    唐仁望著坤泰說道:“你為什么不跟嫂子一起走呢?現在都在抓你呢,而且閆先生也不打算放過你的,你在這里留著死路一條啊。”

    “我都這個樣子了,你覺得我還怕死嗎?”

    坤泰渾不在意的說道:“況且,閆先生欺人太甚了。”

    “你想……”

    “這個你就別管了,唐仁,你把我的兒子照顧好就行,那兩處房子都給你了。”

    坤泰想了想抱了下唐仁說道:“拜托你了。”

    說完,坤泰頭也不走的離開了。

    5分鐘不到,黃蘭登趕來了。

    “唐仁,你怎么在這里???”

    黃蘭登看著唐仁臉色一黑,然后恍然:“坤泰是不是在這里?他在哪里???”

    “坤泰在哪里我怎么知道?我只是來送人而已。”

    唐仁眼珠一轉的說道。

    “送人?你送誰??”

    黃蘭登冷冷的望著唐仁說道,整個唐人街誰不知道唐仁是坤泰的馬仔,雖然唐仁目前在武館跟著郭林混,可唐仁跟坤泰的關系可并沒有斷。

    如今坤泰在潛逃,那么唐仁就是最大的嫌疑人了,坤泰極有可能找唐仁的。

    “我送誰你管得著嗎?”

    唐仁對黃蘭登并沒有什么好脾氣,他直接就準備離開。

    “慢著,唐仁,我懷疑你跟剛剛的qiāng擊案有關系,所以你需要配合。”

    黃蘭登哈哈囂張了起來:“你是不是忘記了機場是有監控的???”

    可是緊接著黃蘭登笑不起來了,因為他發現剛剛監控壞掉了,不僅僅一個監控壞掉了,這一片的監控全都壞掉了,而且死了不少的人。

    “坤泰。”

    黃蘭登咬牙切齒的低吼道,這坤泰竟然如此的傷害無辜。

    “現在我可以走了吧,黃sir,你亂說話我可是要告你誹謗啊。”

    唐仁并沒有想太多,他只是覺得泰哥想的夠周到。

    ……

    醫院。

    “醫生,怎么樣??”

    閆先生語帶關心的問道。

    醫生摘了口罩說道:“手術很順利,她很幸運,子彈已經取出來了,等麻藥勁過了之后就會醒來的。”

    “好。”

    閆先生輕輕點頭,然后一揮手,一旁的綠毛急忙遞給了醫生一個紅包。

    “謝謝閆先生,那我就不打擾您了,如果有什么事您隨時吩咐。”

    醫生略帶恭敬的說道。

    閆先生一擺手,醫生離開了病房,至于綠毛等人也被閆先生給轟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下閆先生與柳瑩。

    望著病床上的柳瑩閆先生神情確實有些復雜,20年的時間,當初那個小女孩早已經獨當一面了,尤其是自從柳超去世之后。

    想起柳超,閆先生并不太舒服。

    就這樣,屋里閆先生靜靜的看著柳瑩,足足半個小時柳瑩才醒了過來。

    “醒了,感覺怎么樣??”

    柳瑩一醒,閆先生急忙湊了過來說道。

    “還好,閆叔,您什么時候過來的??”

    柳瑩有些虛弱的問道。

    “來了一會兒了,得知你受傷后我就趕來了。”

    閆先生示意柳瑩就這樣躺著不要坐起來,他關心的問道:“怎么搞成這個樣子?”

    “我追蹤到了坤泰,不過我一時不備被他給偷襲成功了。”

    柳瑩說到這里語氣有些憤怒,不過緊接著輕輕‘啊’了一聲,顯然扯著傷口了。

    “行,我知道了,你安心的養傷,這一段什么都不要管了,稍后我安排個人來照顧你。”

    閆先生輕輕點頭:“放心,我不會放過坤泰的,你先休息一下。”

    “閆叔……”

    望著閆先生站起來準備離開,柳瑩突然喊道。

    閆先生一愣:“怎么了?還有別的事??”

    “沒事,那坤泰您不用管,還是留給我吧。”

    柳瑩壓下了心中的疑惑,她笑著說道:“我想親手報仇。”

    “呵呵,這個你就別管了,交給我就行了,啊,聽話,好好養傷。”

    閆先生望著柳瑩露出和藹的笑容:“這次你沒事是萬幸,否則你要出點什么事讓閆叔可怎么活呢。”

    “我……”

    柳瑩還想說什么被閆先生給制止了:“好了,你現在還有些虛弱,別說話了,就這樣,呵呵。”

    砰!

    出了病房的閆先生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他直接撥通了馬言的電話:“鷹眼那邊怎么樣??”

    馬言語氣無奈的說道:“鷹眼也出事了。”

    閆先生聽得鷹眼出事后被氣樂了:“你別告訴我這又跟坤泰有關???”

    馬言苦笑道:“是跟坤泰有關,本來鷹眼帶著人把坤泰的老婆孩子在機場給堵截住了,可是坤泰偷襲了他們,然后鷹眼帶著的人全部被干掉了,不過坤泰還是跑了,黃蘭登去晚了一步……”

    “等等。”

    病房外的閆先生對于‘鷹眼’被殺并沒有什么波動,‘鷹眼’是一個情報系統,同時也是一個組織,幾乎組織內的人都是以‘鷹眼’代號來稱,死一個鷹眼沒事,還有數百個鷹眼呢。

    關鍵的是現場的情況。

    剛剛馬言說跟坤泰有關他就被氣樂了,他覺得坤泰就像一只泥鰍,自己早點把他捏死就好了,結果現在想捏死他的時候發現他太滑了,柳瑩被他打傷了不說,現在一隊鷹眼同樣被干掉了。

    不過馬言現在竟然又提到了黃蘭登。

    “黃蘭登,怎么又是黃蘭登??”

    閆先生臉色恢復了平靜:“你剛剛還說監控都壞掉了,也就是說死無對證了,那么怎么證明是黃蘭登是無辜的?這件事有沒有可能是黃蘭登背后報復??”

    “可能性不大。”

    聽得閆先生的懷疑馬言暗自苦笑,他知道閆先生的多疑又出來了,當初就因為閆先生的多疑柳超直接被摘了心臟,這件事同樣讓馬言心里有些不好受,他可以說是看著柳超與柳瑩長大的,當年馬言還被柳云龍救過命,每每想起這件事馬言都心口疼。

    柳云龍的事馬言并不知道,等他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而且閆先生做了承諾那就是柳超、柳瑩他會拿親生孩子來撫養,可后來就因為柳超私下一句:“我覺得父親的死有疑點”就把柳超給滅了。

    其實柳超這句話馬言是知道的,柳超無非就是懷念自己的父親罷了,由始至終柳超都沒有懷疑過閆先生,甚至在柳超的心中閆先生已經是父親了,結果就是這么一個父親可以在懷疑的時候毫不留情的摘了柳超的心臟。

    這件事馬言同樣是事后才知道,甚至說閆先生還想瞞著馬言,也恰恰因為這件事馬言徹底的對閆先生不再信任了,他明白說不定什么時候閆先生對自己起疑心的話同樣會毫不留情的殺了自己。

    有些心灰意冷的馬言想過離開,可最終還是留了下來,他只想盡最大的可能保護柳瑩。

    好在如今的柳瑩已經獨當一面了,而且閆先生老了,再加上信佛終究少了一些陰冷了,可不要覺得信佛就少殺戮之心了。

    這不,坤泰那事做的多絕?

    現在一聽黃蘭登一直出現在現場后,閆先生的疑心病就又犯了:“怎么沒有可能?一次是巧合,兩次是巧合,那么多次就不是巧合了,不過黃蘭登暫時不用管他,讓鷹眼全部出動,我要在兩個小時后見到坤泰,我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

    馬言點頭:“好,我現在就去辦!”

    ……

    唐人街警察廳。

    林振東有點意外,同時對于警局的警惕性再一次有了更深的認識。

    在《唐1》里,秦風為了調查監控需要前往警察局,然后讓唐仁去吸引警察,結果唐仁走到了警察局如入無人之境,甚至唐仁走到警察的面前大家都沒有把他當一回事,最后還是唐仁怒吼一聲被黃蘭登發現的。

    當初林振東覺得這一幕是不是太夸張了,結果現在看得黃蘭登來到自己的辦公室后林振東覺得這何止不夸張啊,簡直電影里表現的還有些克制啊。

    坤泰在警局好說也算一號人物。

    結果一個個都沒有發現。

    這幫人到底在想什么呢?

    “郭林,是不是挺意外??”

    坤泰渾不在意的坐在了林振東的面前,然后給自己點了一根煙,順便遞給林振東一根:“抽根?”

    “泰哥,我不抽煙。”

    林振東微微搖頭笑道:“確實挺意外的,現在滿大街都在抓你,你倒好,跑我這里來了。”

    “呵呵,閆先生想要殺我,你們也想抓我,外邊太危險了,反倒這里比較安全,而且除了唐仁之外我最相信的就是你郭林了,你和其它人不一樣,你是一個好人。”

    坤泰呵呵一笑:“更重要的是我們是兄弟。”

    林振東仔細確認了下坤泰說的這是心理話,這讓林振東長舒一口氣,他還以為坤泰知道了自己才是yān gē他的幕后黑手所以來找自己拼命呢。

    不是就好。

    望著坤泰林振東輕輕點頭:“沒錯,我們是兄弟,但是兄弟歸兄弟,規矩是規矩,泰哥,你犯法了,你讓我很難做,你在我剛剛上任沒幾天就把樸月給重傷了,你這不是打我臉是干什么?”

    “是,這件事確實是我對不住你,所以我這不是來向你道歉來了嘛,之前我說過送你一份大禮,現在我已經送給你了。”

    坤泰輕輕點頭,然后笑呵呵的說道。

    “大禮???”

    林振東一愣:“什么意思?”

    “哦,看來黃蘭登還沒有給你要電話匯報,我剛剛被柳瑩追殺然后把柳瑩給反殺了,不過柳瑩沒有死,挺遺憾的,本來我想的是干掉柳瑩的,可現在這樣更好,因為柳瑩跟閆先生從今以后不會再同一條心了。”

    坤泰笑著說道:“這算不算大禮?你不是一直憋著一口氣嗎?這下好了,從今以后閆先生將會少一個得力干將。”

    “恩?”

    剛聽得坤泰把柳瑩反殺的時候林振東有拔qiāng的沖動,可聽得柳瑩沒事便放下心來,但坤泰說柳瑩跟閆先生不是一條心是怎么回事?

    “這份證據給你,是一份錄音還有幾張照片。”

    坤泰遞給了林振東:“怎么用是你的事,行了,我該走了,你如果想要抓我,那么就叫人吧。”

    說話的時候坤泰已經悄悄的摸了自己的手qiāng,如果林振東真的叫人,他不介意開qiāng。

    “泰哥,你這說的是哪里話?你是我的兄弟,我怎么可能抓你?”

    林振東微微擺手,然后拿出來了自己的配qiāng遞給了坤泰:“泰哥,拿著我的qiāng防身用,注意安全。”

    “兄弟,謝謝……”

    坤泰話還沒有說完qiāng響了。

    ……

    ……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