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先婚后愛,總裁寵入骨 >

第420章 任何細微的問題都沒有遺漏

    “你最好給我解釋一下,你是怎么進來的以及為什么你會出現在這里。”dy咬了咬牙,故作兇狠的說道。

    “別急別急,天還沒塌下來,你先等我吃點東西再說。”面對dy的質問,楊屹依舊還是那副笑嘻嘻的樣子,只叫dy差點就沒忍住要往他腦袋上扔東西。

    話說泉夜當天凌晨,被江晗溪氣得從公寓出來后,身上就只穿了個運動背心。漫無目的開著車,沿著公寓周圍繞了好幾圈,最后還是自己灰溜溜地跑了回來。

    對此,何余自然是心里一塊石頭落了地。

    滿臉笑容地圍在泉夜身邊問東問西,一會兒是解釋他怎么順便做的早餐,一會兒又讓泉夜不要太著急,說這事現在還在發酵階段,定論也沒那么早下,反正就跟哄孩子的招數差不多,就怕泉夜自個想不開偷偷生悶氣。

    只可惜對于何余這一套,泉夜依舊是不買賬。再加上江晗溪對他的態度,依舊還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于是原本因為視頻流出的原因,有些抱歉的泉夜,也在瞬間將他之前萌發的那點歉意忘得一干二凈。

    “江小姐,電話來了。”何余從房間里跑了出來,手里抱著他的筆記本電腦。

    見此狀況,原本還在納悶兒這個時間點的泉夜,瞬間也就反應過來。

    “董事長。”江晗溪戴上了耳機,示意何余自己已經準備就緒。

    “大致的情況就是這樣。視頻已經全部下架,報社也都已經打理好了,暫時應該不會有熱度的增加。”江晗溪仔仔細細將國情況匯報給了泉山水,任何細微的問題都沒有遺漏。

    何余在一旁聽著,也不禁開始佩服江晗溪的冷靜和魄力。

    昨晚自己實在撐不下去,然后去床上瞇了兩個小時,現在想來江晗溪能夠做到這些,估計是一分鐘都不曾休息過。

    “很好,你辛苦了。”泉山水欣慰地笑了笑。

    接到視頻消息的時候,他差點沒忍住回來暴揍泉夜一頓,心想這個兔崽子真是一天不給他惹事就活得不耐煩。不過好在他沒看錯人,關鍵時刻江晗溪力挽狂瀾,才不至于將這件事的影響范圍擴大開來。

    只是事已至此,造成的惡劣后果已經無法避免,他們現在能做的就是讓這件事趕緊翻篇。

    “董事長,你確定要這么做?”聽到江晗溪難得這么驚訝的語氣,坐在她對面的兩人俱是一愣。

    “孩子,對不住了。”泉山水些抱歉地說道。

    “沒關系的,這本來就是我的失職。”江晗溪見狀,卻也堂皇得不得了。聽到這里,泉夜實在忍不住了,索性直接站了起來走到屏幕對面。

    “爸,都是我的錯。一人做事一人當,你要打要罵我都等著,這次我絕對不跑了。”鬼使神差地一通說完,泉夜索性閉上眼,等待著泉山水的責罵。

    天知道他有多不想看見江晗溪剛剛那副表情,弄得好像是她在替他受罰似的。雖然他著實不喜歡江晗溪,甚至可以說是非常討厭的程度,但是yī mǎ歸yī mǎ,讓女人替他出面,而他在后面躲著的這種事情,他這一輩子都干不來。

    “閉嘴!你這臭小子不說我也當然要揍你,你別以為老子走了,你在a城就能無法無天了。看我一回來不得打斷你的腿。”一看到屏幕里冒出來的腦袋,泉山水頓時就又氣得血壓升高,“老子告訴你多少次了,少和楊屹那個臭小子呆一塊兒?我看他根本就是你命里的掃把星,哪次你出事沒他參與的份兒?”

    說起來也是巧,泉山水本來也不信這些東西的,但是全部巧合加在一起就太邪乎了。

    “爸,你能別這么說楊屹么,明明這事就是其他人的惡作劇,又不是他拍的你干嘛非得算人頭上。”泉夜不滿地撇撇嘴,他就不喜歡聽這種挑撥他和他楊屹關系的話,偏偏他親爹每次都要在自己耳邊說個幾百遍。

    “行啊,你還在這兒和我講哥們義氣是不是?下次再讓我知道你和楊家那個臭小子一塊兒廝混,你看我怎么收拾你。”泉山水深深吸了一口氣,竭力穩定住他現在就想隔著屏幕胖揍一頓他家臭小子的心。

    “哈?那你的意思就是,這次原諒我了?”泉夜高興地搖頭晃腦,一副尾巴都要翹上天的表情,實在是讓人覺得頭上冒黑線。

    何余對泉夜的樂天見怪不怪,倒是旁邊江晗溪見狀,實在忍不住用手撐了撐桌子,她是想不明白為什么泉董事長的兒子,竟然能夠做到一絲一毫都不像他、

    難以相信眼前這位傻白甜少爺,身上竟然留著黑道世家最純正的血。

    “再敢亂動一下,我就立刻讓人捆了你扔到沙漠。”被泉夜此時的手舞足蹈晃得頭暈,泉山水冷著臉厲聲警告道。

    于是上一秒還動如脫兔的泉夜,此刻竟然乖巧得像只木偶一般,端坐在座位上可憐兮兮的盯著泉山水。

    雖然從小他也沒少被泉山水給教訓,但是像這次時間這么長,手段這么殘暴的丟棄,他心里還是有點小傷心的。江晗溪對他一點兒都不好,何余又總是讓他覺得疑神疑鬼,反正自從泉山水帶著他媽離開a城后,泉夜就經常做噩夢夢到自己一次次被趕出泉家。

    “看你那副熊樣。”到底是父子連心,縱然泉山水再嫌棄他這個兒子,但是最心疼的也是他。別說人還在電腦里呢,就是他見不著人只聽聲音,也能知道這家伙現在到底在別扭個什么鬼。

    “要不要原諒你,得看你這次怎么表現。”泉山水竭力忍他自己,不要被兔崽子的可憐樣給弄得心軟,仍舊還是端著他故作嚴厲的架子。

    “爸,你盡管說。我一定好好表現,你讓我往東我絕對不往西。我現在已經在公司干了好多天了,你問何余我可努力了。”

    聽到泉夜叫自己的名字,何余下意識地點了點頭,然后才后知后覺地發現此時他做什么董事長都看不到。

    “哼,就你那點墨水,有幾斤幾兩我還不知道?”泉山水冷哼一聲。他用腳指頭想,都知道泉夜這小子在吹牛,他自己養大的兒子到底是個什么水平,沒人比他更清楚。別說何余了,就算是江晗溪替他背書,自己都不會相信。

    “哎呀,你咋不信呢。”泉夜氣得嗷嗷叫,不過此時糾結這個也沒什么用,“那爸你說,到底要我做什么?”要說這句話擺以前,或許他不敢說。但自從在江晗溪身邊待了這些個度日如年,寄人籬下的凄慘日子,泉夜只覺得這世上就沒什么能攔住他事。

    說白點,泉山水好歹是他親爹,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要狠也肯定狠不到哪里去。現在對于他來講,最重要的就是先獲得泉山水的原諒,這無家可歸爹不疼娘不愛的操蛋日子他是沒法再過了。

    看到泉夜點頭如搗蒜,泉山水示意他安靜。

    “我也不會太過分。”泉山水清了清嗓子,正色道,“為了彌補你這次搞出來的惡劣影響,我想讓你和晗溪盡快對外發布婚訊,然后再把婚事給訂了。”

    聽完泉山水的話,泉夜瞬間仿佛被抽空了靈魂似的,大腦一片空白。

    現在他只想收回自己剛才的那那句話,要說狠還是他親爹比較狠。江晗溪再惡毒不過就是折磨他的**,他爹這是直接要他的命啊。

    “不行,我做不到。”泉夜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只叫泉山水的火氣又蹭蹭冒了上來。

    “那就別說我沒給過你機會。我告訴你泉夜,這次要是因為你的關系,壞了泉臣集團的開發案,你看我這輩子還會不會讓你回泉家。”剛剛看到泉夜態度不錯,他還稍微覺得自己這次可能是做得有點狠把人嚇著了。結果沒想到,這兔崽子竟然還是和以前沒啥兩樣,儼然就是扶不上墻的阿斗。

    “爸!你就不能換個事。除了這個我都答應,你就是讓我去公司的工地打雜,我都肯定二話不說直接去了。可你讓我和江晗溪那個男人婆訂婚,我實在是做不到。”

    聽到泉夜的話,何余心下一驚。其實他早就該猜到解決這件事的辦法,唯有用熱度更大的新聞壓下去才行。不過依照泉夜的脾氣,他也就只是想了想而已,沒敢說出來。

    悄悄瞟了一眼江晗溪,何余只見對方似乎一點都未對自家少爺的話有任何意見。此時他站在江晗溪的對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對方臉上一絲一毫的表情。只是讓何余驚訝的是,從頭到尾江晗溪甚至連眉頭都沒有皺過,仿佛泉夜和泉山水談論的事和她完全沒有關系。

    如果換做是一般女孩子,只怕此時聽到男方如此貶低自己,甚至到了厭惡的程度的話,再大度的人都會生氣或者傷心吧。然而對于以上任何一種該有的反應,他都無法在江晗溪的臉上找到。

    總之隱隱給他一種直覺,或許江晗溪真的和別人不一樣。

    不過想來也是,畢竟是被泉董事長看中的兒媳婦人選,甚至讓他信任到愿意把泉臣集團都交付的人,哪里又會是一般的人。

    這邊泉夜還在屏幕邊,想方設法地和泉山水討價還價,然而江晗溪心里,卻已經開始有了別的主意。

    知道泉夜對自己的排斥,她也不想再加重自己和泉夜之間的恩怨。畢竟泉臣集團以后的主人肯定是泉夜,所以至少,她不能讓自己成為泉夜的仇人。如果那樣的話,情況會很麻煩的。

    “放火!”dy一字一句聽見楊屹親口講了他是如何從房子里逃出來的全程經過后,只嚇得差點大叫出聲,幾乎要從沙發上跳起來。

    雖然她也知道楊屹這家伙說話做事,從來都不是會按常理出牌,但她實在無法想象,這家伙到底膽子大到什么程度,這次竟讓能做出這樣的事來。

    “不過,你真把房子給燒啦?”dy疑惑地問道。轉而再仔細將楊屹周身看了兩遍,直盯著楊屹臉色都有點泛紅,她也不禁在心里感慨,幸好沒有被火傷到的痕跡。

    “當然沒那么夸張。”楊屹無所謂地擺了擺手,然后意味深長地挑了一下眉,“其實我就只是搞了好多煙來騙他們而已,火就一小撮,隨便一瓶水就能撲滅的程度。不過你可不能怪我不道德,要是不這樣也騙不了那群人。”就是要把情況搞得混亂才行,不然他也沒法趁亂跑出來。當然這煙還是他自個吸得最多,以至現在說話,楊屹都還陣陣地覺得嗓子疼得慌。

    “你就別擔心了,我還是有分寸的。”看到dy凝重的臉色,楊屹只明朗地笑了笑,“大不了我下次換個環保點的方式。”

    當然他是不會再讓柳敏再有機會將他捉回去的。這次事發突然,對方來勢洶洶他才沒法逃掉。

    楊屹摸了摸自己干癟的肚子,“你是不知道我這幾天都過的什么苦日子。不僅沒得吃沒得玩,而且那群人特別變態,半夜三更都在門口走來走去,完全就把我當重刑犯似的。”

    楊屹可憐兮兮地嘟囔著,不過他說的這些都不算什么,主要還是沒了自由。他想自己要再被柳敏關個一兩天,他可不保證自己會不會瘋掉。

    “那他們為什么要抓你?”面對楊屹的行為,dy暫時心軟了一次,決定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事情的來龍去脈她還是得問個清楚。

    這下dy捉住了重點,直接質問楊屹,卻只看到原本逍遙躺在沙發上的人,頓時僵住了身體。瞧見楊屹這幅做賊心虛的模樣,dy頓時就只覺得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按說季總監既然告訴自己楊屹回了家,那么這事肯定就是真的。可現在看到楊屹一副從死神手里逃出生天的模樣,她又不得不懷疑到底楊屹是回的家還是進去的局子。

    思索片刻之后,dy卻只覺得自己的思緒被攪成了一團。僅憑現在的信息和她的猜測,實在不知道該怎么把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梳理清楚。

    “這事就說來話長了。”楊屹故作鎮定地掩著嘴笑了笑,“不過要是你真的很想知道,那我也可以長話短說。”

    他是不知道該怎么和dy解釋他們老楊家的那些荒誕規矩,不過如果非要給這次柳敏對自己做的事套個由頭,他只能把原因歸咎到他就是這個家里的多余的人上。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