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一婚成癮:總裁大人有點狂 >

第309章 遠沒有達到老師的要求

    照著一般劇情,韓筱允隨便提了一些問題,等項意琪回答,她才不會傻的全情投入的給項意琪配戲呢,而且醫生看病又不用投入什么感情的。

    確實不用,不過她都隨便,項意琪第一次演戲的人,哪能入戲和認真呢。項意琪也想起曾經為了生孩子在醫院住過一段時間,照那時的感覺來說的,跟醫生的互動倒也還處理得可以。

    梁老師一眼就能看出問題來,項意琪一直這樣演下去要被所有人笑死的。

    但是她又不能說韓筱允做的不對。

    “卡。”還沒說幾句臺詞呢,導演就喊卡了。

    項意琪心想,肯定是自己出錯了。等著梁西林批評呢,正要起身看到“導演”手住下壓,又躺下了。

    “演戲,也叫裝。比如這場戲,就叫裝病。今天你還沒有背臺詞,也來不及化妝,就是病號服都沒有,但是,”梁西林的眼睛犀利起來,“你要裝病,重病,很重很痛苦的那種,要死掉的那種。不靠說話內容,化妝這些虛的東西,演出病來,才叫合格。”項意琪眨巴著眼睛似懂非懂,梁老師又補了一句,“就當你上班,想裝病請假,你要裝的你的老板批你假才行。”

    項意琪有些懂了,她也沒上過班呀。不過跟洛子爵是沒有少裝過病的,疼呀痛呀什么的,想想以前受的苦,就能學出來吧。“原來明星們說哭戲的時候,想想自己很慘的時候,就是這么回事呀。”

    當梁西林聽了她的話,點點頭。

    “再來,第二幕,action”

    想象著之前一個人生孩子,別的大肚婆都有老公婆婆和親媽陪著做產檢,就她沒有。要生產的時候,周圍全是不認識的人,當時的那種痛,慘絕人寰。用這種感情跟醫生說話,就對了吧。項意琪的苦情是真哭,嚇的囡囡又哭了起來,不自覺的走了過去,拉著項意琪的手,“媽媽你不要死,5555。”弄的項意琪只能坐起來哄好小閨女才能繼續下去。

    這算不算是成功和進步呀,項意琪看著梁老師希望得到夸獎,不過也遠沒有達到老師的要求。

    “病人就要老老實實的在床上躺著。嗯另外你太注意鏡頭了,總是會看向鏡頭去。”梁老師笑出聲來,“你不用時刻注意鏡頭,只有對著你的時候,那才是臉部特寫,如果不是正對著你的臉的話,就是跟演員互動的時候要注意。你自己的就可以了。就是鬧著玩,也沒當真,您不要多想。”

    “這不是還沒有摸著頭緒嘛。”項意琪喃喃道。

    仔仔問舅媽,“媽媽又沒有生病,為什么要看病?”鄭媛媛就給他解釋,“這是在演戲,就是裝做生病。要不然,總不能真的等到大家生病了再拍戲,那一部戲可是要拍好久好久呀。”夸張的說法,總會引來兩個孩子開心的笑。

    “另外不要管我的走位,兩個人注意我在外面的時候,聲音大些就是了。現在拍攝都是同步收音,項意琪要注意。”

    后面的戲就也不然演生重病的情形了,生怕囡囡小公主哭出來。韓筱允也不想老是跟項意琪配戲呀,“跟孩子生離死別的時候,要交待生后事什么的,你這么跟孩子來一遍吧。”

    囡囡的眼睛都還沒擦干,聽著韓筱允的話,其他人都覺得那么別扭呢,雖然字面上是沒有說錯什么。

    項意琪和鄭媛媛對視一下,就當沒事,也不會拿囡囡來試。只當哄孩子的這段是在演戲,盡量揣摩著說類似的話吧。梁老師在一邊暗笑,韓筱允的目的是不是太明顯了,呵呵。

    好在項意琪的戲還沒有多少,孩子一哭,多半時候就圍著孩子打轉了。

    梁西林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了,站定在項意琪的面前。

    “夫人,晚一點我還有一個課程,今天可能要先到這里了。”

    “好的,好的,麻煩您了,梁老師改天再請教您。晚上的事情,我這邊是讓司機送您過去。”

    梁西林轉身跟鄭媛媛的韓筱允,還有兩個小朋友一一再見,才離開。項意琪一直陪著送到院子里,站在車邊。等梁老師上車的時候,才轉身從劉媽手里接過兩個紙袋,遞給了她放在梁老師的座位旁邊。

    “這是家里果園摘的水果,您嘗嘗看,味道還不錯。”

    “您也太客氣了,這是我的工作呀。”

    “我喊一聲老師,麻煩您這么久,吃點水果還是應該的吧?收下吧,要不然我有有問題,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那好吧。那我先走了,再會。”

    看著汽車走遠,項意琪轉身過來跟著劉媽一路聊天回來。

    “看夫人心情很高興,拍戲也是很好玩吧。”劉媽看大家都在客廳里玩,沒有那么紛紛擾擾的,好高興。

    “也還好啦,這個角色是跟我很像的,所以倒沒覺得很特別。如果是演個殺手啊,我是武打的惡女,鬼片什么的才有差別,那樣會更好玩吧。”說著還擺出了些電影里精彩的pose嚇的劉媽躲躲閃閃,生怕被她“傷”到。項意琪看劉媽配合的這么好,也是個厲害的人。

    “如果你想要演,可以跟總裁講,要什么角色應該是很簡單事情吧,”

    “那不可能了。這次都是好話說盡他才答應的。”項意琪的嘴巴撅起來,劉媽才信了她的話,“倒是不能多拍,孩子們會想你的。”說笑著進了客廳。

    韓筱允一直還沒有走開,聽她們這樣講,已經開始為日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擔心起來。好像做演員明星是一件很差勁的事情,這不是在說自己一樣,這是指桑罵槐呀。心想著自己倒是要依靠這個生活下去,每一句都是在針對自己,在被她們貶低。她們又沒有指明道姓,她也沒有笨的沖出去打斷,不高興的站了起來,”我先上去休息一下,你們慢慢聊。”

    鄭媛媛不高興,“德行。”

    項意琪也沒注意到韓筱允的情緒變化,也沒當回事還沖著她的背影說:“一會晚飯好了,我叫你。”

    劉媽進了廚房,項意琪繼續和鄭媛媛聊著,不大一會,還正經的一人一句對話起來,練習著背臺詞。

    韓筱允站在二樓聽了一會,心里好笑。不是覺得容易,干嘛要練習了,隨隨便便上去說兩句就好了,只要想到到時候等著看戲,說某某總裁夫人隨便客串,那演技差勁到底,就有她好看了。

    如果名聲太壞,洛子爵會不會跟她離婚。迫于媒體的壓力,離婚的明星夫妻也不是沒有,這倒是個方法,韓筱允高興起來,回房間策劃去了。

    兩個孩子也湊熱鬧圍著兩個人說,“我要當公主,我要當王子。”

    就聽到鄭媛媛跟他們兩個講,“你們現在就是公主和王子呀?為什么要當呢?你們本色出演就好啦。”

    “什么是本色出演呀?”仔仔好奇的睜大眼睛。

    “本色就是你原來是什么樣子?做回自己就好啦。”

    “哦,那就不需要演啦。”囡囡的話軟軟糯糯的,鄭媛媛捏了下她的小臉:“是啊,我們的囡囡真聰明,這么有悟性,太棒了。”

    “都不知道你這樣子去演出,好不好?你看兩個小孩,跟著你有樣學樣的,等洛子爵知道了,會不會罵你啊?”

    “誰知道呢?至少現在,小孩他們倆都很高興,嘗試下也沒關系啊,不一定說,現在就決定他們的未來。我也沒打算長期做下去。”

    那就好,鄭媛媛心里的那點擔心就放了下來。陪著囡囡小公主指揮她的黑騎士哥哥,殺掉看不見的怪獸,玩的不亦樂乎。

    項意琪也拿著手機查些資料,要做的事情還有好多呀。她一認真起來,也是蠻認真的。

    洛子爵回來的時候,孩子們都已經睡了,去查看了兩個寶貝的睡覺情況,攏好了被子,才回到房間。

    項意琪聽到動靜,沖他甜甜一笑,嬌滴滴的說到:“老公,你回來了。”

    這話還是平時回家說的話,為什么今天聽起起來這么奇怪呢,洛子爵看了項意琪一眼,清冷的臉上,只有眼睛珠子動了動。

    項意琪大笑的跑過來,“老公,你回來了。”

    跳到他身上,連著三次說道:“老公,你回來了。”

    洛子爵才受不了,要拉她下去,“發什么瘋?”

    “親親老公,你聽出有什么不同嗎?”洛子爵看出項意琪的不正常,不想被她帶到溝里去,兩手握住她的手,“老婆,是為了你變的更好,才答應你的。你今天上課,要是變成個神經病,就趕緊給我打住,別學了,戲也沒你什么事了。”

    項意琪也摟落了一下兩手,收拾了一下心情,變回溫柔賢淑的洛子爵夫人。

    “入戲了,一時沒脫敏就跑出來了,嚇著你了。”項意琪小兔子一樣的可憐眼神可是哄不住洛子爵大神的。

    洛子爵看了老婆一眼,心知會有變化,變化有點太大了,不能讓這幾集的嘗試,毀掉現在安寧的幸福生活。

    “在干什么?”坐到她之前坐的位置,洛子爵問道。

    “老婆布置的家族作業,一會你也陪我練練唄。”

    洛子爵的大手往腦后一伸,準確的抓住了項意琪的小手,松開他衣領,緊握不放。他轉身過來的同時因為兩人的胳膊是連在一起的,洛子爵在動,項意琪也跟著反翻,被抓住的手扭動到了自己的后背。要是不動,可要被拎斷了。活生生的被抓住了。

    因為動作太快了,她還反應不過來,等一切停下來的時候她已經背靠在洛子爵的懷里。這簡直是一出擒拿手。洛子爵也不懂,靠近項意琪的身體,低下頭來清薄的雙唇靠近項意琪的耳朵,細語的問道:“老婆大人咱們拍的不是情感戲嗎?怎么你剛剛在偷襲我。改拍武打片了”

    項意琪又難受樣子也難看,又不好意思求他放過耍賴的叫嚷起來

    “救命呀,非禮呀非禮呀。”

    馮天羽剛從外面回來,要去看看兩個小寶貝,經對項意琪的房間,聽到項意琪的呼叫馬上就沖了進去。

    洛子爵也來不及捂住她的嘴巴就聽到身后的門被打開。

    “怎么回事?怎么了?怎么了?”

    項意琪聽到大哥沖了進來,就得意了。鼻子里“哼”出一聲,洛子爵的手一抬,項意琪的手就被反折的更厲害。說好的甜蜜夫妻的呢,這會成了撒蜜司夫妻吧。

    看到一個人影站在門口,馮天羽二話不說,一手搭過去,就想再來個背摔什么的。如果沒有洛子爵面無表情的轉過頭來看著他,他就出手了。

    馮天羽看到洛子爵馬上收了手,“這個是怎么回事啊?不是,小意干嘛救命嗎?”

    然后就看到項意琪像個毛毛蟲一樣,從洛子爵的前面先前探出頭來了,“大哥,我在這里。”馮天羽推了推洛子爵,往前走進了一步,看他們倆玩的情趣游戲。

    “小夫妻間的事,你也要管?”這個時候的洛子爵很不高興。

    又對項意琪說道:“老婆,你這么鬧騰,還是不要演了,你這才練習了一天就走火入魔的。”

    項意琪也不愿意呢,馬上跟大哥撒嬌的啦,“不要,不要,我要去演的。我都做功課了。”

    洛子爵轉頭看著馮天羽,希望大舅哥能說句話,忘記剛剛怎么羞辱大舅哥的事了。

    看著馮天羽,男人和男人的視角多半都是一樣的,可不愿意讓自己的女人出去拋頭露面,看馮天羽的意思有些不明確,洛子爵特意說了一句,“家里還有兩個孩子。”。

    馮天羽的眼睛也瞇了瞇。

    洛子爵是真頭疼,雖然項意琪多半是乖巧聽話的,不過這次她先說服自己的理由倒也是頭頭是道的,可是在答應之后還是不太愿意讓她出去,何況還剛剛拉過那么多的緋聞。答應了她,反悔不行,只好讓她大哥收拾她。

    看著馮天羽,意味很明確了。

    馮天羽笑笑,對兄弟飽含深意的眼神視而不見,扭頭看著妹妹,故意眨了眨眼睛關切備注的問道,“你這么快就開始入戲了?”

    “洛子爵,你不應該表揚的嗎?”接收到洛子爵的怒視,馮天羽還是有些為難與心虛的,趕緊避開他的視線。

    在兄弟和妹妹之間,他肯定想幫妹妹的。

    有了大哥的助陣,項意琪一反之前的小兔子形象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