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武俠之絕世魔頭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挫敗

    把心明給搬出來,星冉以為自己想了個妙計,但她高估了這個和尚的氣度。讓心明去殺人,除非他失手,又或者太陽從西邊出來。但莫林山莊現在人去樓空,已經沒有一個人在,星冉覺得自己被耍了,這位馮月清就跟鬼魂一樣,來去無蹤。

    可是,馮月清并沒有真的離開莫林山莊,這個莊子有上下兩層,可以理解為暗道,但入口還是很明顯的,后院有一條小路過去。星冉大意了,只帶著心明氣呼呼的回府衙。可他們在山莊內的一切動靜,都讓殺手瞧見。

    “嗯……收了錢,還回來找我,看來這個丫頭是別有所圖啊。”馮月清一邊說話,一邊看著下邊的人群。

    他面前坐著十多個人,既是手下,也是太原府的商人。在這里,馮月清儼然是個地下皇帝。

    “爺,她不走,是變著法的對付我們,您得想個招啊。”

    馮月清自顧自的發笑“既然不肯聽話,那就沒必要留著了。你——去做了她,下手利索點,別給人留下把柄。”

    另一個人說道“爺,她再怎么說也是皇帝派來的,要是把她給殺了,皇帝派兵過來圍剿的話,我們不是給自己挖坑了么。”

    “不殺她,你以為我們就能活?”

    知府衙門內,天策衛守在門口,星冉和心明坐著吃飯,現在心明沒有胃口,還因為星冉讓他去殺人的事鬧不愉快,滿腦子不高興。

    “小禿驢,你不是被逐出少林寺么?怎么還這副德行。”

    心明表情埋怨“不管小僧是不是少林弟子,都沒有必要替你殺人。佛祖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并沒有說讓去殺人,你動機不純,會有報應的。”

    星冉拍了他的后腦勺“你個蠢驢!還跟我說起報應了。”

    月光高高掛,兩人坐在院子里,卻是不爽的心情。忽然間,星冉感覺一陣怪風飄過,這風來的詭異,是人為造成的。她抬頭看四面的屋檐,沒有人影,這太奇怪了。

    心明這回破了戒,喝了好幾口酒,抒發胸中的郁悶。

    星冉按住他的手“禿驢,你聽到什么聲音沒有?”

    “沒有,就你在說話,放開,我要喝酒。”

    星冉站起來,橫掃四周“朋友,既然來了,為什么不現身?藏頭露尾的,你是只老鼠么?”

    身影赫然出現——殺手!

    三米高的地方,男子手中寶劍寒光,眼神如幽靈一般的恐怖。

    “軒轅劍。”星冉指著他“是馮月清派你來殺我的?”

    劍客不多廢話,橫著就沖了下來,動作快的不得了——星冉翻身閃過,可是劍從她胳膊邊劃了過去,衣服破了,也見血。

    心明的酒杯都被切成兩半“阿——阿彌陀佛!”

    劍客不左停留,再次一劍飛來。星冉用手去接劍,這血在口子上嘩啦啦的下淌,她根本招架不住這把快劍“心明!快幫忙!”

    “施主,不可殺人!”心明上去抓住這劍客的胳膊。

    劍客一掌推開星冉,要刺殺心明,可在內力的對拼上,被心明震出五六米,差點粘不穩。他自知內力不錯,沒想到一個小和尚的內力竟然勝過自己數倍,看樣子,這個和尚并沒有用全力。

    男子捏住寶劍,第一次說了話“你是哪一派?”

    “小僧是少林寺弟子,現在被逐出師門了。你干嘛要殺人?佛祖是不會原諒你的。”

    劍客剛才打了心明一掌,手掌上青筋暴跳,疼的要命“你胡說,你使用的根本就不是少林寺的武功,內力中有四絕的影子,你的師父是西天佛還是刀皇?”

    星冉吐了一口血“你這賊人,管人家師父是哪一位呢,怕死你就說,用不著在這里裝人!心明,上!”

    心明看看自己的雙手“小僧是不會殺人的,但小僧要教訓你一下,你好好的人不做,去當殺手,還殺了那么多人,實在是大大的惡人。”

    和尚出馬,一個頂倆。

    心明出招的速度快的劍客看不清,而且他根本沒有招數,完全是用速度在胡亂的打一通,可是每一掌出去,都能打死一頭牛。劍客躲閃不及,吃了三四掌,隨后,他化作一團白色煙霧消失了。

    心明看不懂“妖……妖怪?”

    “屁的妖怪,這是東瀛的忍術。”星冉說“之前聽李天行說起過,這是煞子中的人才會的,看來當初的宗主,還有余孽尚存,難怪武功這么高。”

    心明過去扶起她“女施主,你不要緊吧?”

    “你說呢?我砍你兩刀試試看?早不出手,非等我受傷了你才動手。”

    挨過心明幾掌以后,劍客輕功飛到一半就不行了,騎馬回山莊,撕開胸口的衣服,掌法已經打碎了他的肋骨,內傷嚴重。

    “你說什么?!”馮月清怒氣上涌“真是個廢物,你連個女人都殺不了?!還說什么那和尚武功蓋世,你當爺是傻瓜?”

    劍客言辭很鎮靜“我沒有騙你,那和尚的內力是我十倍不止,我的五臟六腑都被他打傷了。可能需要兩個月才能恢復。我失敗了,請爺責罰。”

    馮月清很像給他一巴掌,但是沒有打下去“哼!呵呵!!爺我養了你那么多年,你哪一次失敗過?可你不是說過,天底下的人沒有誰的武功能絕對贏的了你么?”

    “除了一個李天行。”

    “是啊,除了李天行,可你現在怎么輸給一個和尚了?你的膽氣都哪兒去了?”

    劍客嘆氣道“爺是知道的,我從不說謊。”

    “算了,你先下去養傷吧。”

    馮月清還舍不得殺他,人下去之后,另一個商人進來了,是吳良,一點平日的氣焰都沒有,成了軟柿子。

    “舅……舅舅。”

    “你還知道我是你舅舅?知道你還幫外人來對付我?”

    吳良苦笑“我那不是沒辦法,那娘們兒想要我的命啊。況且,況且……您不是也想殺我滅口么。”

    馮月清越想越覺得好笑“好外甥,你算是沒白活這么大,你說的對,如果我是你,我也會這么做的。但你別忘了,咱們畢竟是至親,我是你的娘舅,這一點改變不了。”

    吳良回道“舅舅,連你的殺手都失敗了,看來咱們是鐵定斗不過人家,不如暫時先跑路了吧?”。

    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