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網游小說 > 都市超級修仙人 >

第七百八十四章:機場的示威者

    “我們追上后,那些暴徒還想直接引爆核彈,可是他們都是一些普通人,根本不知道核彈如果引爆,我的人追上去后,直接就把核彈帶回來了。”尹老回道。

    冷凡又問道:“核彈是從哪里來的?總不可能是他們自己造的吧?”

    尹老回道:“我們的人馬上查看過,初步判斷是南美的山姆國。”

    冷凡笑道:“這山姆國還真大方,直接送了一顆核彈來。尹老,你們是怎么處理這核彈的?”

    尹老回道:“那就不是我考慮的了,是軍方他們考慮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尹老的一個屬下走來對他報告道:“首長,剛剛得到山姆國領事館的要求,他們要求把我們繳獲的核彈還給他們國家,他們說這核彈是kǒng bù fēn zǐ從他們國家盜取的,然后被賣到了這里。”

    尹老直接爆粗口道:“這群不要臉的混蛋,老子真想沖過去把他們的嘴往死里面抽,太氣人了。

    冷凡肯定也很生氣,他們把核彈運送到這里來威脅,被繳獲后還有臉要回去,這臉皮不是一般的厚。

    “尹老,核彈在哪?他們不是要拿回去嗎?我親自給他們送回去,順便給他們點燃。”冷凡怒道。

    尹老雖然很生氣,但并沒有冷凡這樣沖動,回道:“別激動,這核彈bào zhà可不是小事,山姆過畢竟是全世界移民最多的國家,一顆核彈下去,炸死的人中可能有一半是外國人,其中我們國家的人可能最多。”

    冷凡無語了,接著又說道:“既然不能炸,那就去嚇嚇他們也好。把核彈給我,我去嚇死他們。”

    尹老笑道:“這是好辦法,嚇死他們這群混蛋。”

    核彈危機解決后,港島的形勢也開始慢慢好轉,冷凡的任務也順利完成了。在接下來他與毛彼岸的電話中,毛彼岸已經答應他,開始幫他運輸材料。但是,運輸過程中產生的費用,還是由冷凡來擔負。

    “凡,你這是要逼我把公司賣掉,你知道這一天所產生的費用是多少嗎?你在做決定之前,能不能先跟我說一聲。”周佳琪在電話那頭非常抱怨的說道。

    冷凡沒有去算過,但知道產生的費用是一個天文數字,笑道:“佳琪,你知道那東西對我的重要性,如果不是因為擔心這個世界的規則,我自己把材料送上山去。佳琪,幫幫我,我的那些產業賣了都可以。”

    周佳琪嘆了一口氣,然后回道:“好,我就是上輩子欠你的,我會盡力想辦法。如果可以的話,你在京城去拜訪一下一些銀行家,我想從他們那里低息貸款。”

    “好,我會去想辦法。對了,我還認識一個人,叫李算子,他可是金融界的金手指。”冷凡忽然想到這個人。

    周佳琪也知道這個人,可是這個人已經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她也不知道這個人現在在什么地方。

    “小凡,你知道他在哪嗎?”周佳琪問道。

    冷凡回道:“不知道。”

    周佳琪很想打人了,道:“你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不跟你扯皮了。明天我會來京城,到時候我們一起去見銀行家。”

    “你要來京城?”冷凡驚訝道。

    周佳琪嘆氣的回道:“我媽一個小時兩個電話,每次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淚,你說我能怎么辦?”

    “這?好吧!我在京城等你,你什么時候到?”冷凡苦笑道。

    周佳琪道:“可能要晚一些,這是我臨時決定去京城,我會把這里的事情安排好就動身,應該晚上到。”

    冷凡點頭,接著他忽然問道:“佳琪,你知道袁媛與白喜兩人嗎?他們現在怎么樣呢?”

    “你怎么忽然問起他們來呢?”周佳琪反問道。

    冷凡回道:“我聽說他們最近過得不是很好,所以想問一下,是不是你在后面針對他們?”

    “你這是在怪我呢?”周佳琪有些不悅的問道。

    冷凡馬上回道:“沒有,我只是認為他們以前畢竟也幫我不少,所以希望他們離開后也能過得好。”

    周佳琪哼道:“你倒是心好,但你知道他們走后做了什么嗎?”

    冷凡回道:“是不是搶奪客戶?”

    周佳琪道:“看來你還是知道,不錯,他們就是搶客戶,想要把客戶都搶走了。后來,我派人去質問他們。他們的解釋是,客戶不是他們搶走的,是他們自己主動找來的。”

    冷凡道聽后,說了一句:“或許那些客戶確實是這樣的。”

    “是個屁”周佳琪忽然冒了一句臟話,道:“我都問過了,那對男女新公司開業的第一天,他們就邀請了所有客戶去參觀他們新公司,然后開出了很多優惠。這還不是搶奪客戶?”

    “這?”冷凡。

    周佳琪接著說道:“可是他們卻忘記了一件事,那就是公司里的大客戶把錢投入到你的公司,并不是想要賺很多錢,而是為了巴結你,接近你。所以,就算我不出手,他們也不會把大客戶搶走。而大客戶不走,那些想要巴結大客戶的小客戶也不會走。你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了嗎?”

    冷凡還能不明白嗎,道:“算了,他們的事就不管了,他們如果連這點困難都不能戰勝,就感覺回去繼續打工,不用接著創業了。”

    冷凡與周佳琪說完后,就讓尹老幫他準備機票,他要做飛機回京城。尹老立刻讓人準備,而尹老他自己并不打算回去,因為這里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他來處理。

    休息片刻后,冷凡就動身去機場。在從酒店去機場的路上,街上還能看見示威的人群,都是以年輕人為主的。

    “哎”冷凡嘆了一口氣,看著眼前的一幕,他不知道該說什么該做什么。很快,他就來到了機場,可是當他來到機場后,發現機場大廳正在發生sāo luàn,上千黑衣服蒙面青年霸占了出入口,他們阻擋旅客進出機場。

    “哎,這些人又來搗亂了。”冷凡下車后,旁邊的一位游客說道。

    冷凡問道:“請問,這些人是干什么的?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么?”

    游客看了冷凡一眼后,回道:“你應該也是內地人吧?告訴你,他們就是那些示威人群,為了達到他們的目的,就來機場搗亂。我本來五天前就能回去了,但那天他們也像今天這樣搗亂,所有飛機都停運了。本來以為今天可以回去,那知道他們又來了。”

    冷凡問道:“這里的警v察不管嗎?”

    游客回道:“管,怎么管?上次抓了回去,可是法官又把他們放了,抓了又放,放了又抓,來來回回,這些示威者還會怕嗎?”

    冷凡聽著都感覺麻煩,可是他今天必須回去。他也可以自己飛回去,可是他看著前面那些囂張的示威者,感覺自己如果飛回去,就好像怕了他們。

    “你干什么?”游客看著冷凡向前走后就問道。

    冷凡回道:“當然是登機,我今天要離開。”

    游客說道:“你沒看見路都被堵住了嗎?之前還有人想過去,都被攔著,甚至還被打了。”

    冷凡聽后,那是更加確定自己要走一走了,看看這些示威者會對他做什么。

    游客看冷凡不聽勸告,也不再說了,對旁邊人說道:“這人多半要被打慘。”

    冷凡向大門方向走,隨后就有人攔住了他,喊道:“機場關閉了。”

    冷凡回道:“關閉?我可看著大門是開的,機場的工作人員都在崗位上,我馬上就要登機了,可不能耽誤時間。”

    “你tm的是來搗亂的嗎?”示威者怒道。

    冷凡笑著回道:“搗亂?好像不應該說是我吧?你們這些人在這里做什么?不去好好工作或者念書,在這里當看門狗。”

    “你說什么?”示威者聽到冷凡這樣說,直接就憤怒了。

    冷凡不慌不慢的接著說道:“就算是看門狗,也得讓道,我看你們連看門狗都不如。”

    示威者群起激動,前面幾個馬上就忍不住了,朝著冷凡揮出了拳頭。而冷凡就站著不動,任其那些對他使用拳腳。

    “你們打累了嗎?還有就是你們都沒吃飯嗎?為什么我什么感覺都沒有?”冷凡笑著嘲諷道。這些人都普普通通的人,所以他們無論使出多大的力氣,都不可能讓冷凡受到一點傷,甚至連把冷凡身上的一根毛多做不到。

    “好累,這人怎么打不痛啊?”示威者都打得手痛,所以停了下來。

    “這是個怪物”示威者對冷凡評價道。

    冷凡接著問道:“你們不打呢?”

    示威者道:“你就是皮糙肉厚,我們都是文明人,你是野蠻人。”

    冷凡真是無語的笑了,這些示威者說起來話來,真是不要臉到極點。

    “你們剛剛打我是打累了,而且很多人,還有視頻都看著是你們先對我動手。那么我現在對你們動手,應該算是自衛吧?”冷凡道。

    而這番話還沒等示威者反應過來,他們的臉上就快速的被一只手掌打下去。

    “啪,啪……”清脆的耳光聲傳向四面八方。

    wài wéi的游客看著這一幕,那一個個笑得臉都開花了,還說道:“打得好,這些示威者就是欠教訓,跟他們講道理,他們就會跟你耍流氓。打,狠狠給我打……”

    甚至還有人大聲喊道:“打死他們,打死他們……”

    不到一會,剛剛對冷凡動手的示威者都跪在地上,雙手捂著臉,嘴上還有血跡。

    “動手打人了……”其余示威者忽然大聲喊起來,可是他們的喊聲并沒有讓遠處的警方人員上前詢問,因為警方的人心里面都非常高興。

    “現在知道被打了就叫人了,以前你們不是還要打警方的人嗎?還與警方人員發生沖突,所以說你們這些人都是賤人。”冷凡對他們說道。

    示威者們都閉上了嘴,用一雙雙怨恨的目光盯著冷凡。

    冷凡可不管他們心里面想的是什么,接著說道:“馬上讓開通道,再阻擾大門,我就把你們的嘴打爛。”

    冷凡的這一句話,帶著很強的氣勢,話音剛落,那些示威者身體全都顫抖了一下。接著,示威者都開始退后,不知不覺就讓開了道路。

    冷凡向著大門里外的游客喊道:“現在可以進出了,大家抓緊時間登機,家里面的親人還在等我們回去。”

    游客們聽后,都紛紛提起行禮進出機場了。

    冷凡再看了一眼兩邊的示威者,用一種藐視的目光。那些示威者現在都不敢看冷凡的眼神了,都低下頭沉默。

    一會后,冷凡順利的登上飛機。

    “先生,你可真厲害。”冷凡坐上飛機,還是頭等艙的位置后,一位空姐就對冷凡笑道。

    冷凡看著這位主動對他說話的空姐,長得很漂亮,身材和氣質都是上乘,回道:“算不上厲害,如果所有人都能站出來,那些示威者根本就不是問題。只怪現在沉默的人太少,所以才讓那些囂張的人霸道。”

    空姐聽后,立刻對冷凡投來了崇拜的目光,最后說道:“先生說得太好了,我是本次航空的乘務員徐咚咚,先生在飛行途中有什么要求,可以告訴我。”

    冷凡點頭后,這空姐就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冷凡看了看周圍,然后就看見一位帶著紅色口罩的時髦女子坐在了他旁邊。

    冷凡只是好奇的多看了這女子一眼,這女子就對他說:“看什么看,我是不會隨便簽字的。”

    冷凡就詫異,簽什么字?問道:“我又沒說什么,不看就不看,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

    冷凡也只是隨口一說,但這女人就帶著幾分怒意說道:“你這人真是太無禮了,是不是第一次坐頭等艙,看你穿的衣服就知道是坐一次頭等艙就用了半年的薪水,窮死你們。”

    空姐聽到這邊聲音后,馬上就走來,笑著對那女子道:“小姐,有什么事需要我的幫助嗎?”

    女子馬上說道:“這個人對我太無禮了。”

    冷凡立刻問道:“我怎么對你無禮呢?”20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