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歸真劫 >

第八百二十六章 誰是遁去的一

    仙界前面,諸天神祖議論紛紛,他們都是絕頂人物,智慧如海,管一葉而知秋,可以洞悉一些本質。

    仙界有缺,這是一個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問題。

    如果是天然形成的仙道,那么仙界應該是完整的才對,就像宇宙的誕生,是如此的完美。

    那就只有一種情況,仙界和仙道都是人為創造出來的。

    就像準神祖剛好烙印大道,大道圓滿,但神域世界向諸天轉化還不夠徹底,才會出現缺陷的狀況。

    如果真有一尊不為人知的仙,那么隨著這個仙的實力提升,大道繼續變強,仙界也會發生變化,逐漸向完整的仙界轉化,直到徹底完美。

    “推論雖然合理,但不代表就一定上真相。”

    也有神祖強者持不同的意見,在他們看來,沒有人能創造圓滿的仙道,前一個宇宙不曾有,這個宇宙也不會有。

    因為前一個宇宙的最后的生靈只有道德天尊,原始天尊和靈寶天尊,三天尊各知彼此的底細。而這個宇宙是諸天神祖的宇宙,但凡有一個強者崛起都瞞不過他們,不可能有人悄然創造出仙道而不為他們所知。

    “發大家不用爭,不管仙界是自然形成的還是認為創造的,都是好消息。”

    有些強者卻看得很開,因為他們的壽元還很充足,不像那些生命走到盡頭的生靈,要急迫的進入仙界,他們還等得起。

    一個神祖強者還微笑道:“如果仙界是自然形成的,那總有一天會成長到完整的程度,向我等開放,如果是人為創造的,這正好證明有這么一條路,我等也有機會創造仙道,創造屬于自己的仙界。”

    很多強者反應過來,紛紛露出喜色,不錯,不管是哪一種,對他們來說都是好事,都有機會長生不死。

    “我還是希望仙界是自然形成的。”

    有人說道:“我可不愿意向我們的世界里的那些螻蟻一樣,成為別人世界里的螻蟻,任人宰割,受盡壓迫,看人臉色。”

    很多人附和道:“不錯,我們都是諸天萬界的主宰,怎么可能居于人下,這是不可接受的,比殺了我們還難受。”

    諸天神祖和萬界主宰高高在上慣了,習慣享受無上的權勢和眾生膜拜,是不可能接受被別人俯視和壓制的。

    “不知原始道兄是否到達半仙之境?”

    突然,有神祖看著一言不發的原始天尊,其他人也紛紛看了過來,此人繼續說道:“原始道兄是我們當中境界最高之人,對仙界的看法必然超出我等許多,不妨請原始道兄為為等等解惑一二。”

    “那還用說?原始道兄肯定站在半仙之境中,他的大道也肯定沾了半個仙字,而且盤古幡早已是半仙重器。尤其是玉清天,這些年更加神奇,有一點點仙界的氣韻。”

    有人哈哈大笑,恭維原始天尊,在拍他的馬屁。

    原始天尊的神色很淡,并沒有顯得自得和把持不住,淡淡的說道:“我不想隱瞞各位道友,我攤牌了,不錯,我已經站在半仙之境中,不過距離仙之境界,仍然遙不可及,大道超脫了宇宙,卻還在仙道之下。”

    原始天尊環顧四周,目光最后落在同樣遙不可及的仙界上,雙眼道光迷蒙,有點點的仙光飛舞。

    “我走過半仙之境,我知道其中的艱難,想必師兄和師弟都深知其中的艱難。”

    原始天尊看了靈寶天尊一眼,繼續說道:“個別正在走半仙之境或者已經在半仙之境中苦渡的道友,想必更加清楚。所以我不覺得這個仙界是人為創造出來的,前一個宇宙的至強者沒有,這個宇宙同樣沒有這樣的人。”

    原始天尊活了兩個宇宙,他的話分量很重,所以在場的諸天強者都差不多信原始天尊的話。

    “仙界只能是自然形成,人力有盡時,神祖強者同樣如此,因為這個世上本無仙。”

    原始天尊淡然說道:“不過即便仙界有缺,我們也有一線生機。正所謂大道有缺,后天補之,既然仙界不全,那我們來補上缺失的部分,如此便可完善仙界,共同成仙。”

    “哦?愿聞其詳。”

    少年神探狄仁杰之破繭

    諸天強者露出喜色,緊緊的盯著原始天尊。

    原始天尊頓了頓,享受這種諸天神祖唯他馬首是瞻的感覺,過了一會才說道:“仙界的不完美才符合大道規律,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仙界現在的模樣正好是天衍四九的部分,合該由我們來補全缺失的一,或許這也是冥冥中對我們成仙的最后一個考驗。”

    “不愧是諸天第一人,原始道兄說得透徹,直指本質。”

    諸天強者又是一通馬屁奉上,然后說道:“該如何做,原始道兄下令便是,我等甘為馬前卒,聽憑原始道兄差遣。”

    “各位道友嚴重了,這是我等最后一個大劫,能不能進入仙界,得享長生,就看這一次了,我等勠力同心,同舟共濟。”

    原始天尊心里很受用,但嘴里說出來的又是另外一番話。

    他說道:“誰是那個遁去的一,我們不知道,所以一個一個的來,全部釋放自己的大道,并且搬來各自諸天和世界的神形,讓大道親近仙道,讓諸天和世界的神形來試圖彌補仙界缺失的部分。”

    原始天尊看著所有準神祖,神祖強者,繼續說道:“一個一個的試,總有一個人的大道會被仙界認可,諸天或世界的神形可以彌補仙界缺失的部分。”

    原始天尊的一番推論和見解合情合理,引得所有強者亢奮和激動不已。

    原始天尊環視一周,最后說道:“各位道友,誰先上前一試?”

    仙界前面的強者頓時寂靜下來,你看我我看你,誰也不主動上前一試,因為試道有風險,決斷需謹慎。

    他們之前就有很多強者被仙界自我保護而迸發的仙光轟死了。

    “誰的大道得到仙道青睞,水電世界神形可以彌補仙界缺失的部分,可以說誰就是仙道認可的第一仙,在眾仙之上。”

    原始天尊見沒有人上前,又拋出一個誘惑。

    很多強者自然都無法拒絕這個誘惑,足以讓他們冒險一搏,爭先恐后的說道:“我來。”

    一個神祖強者搶在前面,他飛到仙界前面,小心翼翼的靠近,然后忐忑的釋放自己的大道,讓大道觸及仙界,觸及無處不在的仙道。

    “可以啊,仙道不排斥我的大道。”

    這個神祖強者欣喜若狂,回頭對所有人大笑道,然后迫不及待的祭出他的諸天神形,向仙界送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仙界爆發仙威,仙光澎湃,將他的諸天神形轟飛,不給靠近。

    “你不行,讓我來。”

    又有一個神祖強者飛身而起,那個神祖強者沒有被仙界所傷,他的膽子大了不少。

    第一個神祖強者失落無比,不甘的退了回來。

    就在諸天強者一一以身試驗的時候,古風正盤坐在一顆死氣沉沉的星辰上,這里距離仙界所在的虛無空間非常遙遠,不知個性和多少星域,如果不是有意,根本沒人注意到這里。

    “這些諸天神祖不全然是吃干飯的,推論竟然接近事實真相。”

    “不過原始天尊太自傲了,以為他無人可及,不可能有人走在他前面。嘿嘿……聰明反被聰明誤,原始天尊智慧廣大,也有看錯的時候,這個仙界,還真就是我創造的。”

    古風好整以暇的坐著,抬頭看著仙界,就像在看戲,看得津津有味,不時冷笑評論一番。

    當他聽到原始天尊準備彌補仙界時,他終于嚴肅起來。

    原始天尊雖然猜錯了仙界的來歷,但彌補仙界卻說到點子上,和他想的出如一轍,以前他和女媧等人就曾有過這種假設和推論。

    “不愧是號稱諸天神祖第一人的原始天尊,眼界和氣魄都是數一數二的。”

    古風不得不佩服原始天尊,雖然雙方敵對,卻也無法昧著良心貶低原始天尊。

    不過原始天尊雖然和他想的一樣,但他一點也不擔心,反而臉上掛著狡詐的笑,眼中閃動興奮的目光。時光微涼情可暖心

    他一點都不擔心原始天尊能補全仙界,悠然自得的坐在山巔,觀看虛無空間。

    因為仙道是他的仙道,仙界是他的神魂世界。

    仙道能不能親近諸天強者的大道,諸天神祖的神域世界的神形能不能進入他的神魂世界,他說了算。

    古華一方都知道仙界的底細,所以不管出關的沒出關的,都沒有去湊熱鬧,任由諸天強者蹦跶。

    “原始天尊真是一個好人啊,幫了我的大忙。”

    古風欣喜無比,渾身散發大道氣息,體內仙道運轉,準備通過神魂世界中的仙道來感受諸天神祖的大道道韻,汲取諸天神祖的大道養料來壯大他的仙道。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古風雖然在史前宇宙的廢土上進軍神祖境界時,曾大夢萬古,看遍古往今來所有神祖強者的大道,以萬道為柴,升華他的半仙大道。不過現在又可以近距離,全面的觀摩他人的大道,何樂而不為?

    他在沉睡中夢萬道,就像走馬觀花,看得不是太透徹。而現在諸天神祖強者為了補全仙界,全身心的放開自己的大道,完全不設防。

    還有什么時機比現在好?他可以放開他的大道,迎接諸天神祖的大道,諸天神祖的大道完全鋪展在他面前,所有道紋排列,細致入微。他可以盡情觀摩,參悟,擷取有用的部分為己用。

    “感謝原始天尊,這種機緣要是錯過,會被天打雷劈的。”

    古風笑得燦爛,嘴角差點裂到耳根處,露出一口大白牙。

    他選擇性的接納諸天神祖的大道,攔截諸天神祖的諸天神形。

    仙界外,一個個神祖強者沮喪無比,他們都沒有成功。

    仙道對他們的大道來者不拒,偏偏就是排斥他們的神域世界的神形。仙界就像有靈一般,看不起他們的神域世界,就像對待破銅爛鐵和垃圾一般。

    是的,古風看不上這些諸天神祖的神域世界的神形,所以遙控仙界排斥諸天神祖的神域世界的神形。

    如今的神魂世界要成為完勝的仙界,一般的世界神形來彌補根本無用,只有半仙之境的強者的神域世界蘊含一點仙精,才有作用。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古風很貪婪,如果諸天神祖發現他們的神域世界的神形對仙界不起作用,后面的諸天神祖有可能放棄繼續實驗,他就失去了觀摩諸天神祖的大道的大好機會。

    仙界前面的諸天神祖乘興實驗,失望而歸,充滿沮喪和失望,已經有十多人上前試了,沒有一個人的神域世界可以進入仙界中。

    有人說道:“不是我要質疑原始道兄,我覺得這個推論不見得正確。”

    “不要急,穩住,后面的繼續上前試。”

    不待原始天尊說話,虛皇等人就已經開口加油打氣,說道:“補全仙界豈會這么容易?遁去的一又豈會好尋?前面的失敗了,不代表后面的道友中沒有人是遁去的一。”

    正在津津有味觀看一個諸天神祖的大道的古風,雙耳齊動,聽到這句話,自語道:“是該給你們一點甜頭嘗嘗了。”

    又有一個神祖強者靠近仙界,不出意外,他的大道輕而易舉的就和仙道交融在一起,他又開始祭出他的諸天神形,向仙界送去,正當他以為他要和前面的神祖強者一樣要失敗退走時,突然,他的諸天神形進入仙界一小半。

    “哈哈,遁去的一就是我。”

    這個神祖強者亢奮無比,得意的大笑。

    其他神祖強者羨慕和緊張,敵視和不甘,不一而足,連原始天尊,靈寶天尊等都爆發恐怖的氣息,盯著那個神祖強者。

    然而不管那個神祖強者如何催動諸天神形,再也不能讓諸天神形前進半寸,只有小半在仙界中,大部分卡在仙界外面。

    “看來你不是遁去的一,下來吧。”

    在其他神祖強者暗中松了一口氣,那個神祖強者滿臉遺憾的收回諸天神形和大道,退了回來。

    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