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

第五百九十四章:婚期已定

    “多大的把握?”韓冷軒是問肖鑠是否可信。

    “你放心好了,這次肖鑠絕對不敢跟我們玩心思的。”楚瑜拍拍韓冷軒的肩膀,又進一步解釋道,“我調查到肖鑠不少的黑歷史,他曾經也犯過事,但讓人背鍋了,如果我要是檢舉揭發他,他保準跑不了。另外,肖鑠對冷林廷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忠心,他背著冷林廷貪了三億美金,要是讓冷林廷知道,冷林廷肯定饒恕不了他的。當時我還嚇唬他,會親自把這件事情告訴冷林廷,當場這小子就差點嚇尿了,肖鑠衡量左右回不去,還不得好,就答應替我們做事情了。”

    “這幫可惡的家伙,喪盡天良,等這件事情處理好,我要通通把他們送進監獄。”韓冷軒氣的不輕。

    楚瑜對這些惡毒的人也是痛恨至極。

    稍微發泄一番,韓冷軒看向楚瑜,“就算是這樣,也不能答應,肖鑠那個人必須要警惕。”

    “你的意思我明白,只不過冷林廷現在發現了你的存在,下面對我們來說的確有些麻煩,很不利于我們開展工作。”楚瑜為此發愁。

    “車到山前必有路,既然我韓冷軒這次大難不死,說明老天爺也是站在我這邊的。”韓冷軒寬慰一聲。

    兩個人對視一眼,均是無聲笑笑。

    楚瑜走后,韓冷軒臉色陰佞至極,牙齒緊咬,“冷林廷,我倒是想跟你搏一搏,究竟是你厲害,還是我韓冷軒技高一籌。”

    顧依依自從跟冷林廷試過婚紗后,冷林廷居然允許顧依依走出了客房,在別墅里轉悠。但不允許顧依依出別墅的大門。

    顧依依雖不情愿,但如今她已經走出了客房的門就是一種進步。

    顧依依在這座別墅逛了逛,面積挺大,總共三層,之前關押顧依依的是第二層。

    這里裝修的主打風光就是歐士范。

    就好比拿客廳來說,白色柔軟的進口沙發,厚厚精致的進口地毯。墻上掛著油畫,旋轉樓梯涂著白漆。

    就在沙發最前方,還有著歐洲中世紀的壁爐,此刻里面閃爍藍色的火光,將熱傳遞到四周,令房子變得暖烘烘的。

    整體風格浪漫唯美。

    這里的仆人很多,個個穿著女仆裝,雖說對顧依依很客氣。

    但顧依依還是能夠從她們的眼神中感受到她們眼里的鄙夷。

    也許在她們看來,顧依依一個落魄,又懷孕離異的女子無論如何是沒辦法匹配的上冷林廷這種成功人士。

    但對顧依依而言,冷林廷純粹就是一只披著羊頭的狼。

    內心注滿了各種骯臟的算計。

    久而久之,顧依依還是習慣待在了那間小屋。

    冷林廷走進別墅,女仆向前匯報顧依依的情況。

    冷林廷了解一番,去了樓上。

    顧依依又在縫制小孩子穿的東西,見到冷林廷走進來,也不再是一味的警惕。

    她已經基本確定,冷林廷留著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必然另有他用。

    短時間內,冷林廷肯定不會傷害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婚期我已經基本定了,不出意外,下個月底我就想舉辦。”冷林廷聲音慈潤,但卻似針扎了顧依依的心尖,導致顧依依分神,手里的zhēn cì入了手指頭,當場又血跡冒出。

    顧依依低呼一聲,抓緊拿過抽紙擦擦。

    但某人卻是搶先一步捂著顧依依手指,拿過抽紙親自按住她的傷口。

    顧依依不喜,想抽回手,但冷林廷死死按著,嘴角卻是勾著冷笑,“怎么聽到要和我結婚就這么激動?”

    為什么顧依依聽出了冷林廷語氣中的一些憤怒?

    抬頭,顧依依看去,冷哼道:“我從來就沒有答應過要和你結婚。”

    “這可由不得你。”冷林廷語氣冷厲一些,“現在你難道還指望韓家其他人來救你?別想了,現在韓家人都自顧不暇,怎么會顧及你?何況他們認為你是謀害韓老太太的兇手,只要你敢露面,他們必定不會饒恕你。”

    聽到韓家人的情況,顧依依的心情緊張一些,咬牙抽回她的手,“你又對韓家做了什么?”

    “現在韓冷軒名下的股份已經全部轉移到了寧寶的名下,就連韓穎也打算這么做,如今寧寶就要操控整個韓家,你認為韓家的命運會如何?”冷林廷的嘴角凝著冷笑。

    顧依依睜大眸子,心驚不已,這豈不是意味著韓氏就要落入王強坤和冷林廷的手里?

    “冷林廷,你也太惡毒了吧?韓氏企業那是韓家人辛辛苦苦幾輩人打下來的江山,你憑什么要霸占?你這分明就是空手套白狼,我鄙視你!”顧依依氣壞了,臉色漲的通紅。

    “憑什么?呵呵,依依你還真是單純,居然會問這么傻的問題,我占據韓氏,自然是為了想霸占韓氏的錢,何況他們欠我兩條人命,我這么做,也是為了報仇雪恨。”冷林廷認為自己很有道理。

    顧依依無法理解,“就算是韓氏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但你不同樣迫害了韓家人?如今冷軒的爺爺,奶奶,他的父母,包括冷軒自己都被你害死了!韓氏虧欠你的也早就還完了!說白了,你就是過分貪婪。冷林廷,你會遭受報應的!”

    “報應?”冷林廷冷笑,“我從小就是這么活到大的,在跌跌撞撞的現實里,生活更是教給我,做什么,喜歡什么就要想盡辦法爭取到手里,哪怕是不折手段。至于你所謂的報應我至今還沒有見過,相反你認為的好人,他們又獲得了什么下場?”

    什么好人有好報,惡有惡報,都是假的!那都是愚昧人的說法。

    只有經歷過殘酷的現實,才會發現這個世界本就是那么的不公平,如果想掙脫枷鎖,那就自己想辦法去爭取。

    要不然只會被人踩在泥濘里。

    “你太偏執了!人有追求本沒錯,但錯誤的是,你過度放大了**,膨脹了自己,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更重要的是你還以一種極其不道德,乃至超出了法律界限的手段去獲取,這種注定是不會有好下場的,你早晚會為自己的錯誤買單的,只是時機不到而已!”顧依依怒忿,冷林廷的思想太可怕了,這根本就是一個危害社會的毒瘤。

    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