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香火煉神道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葫蘆山

    妖族初生,不成氣候,不足千數,說是一族,也是為夸大之詞。

    唯有徐渭知曉,萬物生靈皆可化妖的妖族的潛力是如何巨大,欲要使得蠻荒大陸的神獸種族改朝換代,人族不行,但是妖族可行。

    妖多以獸類成妖,為妖獸,就連神獸后裔若是放棄神獸尊位也可謂妖獸。

    帝流漿降落乃是機緣,不可每日都降落與蠻荒大陸,否則必然引起窺伺,徐渭也只是隔一段時間命令眾星神借助星辰運轉之際,將帝流漿灑落大地之中。

    徐渭以神念巡視大地,能感應到各處孕育的靈性,妖族的誕生對萬物生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可惜的是妖除此誕生,必定要經歷一劫,便是欲念之劫,從無到有誕生靈性,靈智擁有智慧,乃是取了天道之巧,也需要承擔相應的劫難。

    若是度不過欲念之劫,那就將陷入到萬劫不復之地,淪為妖魔,終身被欲念把持自身,直到身死道消。

    青女的叮囑便是在此,至于妖羅,徐渭未曾叮囑,本身就不凡,為昔日白云神主麾下坐騎,哪里是那么容易被欲念誘惑,更何況點妖術一出,此術本身也有一些修持自身心境的作用。

    妖現大地,而此刻的蛇蝎山也陷入到平靜之中,也開始有一些生靈動物開始遷移進入其中,畢竟十萬里的大山,毫無生靈存在,也沒有天地的威脅。

    那蛇蝎山每日異動,周玄立下符詔前去鎮壓,蛇蝎兩族族長被困,也是無可奈何。

    蛇蝎山脈的另外一處山峰,一處陡峭之處,一顆七彩葫蘆藤正在不斷的生長,吸收著日月精華,山川地脈的靈氣,周身流傳著先天道韻和另外一種力量,十分的不凡。

    被徐渭給屏蔽住氣機,更有先天靈根本身的隱蔽之道,誰也無法察覺,那昔日被天火燃燒的大地之上竟然誕生了此種領悟。

    七彩葫蘆藤總共結下了七只葫蘆,赤橙黃綠青藍紫,一同的生長,不在是一只只結出,每一只葫蘆都蘊含著截然不同的力量,都是非凡的力量。

    這一刻夭折的先天靈根在徐渭斡旋造化的神通之下,開始展現出其威力來。

    一顆先天靈根絕對不弱于一件先天靈寶,徐渭來此世這么長的時間,先天靈根只見過九幽神蓮和這葫蘆藤。

    九幽神蓮每顆蓮花都不凡,但是本源分散,卻是不如這每一顆葫蘆。

    先天靈根的成長即使有著徐渭的庇佑,也需要時間,暫時七只葫蘆還未曾長成,徐渭也沒有辦法對付蛇蝎,而蛇蝎也被困在蛇蝎山之中。

    “神道敕令:山神何在?”

    徐渭降落到蛇蝎山,下了神道符詔,從遠處敢來一處九品靈山山神,在封神榜之中屬于末尾,身前也是一個天師,不過不入流,參與封神之戰很快就隕落,好在福源不錯,死后封神,得到一個神位。

    “小神見過神上。”

    那山神名為田茂,手持一根碧綠藤蔓拐杖,靈氣非凡,他見徐渭面容模糊,神道品階天然壓制,小心翼翼的行禮道。

    “蛇蝎山來歷你可知曉?”

    “小神知曉,乃是蛇蝎兩族族長為了阻礙人族伐州之戰特意開辟而出,后被天庭戰神率領十萬天兵以天火大陣討伐,煉山成囚牢,將蛇蝎兩族族長以及其麾下精銳困在那座山中。”

    “你的消息倒是靈通。”

    “神上見笑了,我等小神如今行事如履薄冰,人間如今大能無數,更有神獸種族的天驕,不多掌控一些消息,恐怕哪一日死都不知曉。”

    “你也是膽小,你雖為小神,可是也是上了封神榜的神靈,封神榜不被毀,就算是你等身死,也能從封神榜之中重生,你等如今代表的是我天庭的顏面,只要不違背天庭規則,犯下大錯,行事當無所顧忌。”

    “神上所言極是。”

    田茂也很無奈,他一個九品小神,雖然也聽聞過封神榜的妙用,可是至今還未成有神靈隕落,從封神榜之中重新凝聚神體。

    而且聽聞從封神榜之中凝聚神體的要求也不簡單,功德不在少數。他如今還想積攢功德提升一番神道品階,要是能入天庭為天神,在整個三界也算是一號人物。

    徐渭搖頭不語,他也知曉處境不同,行事自然不同,如今天庭看似勢大,卻不是鐵板一塊,拓跋昊日占據玉帝之位,野心勃勃,背靠九仙,不可小覷。

    “本尊喚你前來,便是要讓你成為這十萬里蛇蝎山脈的山神,你也知曉拔山晉神之術,山神的管轄的地域若是擴大,這十萬里蛇蝎山脈至少足夠一個七品山神,若是機緣,突破六品山神境界也未嘗不可。”

    田茂一聽,頓時心中大動,此十萬里蛇蝎山雖然有危機,但是機緣更大,按照神道晉升品階,積攢功德,若是沒有機緣,恐怕百年都沒有機會晉升一品。

    而此刻有機緣一舉晉升三品,要是真如這天神所說,恐怕還有機會成為天神,屆時地位不可想象。

    拔山封神亦或是通過擴張神域范圍提升品階之法,徐渭并未傳下,避免人間這些山神水神相互對付,導致神道混亂。

    雖然此舉會導致下三品神靈生機不足,但是也會使得這些神靈全力積攢功德。

    “小神領命,一定看守住蛇蝎山,不會讓蛇蝎兩族族長有任何的異動。”

    田茂心中明悟,這么大的機緣想必與那蛇蝎脫不了干系。

    “并非你想的那么簡單,此神道符詔能讓你改換山神執掌之山體,便是在這蛇蝎山之中任何一處,不得與眾神交流,只聽本神命令,等待時機,看護七彩葫蘆藤,照料生出的七個葫蘆娃,之后的事情,本神之后會有交代。”

    “田茂領命。”

    神道符詔一出,那其中蘊含的東王宮神印一眼就能看出。

    田茂的神印融入了神道符詔,頓時與周遭地脈相連,化身為蛇蝎山脈那處葫蘆藤所在山體的山神,能管轄方圓百里的范圍。

    至于那拔山晉升品階之術,也在神道符詔之中一并傳授而出。

    對于徐渭來說,一個九品小神太弱了一些,面對蛇蝎兩只神獸,一點都承受不住。

    蛇蝎的實力,至少要天庭正神才能正面的對抗。

    徐渭走后,那田茂也回到了那一處孕育著七彩葫蘆藤的山體之中。

    “這究竟是什么?”

    田茂根本就無法窺測先天靈根的玄妙,只是再次觀看一番先天靈根的成長,田茂都感覺到自身對天道的參悟在不斷的增長,境界的提升,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身為此地山神,立刻梳理地脈,調動周遭靈氣匯聚在此處。

    山中有神,神靈居所,山中靈氣頓時上升三成,其中被田茂牽引之后,葫蘆藤蔓的成長速度變得更快。

    其中的靈性開始孕育出靈智,有了簡單的意識誕生。

    田茂搖身一變,化為一個老頭,每日澆水灌溉,細心照料這葫蘆藤,讓其盡情的吸收日月精華,大地山川靈氣,偶爾也與那葫蘆藤交流幾句。

    生前能修成天師之輩,哪一個都是能夠忍受寂寞,不與任何仙神交流,原本十萬里之外的一處神廟也開始變得荒蕪。

    山神等大多都在自己的居所,一個田茂的消失也會被認為是在閉關,翻不起任何的風浪。

    周玄偶爾神眼巡視蛇蝎山,發現多出了一個山神,但是葫蘆藤倒是不知曉,這山神身上有著東王公符詔的氣息,他也只是當做是徐渭所為,用來看守蛇蝎山的異動,未曾多做在意。

    只要蛇蝎山被破,他能夠第一時間察覺。

    失去了心臟之后的周玄,感情淡薄,鐵面無私,在天界之中,威名赫赫,也下手懲治了一些天兵天將之中不服管教之輩,手段頗為嚴酷。

    如今天庭談論起周玄,一個個都面色有異,這周玄突然發生如此變化,人間的姜歡也變得郁郁寡歡。

    之前周玄雖會閉關修煉,但是也會告知,經常下界見姜歡,身為天庭正神之一,周玄在天庭的權力還是十分之大,南天門進出自由。

    而此刻天庭也未曾對天庭神靈的進出進行限制,天神不過二百左右,皆都相識,至于天兵天將地位更低,都在軍營之中。

    這一日,姜歡忍受不住了,她倒是想要問一問周玄究竟是何意思,一對情侶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喚神之法,白云教和白蓮教皆都有傳。

    只見姜歡面前的戰神廟之中,香火裊裊,不斷的匯聚,而她手掐著印訣,從天空破開一道光點,降落在神像之上。

    “喚本神何事?”

    周玄神念分身降落而下,冷淡無比的聲音傳出,要不是故人,他早就離開。

    姜歡面露出凄慘的神色,道:“你為何不再下界,難道忘記我了嗎?”

    “是你?”周玄遲疑了一番,才從記憶之中想起了姜歡,淡淡道:“不知姜歡師妹有何要事,本神事務繁忙,天庭還有要事在身。”

    “你是周玄嗎?”

    姜歡本來就察覺到不對勁,周玄自蛇蝎山脈一役之后,過去了月余的時間,竟然都未曾來過一次,連口信都未曾傳出。

    “自然是,難道在這戰神廟之中還有神靈敢占據本神的神像,本神神位天庭正神之一,誰敢挑釁本神。”

    自蛇蝎山一戰,周玄的實力也展露而出,無論是人族還是神獸種族皆都無比的敬畏。

    “那你怎么回事?為何不現身一見,還要我親自喚神名,讓你下界。”

    姜歡更是不解,這卻是周玄,氣息一般無二,雖是神念降下借助香火凝聚而成,但是她不會看錯。

    “不要胡鬧,若無要事,本神去了,喚神之法不可亂用,否則本神取消你的喚神資格。”周玄神念消散,回歸天庭。

    “周玄你!”姜歡頓時怒了,她不知道周玄究竟怎么了,心中也生出一些擔憂,周玄身為白云一脈唯一肉身封神之人,可是占據了好大的氣數。

    人間整個白云一脈靠的都是周玄這么一位天庭正神,至于白云神主神名依舊響亮,可是誰其在天庭之中的地位如何。13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