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我在大唐當秀男 >

第四百九十章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在神都北門安喜門,豎著一副巨大的木制告示牌,告示牌上張貼著一張巨幅告,告的字顯赫,內容帶著凜然殺氣:

    “劇盜飛天彪邯信,入宮偷盜重寶,罪在不赦,于明日午時三刻,于法場斬示眾,以儆效尤!”

    有許多人圍在告示牌前面,引頸觀看告,并且紛紛出了議論之聲:

    “飛天彪是誰?他偷了什么重寶?居然罪在不赦?!”

    “連飛天彪都不知道,真是孤陋寡聞!他可是神都最有名的神偷!偷東西從來沒有失過手!”

    “吹牛也不打草稿!從來沒有失過手,那他怎么被抓了?”

    “他不是當時被抓的,而是在偷到手之后一個月被抓的,據說是被人告的。”

    “對,是這樣的。我還聽說,他從皇宮里偷出來的是和氏璧。和氏璧知道不,那可是傳國之寶,價值連城!”

    “啊,偷和氏璧?難怪要斬示眾!”

    在人群之,有一女子,頭上帶著斗笠,手上提著籃子,看似村姑,聽了眾人的議論,擠到前面,一雙靈動的眼睛在告上掃了一遍,然后又一言不地擠了出去,提著籃子離開了城門,鉆入了一條小巷子。

    在進入巷子之前,她的腳步是沉穩的,一步一個腳印,可是一到了小巷子里,她扭頭回顧了一下身后,見沒有人跟隨,便撒開了腳步,快步如飛,穿過了好幾個坊,來到一處普通民居門口,伸手拉起銅門環,著急地叩了幾下,門環出清脆而急促的響聲。

    吱呀~

    門打開了。

    從里面探出一個女子的頭,這女子相貌頗為清秀,看到這村姑,認識是自己的同伙,便把門完全打開了,讓她進去,然后再把門關的嚴嚴實實,關切地問道:

    “小靈,你探聽到什么消息了?”

    “小雪,出大事了!主子在嗎?”被稱為小靈的村姑一邊急切地說,一邊拿去頭上的斗笠,露出一頭秀和秀美的容顏。

    小雪聽了有些驚慌,急忙說:“在的。”

    小靈三步并作兩步,穿過前庭,跨進正堂。

    這處房屋,從外面看是一處普通民宅,但是到了屋內,就不是普通民居了,正堂內闊大,氣派,四壁擺放這許多兵器,有一種莊嚴凜然之感,好像是某個兇惡組織的議事之所。

    此時,在正堂的主位上,坐著一位端莊秀麗的女子,她就是劫持了皇嗣李旦,又向武則天傳遞了交換人質通牒的事主——小梅,李棠梅。

    在小梅下手的左右兩側,坐著七八位身穿綠衣的年輕女子,她們對小梅都非常的恭敬。

    因為,她們都是直屬于小梅的血靈系的蛇靈成員。

    蛇靈是一個極其怪的幫派,每個蛇手下都有一支自己的私人隊伍,這支隊伍雖然也叫蛇靈,但是與總蛇肖清芳沒有什么關系,與其他蛇系也沒有什么聯系,她們只忠于自己的蛇。

    自打小梅從莽青松手里搶到皇嗣李旦之后,這批手下便被召喚了過來,負責看護人質。

    之前在那座神秘的王府,后來,王府暴露后,小梅便秘密地轉移到了此地。

    由此可見,這兒不是普通民宅,而是蛇靈的一處據點。

    “主子,不好了,飛天彪將于明日午時三刻在法場行刑!”小靈進入議事廳后,用非常急促的語氣稟報道。

    “什么?!”聽了小靈的稟報,小梅豁然站了起來,臉上浮現極其震驚的神色。

    在將紙條傳遞出去之時,小梅便有一種預感,或者說是擔憂,武則天很有可能不會同意交換,反而會派禁衛進行大肆搜查。然而她沒有想到,武則天她想象的還有惡毒,居然不管不顧,要在法場將邯信斬!

    看到小梅的表情,小靈有些惶遽,低垂下眼睫,用戰戰兢兢的語氣說道:“我在城門口看到告示,說要將入宮偷寶的邯信在法場斬示眾,時間就是明日午時三刻。”

    小梅氣得火冒三丈,抬手一拍椅背,怒聲叫道:“這個老妖婆,實在太可恨了!”

    說完,她怒沖沖地離開了議事廳,提著短劍,進入了一間地下密室,在那里關押著李旦和琴羽。

    今天李旦很乖,沒有叫喊,所以也就沒有被下迷汗藥。他正無所事事地躺在榻上,眼睛呆地望著天花板。

    “公子,你很快就自由了。”琴羽坐在榻邊,語氣歡快地說。

    李旦沒有出聲。

    “我偷聽到小梅她們的說話,她要拿你跟皇上交換一個人。”

    “呃?”李旦聽了,眼神之露出了關切的神色,示意琴羽說下去。

    “一個關押在天牢的死囚,是小梅的相好!”

    聽了這話,李旦蒼白的臉上總算有了一些血色。他雖然認為自己在母皇眼里并沒有多么重要,但是,總是一名死囚要重要一點吧,他覺得這種交換應該不存在問題,應該能夠成功的。

    “原來小梅也有關心的人!我還以為她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呢。”琴羽眉飛色舞道,她是真的為李旦高興,也為自己的未來興奮激動。

    在李旦被劫持的時候,她陪他一起走過,算是共同經歷了苦難,那么,接下來,共享榮華富貴應該是自然而然的了。

    正在這時,從密室外面傳來一陣鎖孔被扭動的咔噠之聲,緊接著,密室的門被一腳踹開了。

    一個沉浸在對自由的向往,一個陶醉于對未來的憧憬,聽到這極其不協和的聲音,幾乎同時扭頭,驚恐地看向門口。

    只見小梅殺氣騰騰地出現在門口,手提短劍,直指李旦的咽喉,厲聲喝道:

    “武旦,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見了此種情景,李旦不知道小梅為何如此暴怒,嚇得魂飛魄散,急忙向木榻的里側翻滾。琴羽也是花容失色,不過,她還是沒有失去鎮定,第一時間沖上前,張開雙臂擋在小梅的面前,她知道小梅不敢拿她怎么樣,用責備和不解的語氣問道:“小梅,你這是干什么?”

    “武旦,你那惡毒的娘不要你了,你活在世上就是多余的。”小梅怒氣沖沖道。

    聽了這話,李旦就知道,交換的事情黃了,他的臉色于一瞬間變得如紙一樣蒼白,渾身上下的力氣好像一下子被什么東西抽空,變得軟塔塔的。

    琴羽心里也是很吃驚,不過,她表面上還是擺出一副從容淡定的樣子:“小梅你能說明白一點嗎?”

    小梅抬手一指李旦,憤慨地說:“實話跟你說吧,我向武媚娘提出拿一個關在天牢的人交換他,但是,她不但不同意交換,還要把我說的那個人殺了,明日午時三刻,在法場斬!你說,我還能留她的兒子嗎!”

    此時,李旦欲哭無淚。在母皇眼里,我連一個死囚犯都不如!一種想死的情緒在他心里洶涌翻騰。

    琴羽也是極其震驚。拿一個死囚犯去交換親兒子的性命,皇上怎么會不同意呢,還要殺囚犯,這不是逼著小梅殺武旦嗎?世上怎么會有這樣的母親?

    當然,在這種時候,琴羽不會表現出絲毫軟弱,不然的話,武旦就難逃在小梅劍下死的命運。

    她突然冷笑起來:“小梅,我一直以為你很聰明,沒想到你卻是這么愚蠢。”

    作為一名超級高手,小梅哪里被人如此辱罵過,不由得心頭火氣,用劍指著琴羽,暴喝出聲:“放肆!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嗎?就是你哥哥這么跟我說話,我照樣殺了他!”

    琴羽目光不瞬,臉上浮現視死如歸的笑容,語氣激憤地說道:“我既然落在你手里,自然是做好了隨時被你殺的心理準備。但是,死在你這么個蠢女的劍下,我突然覺得太不值了。”

    8}14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