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宮薔燕歌 >

第四百五十四章 雪飛炎海變清涼

    雖然李太后面上說話間兒俱是淡淡的,其實她心里比誰都著急,畢竟是自己的女兒,只恨不能親自去勸。然而,她母女倆剛剛吵過一架,公主正在氣頭上,只怕她現在無論說什么,公主都不會聽進去的。

    因此,李太后思前想后,還是寧硯泠去說最合適。其他嬪御,乃至景后,都算是太后的人,難保公主不會連帶著她們一起恨上。只有寧硯泠,除去德嬪的身份,她還是寧思瑤的姐姐。她的話,凌宜公主只怕還能聽進個一句半句的。

    這正好給了寧硯泠一個機會,她方才憂心了半日,就怕公主把交換帕子的事情說出來,那后果就不堪設想了。公主賭氣走了之后,她更是緊張。這看不到的事,比在眼前發生的事更難防備。

    所幸,李太后竟然叫她去勸公主,正好給了她一個機會,她一定要保住寧思瑤!

    “陳嬤嬤,德嬪也是有身子的人了,你陪她去一趟,敏兒任性,別叫她傷了德嬪!”李公公給太后遞了個眼色,太后會過意來,隨即吩咐了陳嬤嬤。橫豎是自己的女兒,公主是個什么性子,她這個當娘的自然是最清楚不過。

    萬一公主發起脾氣來傷著寧硯泠,那她可擔待不起。

    誰知寧硯泠笑著道:“太后娘娘掛心臣妾,臣妾感念于心。只是臣妾想著這件事與其說是臣妾去勸說公主殿下,不若說是臣妾與公主殿下去說些梯己話兒,再找機會勸回來。想必太后娘娘也是這個意思罷?”

    這話說得合情合理,李太后聽了也是連連點頭。于是,寧硯泠話鋒一轉道:“既是說梯己話兒,那自然得悄悄兒的。陳嬤嬤去了,恐怕又逗起公主殿下的脾氣來。太后娘娘放心,臣妾自有分寸,斷不會惹公主殿下生氣。公主殿下也斷不是那無理任性之人,太后娘娘還請放心罷。”

    “這也罷了。”李太后這才發現自己竟鉆進了寧硯泠用話鋪墊好的套里,這下倒不好駁她的回,也只得順著寧硯泠的意思來辦了。她便叫陳嬤嬤喊綠袖進來,關照道:“照顧好你家主子,出了什么事情哀家惟你是問!”

    這嚇唬過了綠袖,李太后便放她們主仆倆去凌宜公主那里了。

    走出房間,寧硯泠悄悄地松了一口氣,剛才差點兒就壞事了!若是陳嬤嬤一步不落地跟著她,她又如何才能開口勸公主不要把那帕子的事情說出來呢?

    寧硯泠想著,不覺已經走到了后邊兒公主的房外。綠袖上去輕輕叩了叩門,出來開門的是公主的奶娘朱嬤嬤,她正上下打量著寧硯泠,綠袖便道:“我家娘娘來看看公主殿下,還請嬤嬤進去通報一聲。”

    公主還在想著她剛才的話,一時沒防備,倒給嚇了一跳,忙拉著她的手,不住道:“你這是干什么?快起來罷。”

    “不,殿下若不答應臣妾,臣妾就不起來。”寧硯泠想起賢嬪那日在她瑤華宮門口耍的無賴,沒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會落到她那日的田地,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你先起來!”公主發急道,突然她的神色黯了下去,說出來的話叫寧硯泠聽了,心里只一陣難受:“你是他的姐姐,你要求的事情,我總會盡力為你辦到!”

    “不是為了我,是為了他!”寧硯泠目光灼灼道。

    “為了他?”凌宜公主不解道,“為了他什么?”

    寧硯泠看著她,一字字道:“我知道,殿試的那日發生的事情。我也知道,他的帕子如今就在殿下的房里。”

    公主聽了,臉色驟然變白,她磕磕巴巴地問道:“你怎么知道殿試那日發生了什么事情?”

    寧硯泠想了想,便道:“是葉小姐說與我聽的。”

    殿試那日發生的事情,只有葉芷珊和凌宜公主兩個人知道。就算寧硯泠不說,公主早晚也都會疑心到葉芷珊頭上,倒不若現在就說了,

    她說得如此磊落坦蕩,公主倒不好再說什么,只道:“你為他求我什么事?”

    “臣妾求公主殿下,無論發生什么事情,千萬不可將那帕子的事情告訴任何人!也絕不能將那帕子給任何人看!”?寧硯泠說完,便伏下身子,整個兒趴在地上。

    “我答應你便是了,你快些起來!”公主見寧硯泠不顧自己正懷著孕,竟是這般跪倒在地上,不禁著了急。口里既是不住地答應她,又俯下身子,親手拉她起來。

    寧硯泠得了公主這般承諾,便也順勢從地上站了起來。她心里正送了一口氣,卻聽見公主問道:“其實這帕子是我最后的希望……我本想將它拿給母后看,叫母后替我做了這個主……”

    公主說著說著,語氣里竟滿是委屈。寧硯泠知道,她想強著李太后替她做主。可如今她答應了寧硯泠不告訴任何人這帕子的事情,等于是把她自己的最后一條通向寧思瑤的路都給堵死了。這叫她如何才能不委屈呢?

    于是,寧硯泠只得道出了實言:“臣妾也是無法……若這帕子的事情傳出去,那阿瑤可就……活不得了!”

    “什么——?”寧硯泠話音剛落,就聽得凌宜公主的一聲驚呼。

    景后貴為六宮之主,尚且如此。其他人就更不敢去觸太后的楣頭了,可是眾人的躲避忍讓并沒有換來太后心平氣和的反思。反而為著凌宜公主的心病,李太后更是盛怒,直接遷怒于寧硯泠,遷怒于她寧家。

    所謂墻倒眾人推,宮中更無人幫寧硯泠說話了。

    這晚,寧硯泠且在枕上睡著,只聽見窗外頭撲撲棱棱的,不知是什么聲音。她原想叫綠袖去瞧一瞧,可是連著喚了好幾聲都沒有回應,她靜下心來仔細聽了聽。只聽得綠袖呼吸均勻,想來是睡得極其香甜。

    倒是她自己,這會兒心灰至極,乃至夜不能寐。寧硯泠想著,便再無法入眠。于是,她披衣起來,走到窗前,打開了窗戶。

    外頭的月光照進來,月光下院子里的池塘里,飛起一個巨大的白色影子,青云之上,伴月飛舞。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