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強寵嬌妻:總裁很傲嬌 >

第452章 包括那個位置?

    “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像你這樣的人,竟也會有這種感情嗎?”

    “條件。”蕭釋的聲音冰冷又疲憊,“告訴我,你給她編制了什么樣的噩夢,不管你開什么條件,我都會答應你。”

    “包括那個位置?”秦漠問。

    蕭釋的手緊緊地攥著手機,他垂下眼,沉默了大概十秒鐘的時間,“從一開始,我就沒打算要那個位置。”

    “如果你的條件是那個位置的話,我答應你。”

    秦漠在那頭沉默了許久。

    久到,蕭釋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他的聲音幽幽傳來。

    “你確定嗎?”

    “確定。”蕭釋的回答沒有半點猶豫。

    “她的夢境是……”秦漠停頓了一下,然后以極為平淡的語調描述了他所編制的夢境。

    蕭釋在一旁聽得渾身發冷。

    秦漠這個男人,果然太可怕了。

    他沒聽完,便掛斷了電話。

    然后,身體微微顫抖地坐在沙發上。

    在秦漠催眠的夢境里,如果尋找不到正確的途徑的話,舒喻可能……

    那可怕的夢境。

    如果擊潰了舒喻的心理防線,舒喻可能會崩潰變瘋。

    蕭釋緊緊地攥著拳頭。

    秦漠早已經算計到了這一點。

    “冷無咎。”他的聲音有些嘶啞,“你去葉容源那,幫我守著蕭寂。”

    “讓葉容源來我這里。”

    他的聲音冰冷,聽不出什么情緒來。

    冷無咎愣了愣,想問什么,又覺得現在的狀況不太適合問什么。

    便答應著出門而去。

    在路上,他怎么想都覺得很好奇。

    便把電話打給秦漠。

    秦漠似乎沒想到冷無咎會打過來,微微有些驚訝。

    “我也不說廢話。”冷無咎戴著耳機。

    車子的速度不算快。

    “我就想問問你,你到底給那姑娘編制了什么可怕的夢境,讓蕭釋那種性格的人那么害怕?”

    “我認識蕭釋這么多年,可是第一次見到他露出那種表情。”

    秦漠沉默了一會,“我為什么要告訴你?”

    “……”冷無咎碰壁,摸了摸鼻子,“告訴我又沒什么損失。”

    “橫豎我又不能跟你爭什么。”

    秦漠沉默半天。

    “也沒什么,就是給她編制了一點比較血腥惡心的場景而已。”他說,“比如,多年前的那一場實驗。”

    冷無咎聽到實驗二字,手一抖,方向盤沒抓住,差點撞到一旁的電線桿上。

    他的臉在瞬間變得蒼白可怕。

    “喂喂喂,秦漠,你這次是不是過火了?”冷無咎的聲音有些發緊,“你明知道那是我們的噩夢,你竟然……”

    “那場噩夢我自然不會再提。我所編制的夢境,跟當年的實驗有些類似而已。”秦漠的聲音變冷。

    “蕭釋大概已經找到了pò jiě的辦法。”他嘴角挑起一個微笑。

    “我倒是有些期待那女人的表現。”

    秦漠說完,不等冷無咎再說話便掛斷電話。

    冷無咎的臉色不太好看。

    他開著車來到葉容源樓下時,葉容源已經在等待了。

    “蕭寂的狀態應該沒什么問題。”他叮囑冷無咎,“只是看住他,別讓他沖動。”

    冷無咎拍了拍胸膛,“放心,有我在,他沖動不了。”

    葉容源嘴角抽搐。

    正因為有他在,蕭寂才容易沖動。

    想當年,他們兩個可是闖下不少禍。

    如果不是蕭釋那邊催的急,蕭寂這邊又急需要強大到能制住他的人,他是死活也不敢讓冷無咎來的。

    蕭寂是個熱血沖動的笨蛋,這冷無咎是個愛冒險又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這倆人在一起,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專門搞破壞的那種。

    葉容源不太放心,叮囑了好幾遍,這才開車離開。

    冷無咎瞇著眼睛。

    那雙眼睛里帶著邪魅又令人捉摸不透的詭異光芒。

    “小寂寂,我來了。”

    他跑到二樓,看到蕭寂正想偷偷起來。

    蕭寂看到冷無咎到來,忙躺下裝睡。

    “我說,你這樣也太見外了吧。”冷無咎拿了個桔子,翹著腿坐在一旁,“想當年,我們兩個也算是闖禍闖遍天下無敵手什么的。”

    “怎么一長大了就生分了?”

    蕭寂用被子蒙住頭,“你不是葉醫生派來監視我的嗎?”

    “是啊。”冷無咎將桔子扔到嘴里。

    他嘴角輕抿,“不過,你覺得我像是那種聽話的人?”

    蕭寂眼睛一亮,將被子扯下來,“那,我們倆去干一件大事怎么樣?”

    “啊?什么大事?”

    “我們倆去把那仙人宮拆了吧。”蕭寂目光炯炯。

    “臥槽!”冷無咎差點咬到舌頭,“你瘋了吧。”

    “仙人宮那種地方,是你說拆就拆的?”

    蕭寂撅著嘴地躺下來,“我就知道你不肯。”

    “倒也不是不肯。”冷無咎坐到他面前來。

    他用手指戳了戳蕭寂的臉蛋,“你還小,不懂里面的樂趣。”

    “那么好玩的地方,怎么能說拆就拆了呢。”

    蕭寂哼了兩聲,“你這話被我哥聽見了,我哥會不高興的。”

    “冷無咎。”他望著天花板,“葉醫生匆匆忙忙離開是因為什么?”

    冷無咎給他塞了一瓣桔子,“秦漠來了。”

    “我知道啊。”蕭寂不太喜歡酸,吃了一瓣桔子便齜牙咧嘴的。

    冷無咎搖了搖頭,嘆了口氣,“秦漠對她出手了。”

    “……”蕭寂臉一黑。

    “秦漠他,對我嫂子出手了?”

    冷無咎點點頭。

    “他是不想活了嗎?”蕭寂閉上眼睛,“那女人可是我哥的命根子。”

    “秦漠是魔怔了才對她出手吧。”

    “我倒是不這么覺得。”冷無咎面無表情,“秦漠他,抓住了蕭釋的軟肋。”

    “吶,蕭寂你知道嗎?在我來之前,蕭釋給秦漠打過電話了。”

    “哦?怎么說?”蕭寂瞇起眼睛。

    “秦漠以那個位置做要挾,蕭釋他,竟然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冷無咎嘴角浮出玩味的笑。

    “你應該知道,那個位置對蕭釋來說意味著什么吧。”

    蕭寂沒有說話,那好看的娃娃臉上沒什么特殊的表情。

    冷無咎再次給往他嘴里塞桔子的時候,他才幽幽地說,“我跟著我哥那么多年了,我哥他,從來都沒對那個位置感興趣過。”

    “他原本就想讓給秦漠的。”

    冷無咎挑眉,“就算蕭釋不愿意,那幫老頑固們可不會讓他得逞。”

    “冷無咎,你覺得我哥做的決定,那幫人能改變得了?”蕭寂閉上眼睛。

    不知道是因為傷口的問題還是怎么,臉色微微蒼白,“我哥既然躲在這里,用心經營冰合和云合,就擺明了他想要遠離那邊的世界。”

    “秦漠他,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對嫂子出手。”

    蕭寂像是在說夢話一般,“我哥那樣的人,從師父死后就一直孤獨一人,他甚至覺得自己會孤獨一輩子。好不容易出現了一個能接納他的人。”

    “秦漠還對她出手了。”

    “這樣對我哥太殘忍了。”

    蕭寂的聲音慢慢低下去。

    冷無咎在一旁聽著,雙手微微顫抖。

    蕭寂的話并沒有什么條理性,他卻聽得清清楚楚。

    蕭釋的身體狀態,他們幾個是最為清楚不過的。

    那種人,說是天煞孤星也不為過。

    就算是跟他比較親近的葉容源和蕭寂,也不能在他身邊待太久。

    更別提普通女人。

    可就是這種人,遇見了生命中注定的人。

    這個人不畏懼他的身體,不在乎他的過去,接受他的一切。

    可偏偏……

    冷無咎那好看的,邪魅的眼睛里閃著淡淡的失落,可偏偏,蕭釋命中注定的人,也是他看上的人啊。

    “啊,早先我還覺得,像我這種風流倜儻,年少多金的好男人,還是有些競爭力的。”

    “被你這么一說,我突然覺得自己一敗涂地啊。”

    冷無咎一邊說著,又剝開一個桔子,一邊吃一邊嘆氣,“還沒開始就失敗了。”

    “啊,這桔子好酸啊。”

    “我說葉容源也算是不缺錢的主,怎么買質量這么差的桔子?”

    “酸得我都倒牙了。”

    蕭寂聽著他叨叨了許久,哼了一聲,“我哥好不容易有個看上的人,你要是敢跟他搶人。冷無咎,就算是你,我也會拼命的。”

    冷無咎被桔子酸得齜牙咧嘴的,聲音也含糊不清。

    “小狼狗長大了不得了啊,還學會咬人了。”

    蕭寂聽到小狼狗幾個字,立馬就不干了。

    他連身上的傷口也不顧,硬要坐起來跟冷無咎拼命。

    “好了好了,開個玩笑而已。”冷無咎害怕他的傷口裂開,“你激動個什么勁,你覺得我能搶走那女人?”

    蕭寂哼著,“你這種花心大蘿卜,騙了那么多女人,萬一嫂子也被你騙去了……”

    冷無咎倒是沒有反駁,只是默默地嘆了口氣,“大約,如果她也那么好騙的話,我就沒什么興趣了。”

    蕭寂嘴角抽了一下,“真賤。”

    他說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深深地嘆了口氣,“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死生相許。”

    冷無咎一臉驚愕地看著他。

    許久,喃喃,“我們的小狼狗,終究還是長大了啊。”

    “你能不能把小狼狗三個字去掉啊。”蕭寂擺出一副要拼命的架勢,“你知道的,我討厭那里。”

    他說完,神情懨懨的,“你要是不跟我一起去把仙人宮拆了,那我就睡覺去了。”

    “哦,我不去拆,那種好玩的地方,干嘛要拆掉。”冷無咎漫不經心地回答著。

    “對了,你干嘛要心心念念把那么好玩的地方拆掉?”

    “要你管。”蕭寂不想搭理他。

    “那個……”他閉眼裝死了許久,又睜開眼睛,“冷無咎,你幫我去看一下隔壁屋子里的人好不好?”

    “他受了我哥的寒氣,雖然我相信葉醫生的醫術,但總歸還是不太放心。”蕭寂說完,將頭低下去。

    他心里滿是愧疚。

    蕭釋受傷,大部分原因是因為林星河。

    可他,卻執意留下林星河。

    蕭釋他,大概很失望吧。

    冷無咎不太知道這里面的門門道道,就是無比感嘆,“我們的小狼狗,也到了這個年紀了么?”

    蕭寂忍無可忍,順手拿了一個東西扔向他。

    “小狼狗小狼狗,你再這么叫,我先把你拆了。”

    他輕飄飄地躲過蕭寂的投擲,“啊,能被我們的小狼狗看上的人,到底是什么樣的人物啊。”

    他跑到隔壁屋子里,“我真好奇,到底誰家的姑娘這么有福氣。”

    “……”冷無咎一邊說著這話,看到躺在床上的長發男子。

    那男子平躺在床上,臉很美,雌雄莫辨,他閉著眼睛,有種不似在人間的仙風道骨感。

    “男人?”他的聲音很低。

    蕭寂似乎也沒聽見。

    冷無咎咋舌。

    “這蕭寂口味不一般啊。”

    “還是仙人宮的人。”

    ……

    此時此刻,蕭釋家。

    葉容源在蕭釋面前站了許久,蕭釋的臉色非常難看。

    “蕭釋,你真的確定了嗎?”

    蕭釋閉著眼睛。

    長長的睫毛在顫抖,那張好看的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來。

    “秦漠說,如果她走不出那噩夢,精神會崩潰。”

    他的聲音也有些顫抖,從來沒有這么害怕過。

    他生怕,前一個小時還在教訓他的女人,后一個小時變得瘋瘋癲癲。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葉容源的聲音發緊。

    蕭釋的眼睛稍稍睜開一些,“葉容源,你跟我說過,她現在的身體是沒辦法承受住我的寒氣的。”

    “所以,你有沒有什么辦法讓她暫時不受我寒氣的侵蝕?”

    葉容源微微瞪大了眼睛。

    “蕭釋,你……”

    他想用那種方法來喚回她?

    蕭釋點點頭,“秦漠說,我和她,必須心靈、思想都同步的時候,才能看到她的夢境。”

    “如果她無法從夢境中走出,可能撐不到晚上……”

    葉容源還想說什么。

    瞧見蕭釋堅定的樣子,搖搖頭,心里泛起一股淡淡的酸澀感。

    “我給她打一針,應該暫時能緩解。”葉容源頓了頓,“不過,只能持續一個小時。”

    “如果過了一個小時,不管發生什么,你都要離開她的身體。”

    他的聲音異常嚴肅,“蕭釋,你這一點你一定要記住。”

    蕭釋點點頭。

    他走到舒喻面前,舒喻雙目無神。

    和剛才的劇烈掙扎不一樣,現在的她,甚至連最基本的掙扎和反抗都不會了。

    “云影。”蕭釋一伸出手,呆愣愣的舒喻像是受到了什么驚嚇一般。

    像是瘋了一樣劇烈掙扎起來。

    “蕭釋,你先讓開。”葉容源眉頭緊蹙。

    秦漠給她下的催眠術,應該是只針對蕭釋的。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