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四百九十三章 讓石小草當盟主

    深夜,星光點點,月半彎彎。

    “無需恩公出手,交給魏某即可。”

    卓沐風還沒來得及動,身旁的魏琛已經雙腳一點,人如離弦之箭般沖出了十丈之外,七孔環刀掄起,足有三丈的白色刀芒怒劈向前,驚得想要趁夜色偷襲三義莊的一群江湖散修駭然變色。

    “好強的刀氣!”

    “是斬魔刀法,此人是魏琛!”

    “快跑!”

    刀芒劈得泥土崩飛了數丈有余,沿著所在的直線,地面出現了一道深有三尺,長有三丈的刀痕,一簇簇刀氣不住往外逸散。

    至于剛才的江湖散修們,除了幾個倒霉鬼流血之外,剩余人皆已逃得沒影沒蹤。

    魏琛收刀而立,來到一旁的吳茵茵揮著塵土,紅唇撅起道“魏大哥又手下留情了,以你的刀法,居然會讓那些人逃走?”

    林白冷冷道“跟那些人,沒必要講道義。”

    魏琛望著遠處“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他們畢竟沒有真正傷到我們。”

    又來了!吳茵茵和林白相視搖頭,有時候真想敲開魏琛的腦袋看看,這家伙是不是腦子缺根筋。

    魏琛來到卓沐風身邊,笑道“恩公,沒有打擾你休息吧?”

    卓沐風還震驚于魏琛剛才的那一刀,暗想這家伙功力恢復之后還真不得了,怕是三江盟超過一半的堂主都不是他對手。

    這家伙若是想加入頂級勢力,最少也能混個長老當當。

    心中如此想著,卓沐風正要說話,忽見魏琛轉過身,手握刀柄,對著左側的幽林喝道“誰,出來!”氣機先一步散發,鎖定了林中的目標。

    一陣窸窣的枝葉搖晃聲響起,隨即一道滿身是血的人影踉蹌奔出,見到魏琛,虛弱地喊道“魏莊主,是我!”

    魏琛先是一愣,閃身過去扶住對方,待看清對方的面容,不禁訝道“王兄。”

    來者名叫王選,乃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曾經在三義莊待過一段時間,因此雙方還算熟悉。

    魏琛連忙給王選推宮過血,助其療傷。等對方有了幾分力氣,這才知道,原來王選是碰到了魔門高手,他的同伴皆被殘忍殺害,唯有他靠著同伴的掩護艱難逃生于此。

    “王兄若是不棄,暫時就先與我們同行吧。”魏琛當即提出建議。

    王選正愁沒有安全的地方,聞言當然不會傻得拒絕,忙拱手道“如此多謝魏莊主了。”

    只是令三義莊眾人沒有想到的是,王選并不是第一個。之后的半個月里,他們又碰到了幾波或重傷逃命,或倒地昏死的江湖高手。

    見到這種情況,魏琛想也不想地全部收留。

    后面更夸張,一些三流勢力,二流勢力的武者零零散散地逃竄,不少人都認得魏琛,全部懇求加入其中,以求庇護。

    魏琛不忍拒絕,一一答應。然后奇妙的一幕出現了,原本唯有二十多人的三義莊隊伍,人數與日俱增,不斷地擴充著。忘魔

    這些三流勢力,二流勢力,乃至江湖散修們,都是來萬化墓穴搏一搏運氣的賭徒,有的還真得到了東西,有的卻一無所獲。

    可惜不管什么結果,他們的實力太差了。狼多肉少之下,遇到那些不問原因立刻強搶的兇徒,壓根難有還手之力。

    此地雖大,但人數也多,不小心就會遇到生人。在沒有管束的情況下,弱肉強食的規則橫行,以至于他們中的很多人接連喪命。

    一開始,這些人甚至連魏琛都不相信,只是走投無路,沒辦法才試試對方。幾日接觸下來,發現魏琛還真是名不虛傳,似乎把每一個人都當成了兄弟,這才安下了心。

    當然,途中他們也會碰見一些難纏的對手或勢力,甚至不乏超一流高手,免不了發生激烈廝殺,幸虧每次都有魏琛坐鎮,才能安穩至今。

    久而久之,魏琛在眾人心中的重要性越發牢固。

    這一日,眾人停在一處河邊休息,足足數百人三五成群地分散在各處,聲勢頗為浩大。

    魏琛正在打坐,吳茵茵忽然扭著腰肢走了過來,一臉正色道“魏大哥,我有事要找你商量。”

    “什么事?”魏琛睜眼問道。

    “此地說話不便。”

    很少見到吳茵茵如此嚴肅的樣子,魏琛難掩好奇,便站起身,跟隨對方避開人群,走到了一處無人的樹下。

    魏琛好笑道“神神秘秘的,你究竟有什么事?”

    吳茵茵望著他,嘆了口氣“魏大哥,你打算保護那些人到什么時候去?”

    魏琛的笑容稍稍斂去“茵茵,大家都是江湖同道,一些人與我也是朋友,我不可能見死不救。”

    吳茵茵冷冷道“那你知不知道,為了保護你口中所謂的朋友,其實只是見過幾面,甚至沒有說過幾句話的家伙,不少兄弟都負了傷?

    原本碰到一些硬茬子,我們人手少,隨時都能撤退,可現在有了那些受傷的累贅,兄弟們不得不硬拼!你要保護那些朋友,可曾想過本莊的兄弟們?”

    魏琛被她說得喉間一窒,他沒仔細想過這個問題,這才猛然意識到,之前活蹦亂跳的一些兄弟,如今不少都行動不便。

    吳茵茵繼續道“那你又知不知道,我們帶來的傷藥已經不夠用了,就因為要救治你那些所謂的朋友,很多兄弟只能忍著痛,慢慢恢復?!”

    魏琛張了張嘴,滿臉的愧疚,說道“我不是吩咐過林白,要特意留下一些給兄弟們嗎?”

    吳茵茵忽然冷笑起來“看來魏莊主還不知道,你救下的那些朋友,私底下是怎么偷偷說你的——什么氣蓋云天,把差的傷藥給我們,把好的傷藥留給自己人,他魏琛也不過是沽名釣譽之輩!”

    魏琛苦笑道“我不在乎別人怎么想,只求問心無愧。”

    這話氣得吳茵茵想殺人,美艷的臉龐都漲紅起來“魏琛,你能不能別那么自私!就為了成全你的道義之心,你就要拿自家兄弟們的安全去賭,去給那些不知感恩的家伙當護衛?你信不信,一旦出了兜不住的事,那些人跑得比誰都快,你想讓兄弟們都白死嗎?”修仙之生存手冊

    身軀搖晃了幾下,幾絲悔恨上滿魏琛剛毅的臉,他的雙手插入發絲中,顯得很糾結,啞聲道“那該怎么辦,總不能趕他們走吧,你有什么辦法嗎?”

    見這男人痛苦的樣子,吳茵茵有些于心不忍。她和林白當初之所以能活下來,豈不正是這男人不顧一切,仗義出手的緣故?

    只是她和林白是真正將這男人當成了親人,而那些人卻未必。她絕不容任何人利用他,傷害他,聞言道“辦法倒是有,就看你肯不肯做。”

    魏琛豁然抬頭,眼中滿是希冀之色“茵茵,我知道你向來聰明,快告訴愚兄!”

    吳茵茵一眨不眨地盯著他,說道“無規矩不成方圓,既然享受了保護,就要付出代價。我和林白商量過,既然你不忍心趕那些人走,倒不如把他們整合起來,暫時組成一個聯盟。

    大家共同對抗外敵,各出其力,這樣就不存在誰吃虧的問題。反過來說,如果那些人這樣都不愿意,那么你也就沒必要保護他們了。”

    魏琛聽得目現異彩,連連點頭“這是個好辦法!”

    “你別高興得太早。”吳茵茵給他潑了一盆涼水“即使你認同這個辦法,但有一點,盟主不能由你來當!因為你太顧及情義了,很多事無法公正公道。”

    魏琛聽得苦笑起來“這也是你和林白商量的結果嗎?還真是一點都不給愚兄面子。那么請問,你們想讓誰當盟主?”

    聽出他并不在意盟主之位,這也是吳茵茵喜歡這男人的地方,不禁露出恬然的笑意“你覺得石恩公怎么樣?他雖然也恪守原則,但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我發現此人的個性比你強勢,冷硬得多,又和那些人沒關系,能鎮得住那些人。”

    聞言,魏琛面色一肅,立刻搖頭道“不行,石恩公乃世外高人,他又怎會屈尊當這小小的盟主,你們不可為難他,否則我不饒你們!”

    意識到這男人真的生氣了,吳茵茵挺無語的,你把人家當成知己,人家可未必把你放在眼里。

    不過對付這男人,她自有妙招“魏大哥,你覺得石恩公為人如何?”

    魏琛想也不想地答道“那還用說?俠骨丹心,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實乃我輩之楷模。”不知道卓少俠聽到旁人對他如此推崇,會作何感想。

    吳茵茵點頭“既然如此,我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讓石恩公承擔起這個責任,他當然會甘之如飴,你又害怕什么?”

    “這……”魏琛猶疑道“這樣太麻煩石恩公了。”

    吳茵茵繼續慫恿“我們總要去試試吧,說不定石恩公就答應了呢?就算不答應,我們也不損失什么。否則的話,那我只能下狠手,趕走你那些所謂的朋友!”

    魏琛顯得很踟躕,但眼神的光芒讓吳茵茵知道,他已經動心了。哼了一聲,她索性直接拉著魏琛去找卓沐風。

    魏琛半推半就,最后一咬牙,只好硬著頭皮去了。

    二人來到卓沐風盤坐休息的樹下,聽到動靜后,卓沐風睜開眼睛,不由笑睇著神情怪異的二人“魏兄和吳姑娘聯袂而來,可是有要事?”。

    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