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一夜回到改開前 >

第四百零三章 正好回來過年

    “貴梅原本是想讓我告訴你的,但是我感覺這個事兒還是你們倆直接說開,這樣也可以避免有什么誤會。”

    在沈鐵軍起身告辭的時候,李貴菊也跟著站了起來,在她看來印刷廠那幫子人也是腦門有很大的坑,這么點屁事兒都壓不下去,現在羊城各大廠子里連名都不點的還少么,這么想著倒也沒開口說出,沈鐵軍知道了也就算是結束了:“蘭教授現在年紀大了,以后你有空的話就多給他寫點信,上次你走了后,我們是到省廳開會才聽人說你參加工了——”

    作為羊外的整面招牌,沈鐵軍在學校里算得上是深居簡出,從主管的市教育局到省教育廳見過他的人很少,兩個巴掌都用不了就數過來了,就這還有一半是他提前做畢業答辯時認識的,所以絕大多數的都是知道在羊外里有這么號存在,可對于領導們來說也就是到此為止了,那小師兄學習真厲害——直到國家對各大院校進行學科建設的調整后有從首都調過來的說過,便猛不丁的爆出了個消息,那個小師兄參加工作了,還是高級領導!

    就這么在小范圍內,沈鐵軍的名字就被某些人掛在了自己的英雄榜上,于是蘭教授在和李貴菊到省里參加會議的時候,就有那套熱乎的問了起來,兩人才知道他參加工作了,最后還是李貴菊找到李小強才確認的,心里怎么想的就別提了。

    想起蘭教授先前和藹的模樣,沈鐵軍便感覺到面上一陣燥熱,下意識的看了眼旁邊的童敏,沒想到便見到雙閃爍的眸子,也就想起這位是直到找上門來,自己才和她說的,當即點了點頭,笑道:“嗯,當時是想著如果說了,有顯擺的嫌疑——”

    “嗯,我和蘭教授也是這么說的,你就是個不愛——現在變了。”

    李貴菊笑著才想說不愛張揚,接著看到眼前精致的穿著和這個油頭發型,這不叫顯擺那也沒顯擺的了,最后干脆滿臉是笑的改了口:“變的好,以前你那大棉襖要不是曬的勤,味兒都能熏死人,當時我都不好意思說你。”

    “呵呵,那您留步吧,我走了。”

    沈鐵軍笑了,仿佛看到了當年自己的幼稚,有錢都不敢花,就怕被人惦記上,當然他也不是后悔,只是每個人都有二過的時候,出了門才發現童敏沒出來,開口道:“你準備好了就去找姜華,我給她說完了,最好是出去前回趟家里看看。”

    “嗯呢,我打算等到開學再去,現在夜校這邊比較忙。”

    童敏說著沖沈鐵軍點了點頭,羊外辦的夜校自然是外國語補習的,這還是他當那幾天輔導員時提的建議,這種學校與其說是夜大學,倒不如說是開的補習班,主要是以英語和法語這兩種,有鑒于每個月二十塊的收費來說,能上的起的不能說是有錢人,只能說是想改變自己命運的人——

    出了李貴菊的家,沈鐵軍就見不遠的蘭國棟正在樓道里抽煙,發現他望來連忙將煙按在欄桿上滅掉,咕咚咽了口唾沫開口道:“我爺爺讓我送送你。”

    “生意那邊怎么樣?”

    沈鐵軍不知道這是不是蘭教授讓這貨來送他的目的,畢竟剛才聊了那么會就走了,先前的疑惑也就蹦了出來:“大年初一的蘭叔叔也沒回來?”

    “嗯,他們都在公司里忙,說我去年過年也沒回家陪爺爺了,就替我值班。”

    蘭國棟靠邊讓沈鐵軍過去,也不顧旁邊譚紅軍想跟著,便自顧自的跟著他往樓梯口走去:“公司里又招了些人,我就有點忙不過來了——我二叔說他以前就是學會計的,對于維修方面也比較精通,我爸就讓他幫我看看了。”

    “一個好漢三個幫,你強哥臨走時沒給公司里的人說明,就是想讓他們盡力幫你,省的倚老賣老的裝滑頭。”

    沈鐵軍笑著從二層到了一層,就見院子里站了幾個人,掃過后也沒在意就轉頭看向了蘭國棟,開口道:“我知道你不喜歡學習,但是想要管理好一家廠子,也是要學習的,學習不一定會讓你更進步,但是可以讓你開闊自己的眼界和視野,特別是英語方面,你有著別人沒有的天然優勢,這是了解國外最基本的工具,記住了?”

    “好!記住了!沈叔!”

    蘭國棟飛快的點了點頭算是正式改了口,沈鐵軍還沒轉過身,就聽旁邊傳來了個聲音:“沈主任,您好!”

    “白——老師你好。”

    圓圓的臉圓圓的眼,沈鐵軍轉過頭便露出了溫和的笑,探手和神情拘謹的白秋忠握在一起,感受著他手上傳來的力道,也跟著為了表示親切微微的加重了下:“新年快樂!”

    “快樂,快樂,祝您也新年快樂!”

    白秋忠有些激動,他沒想到沈鐵軍會這么熱情的對待他,想想當時自己那近乎小丑般的行為,一時間便好似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是啥滋味,算是感受到了宰相肚里能撐船的魅力:“當年我——”

    “當年白老師可是嚴厲的很,是生怕學生們不好好學習走上歧途,這么一說當年我還差點讓您下不來臺,眨眼間都這么長時間了,不過白老師還和當年一樣年輕。”

    沈鐵軍沒敢讓這貨繼續禿嚕下去,首先是當年兩人間的齷蹉并未擺到臺面上來,知道這個事兒的人怕是就那張桌子上的領導們,唯一的學生還是留在李貴菊家里的童敏。

    不說這么長時間了,單是作為大學里領導的朱校長等人人也不會去八卦下屬和同事間的齷蹉,現在這貨擺出一副就差綁倆荊棘的認錯態度,饒是沈鐵軍心中異常惱怒,可也不敢將以前那事兒扯在眾目睽睽之下。

    否則知道的會知道是怎么回事兒,當時白秋忠變著法的為難他沈鐵軍,然而不知道的只能看到曾經的小師兄現如今成了領導不說,還讓白老師當著大伙的面給他賠不是——簡直是囂張跋扈至極!

    “他給你下套。”

    隨著車子開出羊外家屬大院,李小強關上窗戶后看著后視鏡開口說了,沈鐵軍面上的笑斂起,連這貨都看出來了,想必那些圍觀的吃瓜眾們也能看出來,這么想著當即一陣蛋疼的開口道:“要不然我怎么會打斷他的話,這貨現在在學校里做什么?”

    “不知道,我很少關注學校里的事兒,要不等我回去問問我媽,你得罪過他?”

    李小強問的小心,他是好懸沒問成你們倆有矛盾,幸好是這兩年鍛煉了下,腦子轉的足夠快:“我記得你在學校里面學習不錯啊——”

    “就是不錯才得罪的。”

    沈鐵軍說完便是眉頭一皺,便感覺自己先前又有點“老爺”的心態,否則也不會做出讓李小強去打聽白秋忠干啥的決定,了不得官復原職還是那個教導主任,教育系統他可是使不上勁——

    “這個狀態不對——”

    明明在自我檢討的沈鐵軍心中陡然警醒過來,自己竟然是又想著去報復對方,那一個小小的教導主任,踩起來很爽嗎?

    懷揣著淡淡的郁悶,沈鐵軍瞅著窗外閃過的行人,大年初一的路人們大多成群結隊的出動,有年輕老幼好似一家人的,也有三四個扎著辮子的女孩仿佛姊妹又似閨蜜的,然而更多的是穿著喇叭褲戴著蛤蟆鏡留著三七分頭的年輕人三五成群,可不論是全家出動的,還是男女各自成群的,人們的臉上都洋溢著對未來美好的憧憬——希望,當然這些人并不知道。

    “噼里啪啦——”

    陡然一陣爆響傳來,前面的路邊上騰起一片藍色的煙霧,隨著微風飛快飄散,沈鐵軍就看到個“陸家粉鋪”的牌子邊擺了四五張小桌,很快車子拐彎再看不見,面上不禁露出了笑意:“大年初一都有開門營業的。”

    “這邊少,聽說深城龍口那邊多,大多都是過來支援建設職工們的家屬整的。”

    李小強瞅著后視鏡中的沈鐵軍說了,他這一年里大多時間都是在深城活動,當然有時候也會跑羊城來,所以對兩地的大致情況還是熟悉的,先前這貨的沉默讓他以為自己又說錯話了,倒是沒想到在打量外邊的行人。

    “以后這種會越來越多,現在是號召各地的基層干部過來充實,再往后就是各種農村的閑散勞動力,就和我大哥前兩天帶來的那些人一般,他們過來后會把這邊“美好”的生活說給他們的家人和親朋好友聽,然后以點帶片,以片帶面的過來。”

    沈鐵軍說話的功夫,車子已經拐進了沈大亮家的胡同口街道上,一輛油光錚亮的豐田車堵在前面,李小強看著牌子不是黑牌就按了下喇叭:“嘟嘟——”

    被人擋了路,按喇叭自然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沈鐵軍從擋風玻璃看過去,發現前面豐田車的后窗上掛著個窗簾,接著前面兩側車門打開,呼啦啦下了四個人,便看的沈鐵軍挑著眉毛瞅了瞅身旁的位置,這個時候的豐田和上輩子的桑塔納差不多大小,后座別說四個人了,就是三個爺們坐著也夠嗆,前面那輛竟然下來四個——

    “你們的車往前提一下貼下邊,別堵著路。”

    搖下車窗瞅著前面下來的人,李小強目光從四人身上掃過,發現幾人面生的很不說,穿著和先前見過的三五成群年輕人差不多,里面是大領子的白襯褂外邊套著西裝,下身是大大的喇叭褲,他正打量著后面的沈鐵軍開口道:“那你在這里等會,我去叫大招就出來。”

    咔嚓聲響傳來,李小強轉頭就看到沈鐵軍下了車,旁邊的譚紅軍也跟著下去,便瞅了瞅后面開始倒車,這條路原本就不寬,兩輛車堵著再來輛就動不了了——

    “你們的車堵在這里像什么樣子?還讓不讓其他人走了?”

    譚紅軍下了車到了四人的旁邊,一口字正腔圓的普通話就砸了出去,沈鐵軍聽到后在旁邊開口道:“算了,咱們走吧。”

    “哎哎,我們馬上挪~”

    作為羊城地頭蛇的四人齊齊瞪大了眼睛瞅著沈鐵軍的穿著,如果這位操著口外語的話,他們怕是會把譚紅軍當做翻譯,然而聽著同樣的普通話,那這位的身份就只能是帶著秘書的領導,亦或者是帶著幫閑的某些人,當然從譚紅軍的穿著和氣勢上來說,這位明顯不像是領導的人,很可能就是個領導!再加上大家伙過來這邊的原因,據說是那些哥哥們給某個存在拜年的——

    譚紅軍在表明沈鐵軍的身份,這是沈鐵軍知道的,就像當初在青周飯店門前呵斥杜興那樣,屬于秘書的基本職責,很快兩人一前一后的保持著半個身位的距離往前走,身后的四人便齊齊露出了恍然之色,這位應該就是領導了。

    很快,沈鐵軍就知道車為什么會堵住了,從下車到家門口的不到二十米距離上,竟是停了差不多七八輛車,掃著或是靠在車上抽煙,或是坐在駕駛位上的年輕人,隨著兩人到了胡同口處,停在另一個方向上的黑色路虎打開了門,面生的司機距離老遠就打起了招呼:“沈生!”

    “嗯,你忙~”

    沈鐵軍打過招呼轉身進了胡同里面,便見到大門口蹲著兩個人正叼著煙在說話,兩人隨著距離拉近看到他,便站起轉身進了院子:“回來了——”

    “四哥~”

    沈玉云的身影很快出現在門口,瞅著進了大門的沈鐵軍叫過,便是甜甜一笑:“你的朋友來了~”

    “鐵軍你回來了。”

    楊烈滿臉是笑的站在楊鋼身后,旁邊還有個面生的年輕人,三人都穿著夾克留著小平頭,和外邊的蛤蟆鏡喇叭褲一比就是三好學生的樣子,打量過后沈鐵軍便開了口:“鋼哥,我正想帶著大招去你家呢。”

    “我是聽說了嬸子在這邊,這不帶著楊烈過來問個好,順帶算是接你過去認認門。”

    楊鋼說著算是解釋了下,以前他是不知道沈鐵軍的老娘在這邊,直到聽楊小妹說了才有了這么個想法,當然這次過來還有個事兒:“這是華宇華哥,正好回來過年,我就叫上了——”

    沒有標牌的大衣和西裝,袖口上的扣子還是明扣,看到沈鐵軍的第一眼,華宇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很難相信這是共和國高級領導的穿著,他平時對于時尚也是有所了解,畢竟身處在那個繁華之地,知道便是那些歐洲王子也沒精致到這個程度的,這時聽到楊鋼介紹完,連忙探出了手,不大的臉上堆出了笑容,聲音溫和:“鐵軍你好,我是久仰大名早就想見你了,只是工作在身離不得崗位,現如今終于是了了這個心思,果然是能者無所不能,名不虛傳!”

    “呵呵,華哥客氣,我也只是有點運氣,運氣。”

    聽到楊鋼介紹了這位,沈鐵軍面上的笑又燦爛了許多,如果熟悉他的人比如李貴菊在這,就會知道這是張沈鐵軍的面具,雖然他礙于楊小妹的面子說不和華宇計較,可那也只是不計較字面上的意思,真正的想法是心里早就把這公私不分,甚至是以權謀私的貨給記在了互不往來的黑名單上,拿著國家的錢你你我我他他的,換位思考下如果玩的好了,將來打他的旗號去做事兒,又該怎么辦?

    沈鐵軍話中透露的距離感并不明顯,然而楊鋼又是什么樣的存在,瞅了眼旁邊跟著傻笑的楊烈以及滿臉熱情好似舊友的華宇,心中也是有些惱沈鐵軍不給面子,不過想起昨天這貨掀起的波瀾還有他背后的那個影子,心中也就飛快的做出了選擇:“好了,華哥,現在你也認識鐵軍了,那我的任務也就完了,鐵軍你喝點水等等,遠一過會就來。”

    “哦,他也來了?”

    沈鐵軍挑了挑眉毛,接著想起現在是過年,趙遠一回羊城也是理所當然,畢竟老人在這邊,旁邊的楊鋼看到他的樣子,以為是不知道,接著開口道:“原本說是想趁著過年的時候咱們幾個聚聚,誰知道東升兩口子還在鬧,這個時候怕是有些煞風景——”

    “嗯,家家都有難念的經——”

    沈鐵軍下意識的說了句,楊鋼的一雙眼睛就看了過來,他也沒敢繼續開口,沈鐵軍是想到了自己和楚大招的事兒,李東升那兩口子算是齊齊吃了秤砣鐵了心,不過是一個往南一個往北,然而不想想同樣的批,往北走就是n批,往南走就是s批,這就是人生的選擇——當然要是跑到北極點上,那往哪去都是s批。

    就如同此時華宇眼中的沈鐵軍:“鐵軍,咱們是第一次見面,也許你對那邊的情形不是很熟悉,所以哥哥就交淺言深了,這次魔方是賺了不少的錢,國家釋放的意志也會讓那邊的房市大跳水,然而據我所知魔方是一家英資企業,你這么得罪港府和英聯邦——”

    “哦,謝謝華哥。這個我也有過考慮,那邊不找事兒就算了,找事兒的話總是讓他們知道什么叫做資本的力量——”

    沈鐵軍說完不顧華宇的目瞪口呆,轉身向著門外看去,便見到趙遠一帶著個女人進來,瞅見幾人站在院子里,圓潤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哈哈,還勞駕哥幾個到門口來迎接,兄弟那怎么好意思啊~這是鐵軍。”

    趙遠一進了門后自顧自的給身旁的女子說過,轉過頭看向了沈鐵軍道:“這是我媳婦,你喊趙遠一的媳婦就行了。”

    “你好,我是趙遠一的媳婦。”

    女人長得算不上出挑,一雙眼眉笑起來便帶著股親切感,沖著沈鐵軍笑著說了便又捂上了小嘴,后者看她這么說了,便也跟著笑了起來:“你好,趙遠一的媳婦,歡迎。”

    “嗯,你們都給嬸子拜過年了?”

    趙遠一看到兩人打過招呼,沖著旁邊的華宇笑了笑,對著楊鋼開口問過,后面的楊烈搶先開了口:“拜過了,我們就等你過來回去了。”

    “那好,你們等下我~”

    趙遠一聽到幾人都拜完了,轉頭看向了旁邊的女人,沈鐵軍便開了口道:“我們家那的女性不興拜年,人到了就行。”

    “鐵軍這是和你客氣,我問過他家那的風俗,說是女人大過年的串門不好,遠一你自己去吧。”

    楊鋼笑著說過,趙遠一看了眼沈鐵軍便轉身自己去了,沒想到女人的一雙眼睛落在他身上,開口道:“趙遠一說你賺了不少錢?”

    “還不錯吧,具體要開市后才能知道了。”

    瞅著楚大招給沈王氏介紹趙遠一,沈鐵軍轉頭看向了楊鋼:“鋼哥我去喝點茶,你們還要不要?”

    “不要了,剛才塞了仨火龍果,我現在感覺午飯都可以不吃了。”

    楊鋼飛快的搖了搖頭,女人看到也跟著搖了搖頭,沈鐵軍便直接無視了華宇和楊烈,抬腳進了屋,王盛奇和孟小虎還坐在邊上聊天,瞅見他來了才站起身,開口道:“那我們就回去了,現在沒什么事兒了吧?”

    “我能有什么事兒,都回去休息休息。”

    沈鐵軍進了屋直奔涼水杯,他這倆小時算是喝了不到三口,早上吃的水餃也沒喝點湯,瞅著孟小虎的背影要離開,飛快開口道:“小虎你等下。”

    “哦~”

    前腳跨出了門的孟小虎停下,轉身看著沈鐵軍到了旁邊開了口:“有事兒?”

    “五縣那個榮國府你別去投資了,我讓李小強去,咱們資金是英資,別好心辦了壞事兒。”

    沈鐵軍瞅著孟小虎的眼睛說過,饒是這貨的情商不低,也是費了好大的勁兒還沒整明白,但是聽小師兄的準沒錯:“沒問題,那我走了——”

    “行,你們路上慢走。”

    沈鐵軍說過端起杯子,將剩下的茶噸噸噸灌進肚子里,外邊響起了一片打招呼的聲音,這是王盛奇倆人和楊鋼四人在見面,轉頭看向了楚大招:“你也和我一起去。”

    “那你們倆中午回來吃飯嗎?”

    沈王氏套著個圍裙進了屋,目光在沈衛星和沈玉云臉上掃過,開口道:“他倆說你們下午會帶他們出去玩?”

    沈鐵軍撓了撓頭,瞅著兩張期盼的小臉,開口道:“那個不一定,十一點半不回來就不來了,再說來了也沒什么,有下好的水餃燙一下就可以吃了,你們放心去玩。”

    全本13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