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新婚燃情:你好,慕太太 >

第353章 你……怎么來這里了

    她看了看面前的女孩,又朝著她的身后看去,見沒有什么人,于是忍不住開口,“你老師呢?”

    “死變態!”唐瑜臉色一僵,瞪圓了眼睛。

    院長一愣,不明白唐瑜為什么喊齊雨墨死變態,收回心神,忙解釋,“老夫人,這位就是我說的那位齊醫生,雖然……雖然是年紀輕了點,但是醫術非常的了得。”

    “奶奶,‘他’……”唐瑜剛想說話,就被老夫人直接打斷,“你閉嘴!”

    唐瑜委屈的閉上嘴,目光憤憤不平的朝著齊雨墨的地方看過去。

    只見齊雨墨連看都沒看她一眼,直接朝著唐老爺子的地方走去。

    一群人因為齊雨墨要對唐老爺子做急救,所以都從急癥室里退了出來。

    唐老夫人看著這進去的是個那么年輕的小女生,還是有些擔憂,“院長,這……”

    院長信誓旦旦,“唐老夫人,您放心,這個小齊雖然年輕,但是在心血管科是我們醫院最好的。老爺子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自然是不會讓他出事,您放心。”

    說話間,走廊一頭走來兩道身影。

    男的四五十歲,一襲黑色的中山裝,他一旁的女孩十五六歲穿著病號服。

    是殷瑞跟殷若雅。

    兩個人剛才也聽說了唐老爺子出事,于是跟著過來看看。

    唐老夫人看到殷瑞走過來,還以為是自己看走眼了,“殷大師?你……怎么來這里了?”

    殷瑞禮貌微笑,“我剛才也聽說老爺子住院了,所以過來看看。”

    唐老夫人眼底閃過一絲無奈跟不安,“是啊!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受了點刺激就暈倒。只是……這醫院的醫生讓我很擔心……

    怎么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女孩子啊!”

    別回頭,她家老爺子別死在那女孩子的手里啊!

    殷若雅笑了,“唐奶奶,齊醫生的醫術可好了。我的病就是她醫好的,我現在的心臟都已經恢復正常了,再過幾天我就可以出院,像普通的小朋友那樣可以去讀書。您放心吧!齊醫生的醫術不會讓您失望的。”

    殷瑞點頭,“墨老弟的醫術確實了得,老夫人您就放心吧。”

    聽到殷瑞跟殷若雅的話,唐老夫人的心是稍稍的放松了一點,不過……她很快就意識到了一點不對勁。

    墨老弟?

    想到這里,老夫人一臉狐疑的看向門口,“奇怪,剛才進來的不是個女孩子嗎?”

    難道是她看走眼了?她雖然是一大把年紀了,可也不至于男女不分啊。

    唐瑜終于找到了機會,“奶奶,那個人就是二哥的男朋友。”

    話音一落,瞬間鴉雀無聲,幾個護士也跟著瞪圓了眼睛朝著唐絕看過來。

    她們沒有聽到開頭,就聽唐瑜說,唐絕有個男朋友。

    唐老夫人臉都僵了,“……”

    殷瑞黑臉,“唐四小姐,你如果有近視麻煩去看下醫生好嗎?一個女的,你說她是男的?”

    唐瑜瞬間怒了,“那你干什么要叫她墨老弟?”

    殷瑞一臉看白癡,“我叫她墨老弟,也不代表她就是個男的啊!”

    什么神邏輯?

    ……

    病房里,唐老先生在齊雨墨的搶救后,終于蘇醒。

    她打開急診室的門,對著門口的眾人微笑,“老先生已經蘇醒了。”

    唐老夫人一聽到這里,立刻站起來朝著里面走去。

    此時的她也顧不上什么男的女的了,她在乎的是自家老頭子的性命。

    唐瑜走在前面,唐絕走得慢,進去的時候,手無意識的碰一下齊雨墨的手,兩個人對視一眼,無比的甜蜜。

    齊雨墨笑著回過神站在外面跟護士講等下唐老爺子要打的點滴內容。

    身為唐絕跟唐瑜的父親唐嬡姍姍來遲,剛一來就看到自家父親的病房門口站著一個絕世的高個子美女醫生。

    這白皙的皮膚,烏黑的馬尾,水汪汪的大眼睛,天然姣好的眉,高挺的鼻梁。

    一眼就讓他有種初戀的感覺。

    這些日子他泡得那些妖艷賤貨,跟眼前這個絕美的女人比起來簡直是一天一個地。

    想到這里,唐嬡直接將病重的老頭子扔到了九霄云外,笑瞇瞇的朝著齊雨墨的地方走過去。

    本來正在跟護士專心致志說話的齊雨墨,突然一把抓住了唐嬡的手,反手一擰,直接將他壓在了墻面上。

    唐嬡完全沒有料想到自己都沒摸到對方,就被人抓個正著。

    雖然脾氣是火爆了點,身手好了一點,但是他喜歡,簡直是現實版的野蠻女友啊。

    而且這個女友還比電影里的全智賢漂亮多了。

    回過神,唐嬡的聲音格外討好,“美女,別……別誤會,我只是想認識你。”

    齊雨墨臉一黑,扣著唐嬡的手更是用力了。

    唐嬡疼得驚叫出聲,湊巧唐瑜就站在門口,聽到門口有人慘叫,還以為是聽錯了,下意識的湊到門旁。

    ……

    走廊上,齊雨墨面無表情的看著面前的唐嬡,想開口說話,結果看著這老色鬼那一臉開心的模樣,于是眼睛轉了轉,用男人的聲音開口,“是嗎?你想認識我?!”

    本來還得意洋洋,一臉開心的唐嬡在聽到了男人的聲音時,后背一僵,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齊雨墨適時松開了唐嬡。

    見手腳松開,唐嬡忙不迭轉身,就見眼前這個個子高挑相當清純美女的人,用男人的聲音再次開口,“如果,再碰我一下,小爺爆了你菊花。”

    這話……這聲音,果然是男人無疑。

    嚇得唐嬡菊花一緊,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努力把自己貼在墻面上。

    夏雨欣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一幕,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連忙過來扶唐嬡。

    “姨夫,小墨是男的,你該不會以為是女孩子了吧?”

    她自然是知道唐嬡的性格,這人除非化學yān gē,否則一定會想要沾花惹草。

    貼墻而站的唐嬡剛才還有些難以置信,畢竟一個如此貌美的人站在自己面前,無論是誰都不敢相信那就是個男的。

    眼下聽到夏雨欣的話臉都綠了,“你說什么?”

    夏雨欣一臉天真無邪的模樣看著唐嬡,“我說那是小哥哥,不是小姐姐,是男的不是女的!姨夫,你不要被誤會了。”

    正巧病房門打開,殷瑞走出來,沒看到貼在墻上的唐嬡,只看到了站在門口的齊雨墨,笑道,“墨老弟,你的醫術越來越好了。”

    齊雨墨微笑的用男人的聲音回答,“老爺子沒事就好。”

    殷瑞還一臉狐疑齊雨墨怎么突然用男人的聲音說話了,結果一轉頭就看到唐嬡臉色極其難看的貼著墻站立。

    看到唐嬡,殷瑞的眼底閃過一絲厭惡,對于唐嬡的爛名聲他早就知曉一二。

    眼下一臉嫌棄的蹙了蹙眉,隨即拍了拍齊雨墨的肩膀,“墨老弟,那我先帶女兒走了。”

    “好!”齊雨墨點頭,目送殷瑞離開。

    回頭就看到站在門口的唐瑜都快被嚇哭了,“……!”

    她就說自己怎么會錯!

    ……

    外面的吵吵嚷嚷直接由唐瑜打開的門傳了進去。

    唐老夫人正一臉關切的坐在床邊看著唐老爺子,聽到門口吵吵嚷嚷的,不由蹙眉走了出來。

    正好看到唐嬡一臉震驚的貼墻而站,而一旁的夏雨欣正挽著他的手臂。

    看到這個不爭氣的兒子,唐老夫人的眉頭蹙了蹙,“這是又怎么了?”

    她跟唐老爺子,一個是有名的音樂家,擅長的是大提琴。

    而一個是商場、黑白兩道的帝皇,哪怕是如今的唐老已經年紀大了,但也依舊無法忽視他那卓越的能力。

    可偏偏生出個兒子來,長得確實好看,可是骨子里……

    唐嬡對于母親的話,完全沒聽到,依舊震驚得看著剛才齊雨墨站著的位置,“……”

    夏雨欣幫他結實,“奶奶,姨夫剛才被一個男人嚇到了。”

    唐老夫人的臉一沉,“你去調戲男人了?”

    夏雨欣沒直接說。

    但是唐老夫人心里怎么會沒有分寸。

    被嚇到肯定就是去調戲男人了,這個兒子別的能力沒有,沾花惹草的能力卻是第一。

    唐嬡眼神閃躲,“我……我沒有。”

    唐嬡本來是好心過來看望唐老爺子,結果莫名其妙的就被唐老夫人給關了起來。

    隨后老夫人又看到唐瑜那一臉欲哭無淚的驚恐狀,以為是唐瑜被自己父親調戲男人的畫面給震驚到了。

    氣得怒火滔天。

    直接將一個禮拜的緊閉直接升級為半年。

    ……

    很快殷若雅的身體也已經康復完全,臨近出院。

    走得那天,殷瑞拎著大包小包的直接將齊雨墨拉到了一旁,神秘兮兮,“墨老弟,問你個問題。”

    齊雨墨,“好。”

    殷瑞,“你之前給齊老的生日禮物是誰做的?”

    齊雨墨,“一個十歲的小朋友,怎么了?”

    殷瑞難以掩飾眼底的贊賞,“他這雕刻的能力非常出色,當然跟我這種大師級別的人物是沒法比的了。不過女兒沒事后,我也沒事可干,想收個徒弟,不知道他……肯不肯拜我為師。”

    齊雨墨眼前一亮,剛想替何希文答應,但是又怕他會因為其他原因不同意,于是回答,“我去幫你問問他。”

    “太好了!那你有勞墨老弟了。”說著殷瑞從自己的口袋里抽出一張名片遞給齊雨墨,“這個是我的聯系方式,如果這小朋友有興趣的話,可以打我電話。”

    ……

    醫院下班后。

    齊雨墨就去了lmt找何希文。

    自從她介紹何希文去lmt的珠寶設計部之后,平日里也沒什么聯系。

    上了電梯,來到珠寶設計的那一層。

    果然跟其他的樓層并不一樣,這一層充滿了獨特的設計風格。

    齊雨墨出去的時候,正好看到兩旁的工作人員正對著一張設計稿指指點點,態度極其認真、嚴謹。

    走在這里,齊雨墨也感覺自己的檔次高了好幾個。

    正一邊走一邊欣賞著,突然有兩個穿著正裝的女子一臉不屑的走了過來。

    “你說是誰介紹那個家伙來我們公司的?”

    “不知道,應該是哪個部門的小頭頭找后門進來的。不然沈總監那么修理他,那個介紹人都不說一句。”

    “說一句?怎么說?沈總監修理何希文也是因為,那個也是因為何希文得罪的是何亦航。珠寶設計協會副理事長,怎么比?”

    兩個女人在前面走著,而齊雨墨則是跟在她們的身后不緩不慢。

    一直到那兩人推開玻璃門走進設計大廳。

    齊雨墨并沒有進去,而是站在門口朝著里面看去。

    lmt的珠寶設計部很大,里面有很多人不停的在畫圖稿,找靈感。

    而在最里面靠窗曬著太陽的一個角落里,放著一張破破爛爛的辦公桌,很矮很破舊,看起來就像笑話。

    而何希文就坐在那里。

    看起來跟整個低調奢華又嚴謹的設計部格格不入。

    齊雨墨眉頭微蹙,“……”

    這到底怎么回事?

    只見設計大廳里,一個男人黑著臉,“何希文,咖啡!好了沒?”

    何希文立刻放下手里的東西,“好了,我馬上過來。”

    人都沒進茶水間,又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何希文,我讓你打印的東西出來了沒?”

    何希文有些疲倦的連忙解釋,“已經在打印了。”

    齊雨墨正聽著,一個寫著工作牌上寫著設計總監的中年男子從走廊那頭過來。

    看到齊雨墨站在那里眉頭蹙了蹙,但還是沒說話,直接推門進去。

    看到何希文臉一黑,抬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大概是少年這段時間太過的疲倦,那一巴掌居然讓他整個人直接倒在了地上,手里的杯子也跟著摔成了碎片。

    一個男人尖銳的聲音響了起來,“我的星巴克限量版杯子!”

    何希文連忙從地上起來,也顧不上臉疼,立刻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男人扭捏著跑到何希文的身邊,指著他就是一陣大罵,“你這個廢物!你知道我這個杯子多少錢嗎?我可是在星巴克托了好多人才買到的呢!你!你!你!居然就這樣把他摔碎了!”

    何希文,“我……多少錢我賠您。”

    男人冷笑,“你賠得起嗎你!衣服都破了也買不起的人,還想賠我這個杯子?做你的大頭夢吧!”

    設計總監沉臉,“何希文!跪下給roe道歉。”

    何希文蹙眉,“總監,這……”

    “何希文!”設計總監面色不善的看著面前這個消瘦的男孩子,“我警告你,你如果不道歉就滾!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