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旺夫小啞妻 >

第613章 不甘,求情

    陸家那場壽宴鬧出來的動靜并不小,知"qingren"都曉得,蘇儀被處置是早晚的事。

    但給她個“身染頑疾”的借口,把人發配去宿州那種山窮水惡的地方,確實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溫婉也是怔了一怔,按理說來,蘇儀是先太后賜婚,大伯父不看僧面,總得看在先太后的份上多給她幾分薄面,要攆人走也該等過了年再說。

    可如今眼瞅著沒幾天就是除夕了,蘇儀竟然在這種時候離京,難不成是陸家又發生了什么事?

    事實上,真讓溫婉給猜著了。

    壽宴當天溫婉他們離開后,陸平舟一人給了五十兩銀子,那幾個寧州來的婦人禁不住誘惑便全都招了,說自己說的都是事實,只不過,她們是被人故意請到京城來的。

    請她們來的人,陸平舟一查便查到齊海身上。

    齊海抵死不認,陸平舟也不跟他廢話,直接把人捆了送入宮扔到敬事房,一刀下去變成太監。

    之前在陸家,雖然不能人道,好歹隔段時間就能看到蘇儀,好歹,還是個全乎人,他還有活下去的念頭。

    如今成了個不男不女的東西,還要被一群老太監褻玩,齊海受不住打擊,悲憤交加之下,他開始裝瘋,有事沒事就說胡話,時而傻笑,時而大哭。

    敬事房沒敢要個瘋子,又把他給踢了出來。

    短短數日,齊海就淪為街邊乞丐,長發披散,形容狼狽,見人便說他和某某府上的夫人好了。

    不過因著他渾身又臟又臭,說話瘋瘋癲癲的,沒人愿意搭理他。

    大冷的天,齊海縮成一團蹲在街角,面前放著個破碗,誰不給他錢,他就揪著人,給人講故事,講他和那位夫人是怎么瞞著男主人偷的情,還有了孩子。

    不巧,這天他揪到了來銀樓取首飾的蘇儀。

    蘇儀剛開始沒認出齊海,直到他開口說話,說的全是他們倆當年干下的齷齪事。

    蘇儀的臉色當即就變了。

    齊海之所以淪落到今日這般田地,全都拜這個女人所賜,他怎么可能放過她?

    于是他揪著蘇儀的袖子就沖周圍大聲嚷嚷,說跟自己tōu qíng的那位便是她。

    蘇儀大怒,抬手就給了齊海一巴掌,“你這瘋子,竟敢污蔑本夫人,信不信本夫人送你去蹲大牢!”

    到底是心虛,蘇儀打完之后都不等齊海反應就帶著丫鬟沖出人群準備回府。

    齊海的心理已經因為那一刀完全扭曲了,這種時候他哪還會像之前那樣處處護著蘇儀,只恨不能拉她下水一塊兒痛苦一塊兒死才好。

    見蘇儀要走,他抬步就追了上去。

    于是百姓們就見到剛化雪濕漉漉的大街上,一個蓬頭垢面渾身臟兮兮的乞丐追著一位貴婦人跑。

    那貴婦人氣喘吁吁,跑上幾步就不行了,嘴里不停地吐著白霧,幸好車夫及時將馬車趕過來,貴婦人才帶著同樣氣喘吁吁的丫鬟坐上馬車快速離開了這條街。

    瘋子的行為本來就不合常理,這件事倒是沒引起多大的轟動,百姓們看了會兒覺得無聊便散了。

    反倒是蘇儀,被嚇得面無人色,都上馬車好久了還沒緩過神來。

    丫鬟秋燕安撫道:“夫人,已經沒事了。”

    蘇儀驚魂未定,不停地伸手撫著胸口。

    她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就聽秋燕疑惑道:“奇怪了,剛剛那個乞丐怎么那么眼熟,瞧著像咱們府上的,到底像誰呢?一時半會兒竟是想不起來。”

    蘇儀呼吸一窒,隨即叱道:“胡說八道什么,陸家是什么門第,能讓下人出來行乞?”

    的確,大戶人家的下人大多都是簽了死契的,輕易出不來,而簽了活契的那部分,就算要走,府上也會酌情給些賞銀,不至于把日子過成這樣。

    不過,這都是對于一般下人而言,像齊海那樣的,自然要另當別論。

    秋燕心中鄙夷,面上卻是不顯,“那興許是奴婢看岔眼了。”

    見她終于不再懷疑,蘇儀這才放了心。

    回府后,她把秋燕打發走,自己去外院打算見見陸平舟,卻被小廝告知世子爺去了文姨娘處。

    蘇儀聽著,心里便是狠狠一揪。

    她捏著帕子,一路急急往海棠院走。

    到的時候果然老遠就聽到陸平舟的聲音從文姨娘屋子里傳出來。

    候在外面的丫鬟見到蘇儀,有些皮笑肉不笑,拔高聲音不耐煩地喊了一聲,“夫人來啦?”

    屋里正在說話的二人聲音戛然而止。

    蘇儀扯了扯唇角,問:“爺在不在這兒?”

    “在呢。”那丫鬟一面說,一面給她打開簾子。

    蘇儀抬步進去,就見到陸平舟擁著文姨娘坐在紅木長靠背椅上,先前不知說了什么,文姨娘羞得滿面通紅,嬌嗔著讓他別鬧。

    蘇儀覺得十分刺眼,心中又酸又澀。

    她和趙尋音斗了二十多年,到頭來落得個無兒無女無娘家被發配的下場,簡直輸得一敗涂地。

    直到這一刻,看到這一幕,她才后悔自己當初為什么就不能好好和陸平舟過日子。

    如果出嫁那年自己認了命,小意討好他,現如今窩在他懷里的女人就不會是文賤人,而是自己!

    成親二十多年,唯獨的一次同床共枕竟然是因為他喝醉了,如今想想,簡直是天大的諷刺。

    蘇儀越想越不甘,雙手無意識地撕扯著帕子。

    陸平舟像是才發現她的到來,慢悠悠抬起頭,圈在文姨娘腰間的手不曾收回。

    “有事?”

    男人對上她,俊逸的眉目霎時間冷了幾個度,語氣也不太友善。

    蘇儀嘴巴虛張了張。

    原本她和齊海的jiān qíng已經在陸平舟和文姨娘跟前過了明路,眼下有什么事都可以直說,可蘇儀就是覺得膈應。

    “妾身想單獨跟爺談談。”

    她說話的同時,嫉妒的目光刺向文姨娘,像似兩把鋒利的刀子。

    興許真是應了那句老話不見棺材不掉淚,把自己作到這步田地之后她才幡然醒悟,其實陸平舟是個有腦子有智慧會疼人的好男人。

    她以前之所以會覺得他這不好那不好,覺得自己嫁錯了人,一來因為他是個病秧子,二來,那時候她滿心滿眼都是陸行舟,哪怕已經嫁給了陸平舟,她也還在妄想自己有朝一日能做成陸行舟的女人。

    討厭一個人的時候,對方做什么都是錯的。

    等成功把自己作死,她又開始后悔,覺得文姨娘如今所擁有的一切原本都該是她的。

    “沒空,有事就在這兒說。”

    陸平舟曲起一條腿,摟著文姨娘的那只手姿勢不變,另一只手腕骨搭在膝蓋上,姿態說不出的愜意慵懶。

    可蘇儀看得出,這份慵懶中蘊藏著危險。

    她已經完全沒有退路,只能背水一戰。

    低下頭,蘇儀道:“夫妻之間的私事,爺總不能為難我當眾說出口吧?”

    夫妻之間的私事?

    “呵——”陸平舟回了她一個殘酷又輕蔑的冷笑。

    蘇儀紅了眼眶,一副委屈至極的模樣。

    文姨娘輕咳一聲,推開陸平舟,“既然夫人有事,爺還是去忙吧,剩下的事,妾自己處理就好了。”

    陸平舟站起身,攏了攏衣袍,大步朝著門邊走。

    文姨娘柔柔地笑看著男人,溫聲囑咐,“外頭冷,記得披上披風。”

    好一副郎情妾意的溫存景象,蘇儀完全成了多余的,她背對著陸平舟,憎惡地瞪了文姨娘一眼,爾后轉身,立即收斂情緒,走到紅木落地衣架旁,正準備拿起披風替陸平舟系上,卻被男人搶了先,自己拿起來動作利落地披在身上。

    蘇儀不用與他對視都能感受到來自男人嘲諷的目光,是冷的,刺骨的冷。

    她心下一沉。

    等陸平舟挑開簾櫳出了門,她才深吸口氣,抬步跟上。

    陸平舟顯然連單獨跟她多待一刻的興致都沒有,步履很是急促,“我一會兒還有事,邊走邊說。”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