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平民神探 >

第1068章 只剩想法了

    丁凡到是走的輕松,可譚斌就沒有這么容易了。【∞八【∞八【∞讀【∞書,.︾.o@

    手上之前丁凡丟給他的門牌號,已經說明了很多東西,上面的xiāo suān gān yóu殘留,他可一點都不敢掉以輕心。

    這東西不是手qiāng之類的東西,一旦發出一點響聲,那死的都不會只是一個兩個人了。

    最關鍵的就是,酒莊那邊常年都是女兒過去打理的,萬一出事,很有可能出事的就是自己的女兒啊!

    為此他當天晚上就叫人將整個酒莊都檢查一遍,可又怕一不小心引爆了xiāo suān gān yóu,只好一點點的小心檢查,他整整檢查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才最后從酒窖的最里面,找出了一個老舊的酒桶,也不知道被誰塞進了一個很高的位置,上面簡易的做了一個小機關,一旦拉動酒桶就會從上面掉下來。

    至于里面的東西,其實想想就能心里有數了,等到木桶被打開的時候,就連譚斌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整整一桶的xiāo suān gān yóu,這要是bào zhà了,整個街區都有可能會受到影響。

    這個閻肅在他的心里,瞬間就被化到了瘋子的名號下面去,沒有必要的情況下,最好不要招惹這樣的人。

    譚斌手下有一個人,名叫譚志邦,知道這件事之后,當即就從外面趕了過來,看到一整桶的xiāo suān gān yóu被人送里面抬出來,頓時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同時心中也氣的要命,這都是隨時要人命的東西,也不知道是誰送進來的,敢在特區送這個東西過來,誰有這個膽子。

    這個偷偷辦事的人,簡直就是個瘋子,他恨不得現在就叫人找他出來,除掉這個人,已經很多年沒有人膽大的在特區鬧事了,今天不將這個人找出來,麻煩恐怕會沒完沒了。

    可他也就只是想了一下這件事,就被身邊的人出手攔下來了。

    “通知下面的兄弟們,最近一段時間,都給我老實一點,沒事不要到外面亂跑,誰要是惹事出來,小心我不講情面。”

    “干爹,難道這一次就這樣算了嗎?人家都將要命的東西送來了,我們要是就這樣算了,傳出去,還有人怕我們嗎?”

    譚斌沉默著走到譚志邦的面前,緩緩抬頭看了一眼這個身材已經比他還要高的小伙子,雖然沒有說話,但只是眼神,就已經叫譚志邦整個人冷靜了下來。

    “你應該知道這都是什么對吧,這東西在特區有嗎?你知道這東西從什么地方運進來的嗎?那個人從什么地方登陸的你知道嗎?你什么都不知道,憑什么找他算賬?今天這一桶東西沒有bào zhà,這就是他給我一個面子,我也答應了他,這件事不管是誰在背后搞鬼,我都不會插手,隨他處置,所以這東西還在,不然你知道這東西bào zhà的威力有多大嗎?”

    譚斌的這個干兒子,這些年來幫他打理不少事情,這些他都知道,能力上絕對不錯,是個能辦事的人,可他的性子還需要一點磨煉。∟★八∟★八∟★讀∟★書,.2▲3.o︾

    他已經不知道跟這個小子說了多少次了,叫他改改身上的那種惡氣,不要動不動就動手殺呀砍的,想要別人服你,不一定要讓別人怕你。

    可他從來都沒有認真聽過,只是將這些話都當成了耳旁風。

    相比之下,丁凡就比他強的太多了,身上的那種江湖氣,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江湖草莽一般,可他知道,真正的他并不是這么簡單的,這一面只是他拿給別人看的,被他隱藏起來的那一面,才是真正的他。

    “反正這東西我們已經找出來了,找到他然后干掉他,我們后面的生意不就太平了,賭船的事情已經馬上就要開始了,干爹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放在這上面了。”

    譚志邦絲毫沒有聽進去譚斌的話,依舊覺得這個時候,叫人出手解決了丁凡才是最好的辦法。

    甚至已經在想著,回頭就叫人將這個人找出來,一舉將他除掉,省的他在跳出來找事。

    “真是天真,你以為這一桶他是真的想要引爆嗎?他這是擺在這里給我看的,你知道他手上還有沒有xiāo suān gān yóu了?我們對他基本上一無所知,你最好是跟這件事沒有一點關系,不然我也保不住你。”

    譚斌的擔心,其實是有道理的,從一開始他就在注意丁凡的動向,海港一代都是敏*感地帶,他早就已經在那里準備了人手。

    可丁凡就好像從天上掉下來的一樣,悄無聲一的就出現了,沒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時候來的。

    更要命的就是,他在特區經營了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從什么地方突然出現了這么多要命的xiāo suān gān yóu,就跟丁凡一樣,出現的十分詭異,這才刺激了他的好奇心,沒有人知道還會不會有別的東西會突然出現?

    只是他擔心的東西,譚志邦似乎一點都不在意,聽了他的話之后,眼睛一轉,冷哼了一聲,竟然轉身就離開了。

    譚斌也只能無奈的嘆氣了一聲,叫手下的人將酒窖整理好,至于那桶要命的東西,先想辦法處理掉,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別墅去了。

    回到別墅之后,譚斌就一直坐在書房里面,整個人一直坐立不安的走來走去,一整夜都沒有合眼。

    直到第二天一早上,手下敲門進來,手里拿著一個信封送到他的面前。

    “斌哥,昨天在酒窖里面收拾出來的,好像是有人留下給你的,我叫人查過了,信沒有問題。”

    這封信當然不會有問題,丁凡還有事情需要譚斌幫忙那,自然不會在信封上面做什么手腳了。

    信封里面的東西,其實也很簡單,丁凡就是想要一份名單,一份譚斌這一次合作對象的名單,還有跟他有敵對關系的人。

    其實這點東西,對他來說,并不是什么機密的東西,直接跟他要就是了。

    可丁凡這樣做,明顯就是不相信他的意思,在酒窖里面留下這東西,也算是一種對他的威脅。

    換做別人,看到這東西,估計早就已經暴走之后找人要廢了他了。

    可換做是譚斌就完全不一樣了,隨手拿起桌上的紙筆,就地開始寫了起來,沒有多長時間就將一份名單寫了個大概出來。

    “阿鐵,我叫你查的事情,有消息了沒有?”

    譚斌一邊寫著名單,一邊對面前的男人問了一句。

    對面的這個男人,可是跟著他時間最長的一個兄弟了,可以說他身邊最信任的,也就是他了。

    “已經叫人查過了,這個閻肅是今年剛剛從北面過來的,在鹽城的時候犯了事,躲到了東海,也就是三個月左右,現在已經是白頭翁手下的第一紅人了,整個東海他都有自己的勢力,可以說這段時間他是整個東海的風云人物了,之前他還是自己單干的時候,好像跟白頭翁有點過節,就連白頭翁都差點都死在他手上,現在兩個人已經講和了,前后也就是一月左右。”

    一個來月?

    一聽到阿鐵這么說,譚斌手上的筆突然停了一下,緩緩的抬頭看了一眼窗外,似乎有點想不通。

    白頭翁在外面也是有點名號的,這個人是出了名的小心謹慎,按說他看中的人,不應該有錯,可不知道為什么,譚斌總是覺得這個閻肅身上有太多叫人想不通的東西。

    阿鐵跟著譚斌已經二十年了,對他在熟悉不過了,每一個動作,他都能明白譚斌在想什么:“你是在擔心,閻肅的來歷嗎?”

    譚斌沒有回答,只是眨了眨眼睛,輕輕的將手上的筆合了起來,腦海中回想著之前見到丁凡時候的每一個畫面。

    “這個人,給我的感覺,更加像是一個軍人,雖然他的行為舉止,跟軍人完全不是一回事,可就是給我這種感覺,也不知道是為什么。”

    “他確實有可能是軍人,我叫人查過,他小的時候跟著海船在外面跑國際線,后來神秘的消失了幾年時間,去年才剛剛回到境內的,所以我懷疑他在境外的時候,當過雇傭軍。”

    “雇傭軍?這就難怪了!”

    譚斌手上的鋼筆遲疑了片刻,最后還是重新開始寫了起來。

    “另外,之前斌哥你叫我查東海的事情,已經有了一點回復,聽說那天之后,整個東海只是亂了一上午的時間,從第二天的中午開始,整個東海就一點多余的聲音都沒有了,幾個老大都關了自己的生意,安分好像等著要出嫁一樣,就連一開始跳的最厲害的陳寶希都被打老實了,這會兒還在家里舔傷口那!聽說這小子下了一個什么閻王令,整個東海都要聽著。”

    “嘶……”

    阿鐵本以為他這么一說,譚斌也不會有什么反應。

    誰知道,他話才一說完,譚斌竟然倒吸了一口冷氣,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緩緩放下了手上的鋼筆。

    “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吶,到東海才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已經坐上了一方大佬的位置,這倒是不奇怪,有白頭翁在背后支持,想來這一點到是不難,可白頭翁這一次出事,他似乎誰都沒有告訴,一個人就來了特區,而東海那邊,竟然被他一聲令下完全壓住了,真是讓我想不到,要手腕有手腕,要心智有心智,該動手的時候從不手軟,這才是大將之風,白頭翁這一次算是撿到寶貝了,難怪之前在他家里的時候,他那么緊張這個小子啊!”

    “斌哥,你對他的評價這么高,難道是有什么想法?”

    想法?

    譚斌現在也就只剩下想法了,這個關鍵的點兒上,白頭翁失蹤了,這要是不將人找回來,整個特區都有可能跟東海一樣,被這個所謂閻王徹底折騰成一片混亂。

    就算是有想法,也不是現在說的,而是要等到最后,這一次事情徹底解決了才說。

    “算了,有些事情現在說還太早了,等這一次的事情過去在說吧!”

    “好,對了,差點忘了,剛剛我回來的時候,聽說昨天晚上外面出了一點事情,老周的兒子,好像失蹤了,這會兒老周估計正在家里撒火那!”

    想不到這才一晚上的時間,特區這邊也不太平了。1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