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瘋狂農民工 >

第2382 和解

    下班時間還沒有到,夏建便收拾東西準備走了。關婷娜抱著個資料夾走了進來,她微微一笑說:“晚上沒有事情的話,咱們一起去你同學哪里吃面”

    “不好意思,我晚上要回趟家”夏建呵呵一笑說道。

    關婷娜有點失望的說:“你不是前天剛回去過嗎?還真是小別勝新婚”

    “嗨!前天回去人家回了娘家,連個面也沒有見上。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早知道這樣,我還不如不結”夏建滿腔的牢騷。關婷娜一問,他便全發泄了出來。

    關婷娜長出一口氣說:“既然都結了婚,就好好的相處吧!我們女人心眼小,任性,你回去多哄哄人家,應該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好!我聽你的,我就低三下四的給人家說好話,討人家開心。大不了離了,我和你一樣來個單身,你說多瀟灑”夏建說著,快步走出了辦公室。

    白麗一看夏建走了,便把身子一探,問剛要回辦公室的關婷娜。

    “關副總!我們夏總剛才說了什么?他是不是說要離婚?那我們這些單身女人可就有機會了”白麗說著,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關婷娜停止腳步,假裝生氣的白了一眼白麗說:“真不害臊”幾個女人相視一笑,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

    春色染綠了田野,人走出來連空氣的味道好像也不一樣。夏建開著他的吉普車,不緊不慢的駛在通往平陽鎮的國道上。

    看著車窗外的一片綠色,夏建的心情頓時豁然開朗。他忽然覺得,自己就不應和馬艷斗氣。

    做為一個男人,應該學會和女人對峙時做出讓步,可是自己沒有,這說明他大男子主義思想太重,老想著讓女人全聽他的。

    能剖析自己的人還真不多,可夏建做到了。他一邊開著車,一邊在想著見了馬艷他如何給她道謙。就這樣,不知不覺中,車子已到了西坪村的村口。夏建想了一下,便把車子直接開著去了西坪村村委會。

    他剛從車上下來,便看到三樓馬艷把頭從陽臺上伸了出來,不過一句話沒說,又很快的縮了回去。

    看來這女人心里的疙瘩還沒有解開。夏建想了想,便快步上了樓。三樓馬艷的辦公室里,只有馬艷一個人坐在電腦旁邊。

    “哎!我不是給你說過嗎?這電腦旁邊有輻射,你要少坐”夏建一走進去,便大聲的對馬艷說道。

    馬艷看著電腦,根本對夏建理都沒有理。這讓夏建略感尷尬,好在辦公室內沒有其他的人。

    夏建呵呵一笑說:“怎么?還在生我的氣?”見馬艷坐著沒動。夏建便繞到她的身后,輕輕的摟住了馬艷的脖子,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

    “你討厭!你就不怕旁人笑話”馬艷假裝生氣的推了一把夏建。

    夏建冷笑一聲說:“我親自己的老婆,我看誰能管的到我”夏建說著,做勢又要親。

    馬艷怕了,她求饒的似的說道:“你老實的坐下來吧!要是有村民來,這笑話可就大了”

    “是老婆大人!你還以為你這輩子不理我了”夏建嬉笑著,便走到馬艷辦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馬艷停止了手里的活,眉頭一挑,極為不高興的問道:“我還是你老婆嗎?這次回來,不會是叫我去辦離婚手續吧!”

    “胡說八道什么,這種話以后千萬不能亂講。我真的搞不明白,我到底哪里惹你生氣了?就算是我有錯,你得給我說清楚啊!要不這樣真是冤死我了”夏建陪著笑臉,輕聲的說道。

    馬艷呵呵一笑說:“算了吧!這是村委會辦公室,說這樣的事情讓別人聽到了不好。這樣吧!一會兒咱們回家,到家了咱們再說”

    “行!全聽老婆大人的。不過咱們倆之間的事情,最好是不要讓父母知道。算是我的一個條件”夏建壓低了聲音,用乞求的口吻對馬艷說道。

    馬艷點了點頭說:“好!這個我答應你。你現在可以回去了,我這邊忙完之后,就來找你”

    “你這是什么話,我就是專程來接老婆下班的。我不走,我坐在這兒等你就是”夏建說著,故意把臉轉到了一邊,根本不理馬艷。

    馬艷想了一下說:“那好吧!我們現在就回去”馬艷說這話時,臉色有點不對。夏建心里清楚,她心里的一口氣還沒有出來,他得做好準備。

    夫妻倆一起從村里經過時,碰到村里人,大家都熱情的打著招呼。夏建心里樂開了花,可是他從馬艷的臉上,并沒有看到她有一絲絲的笑意。

    馬艷和夏建一起回了家,這讓孫月娟頗感意外。正在忙著做飯的老人,笑呵呵的跑了出來問道:“艷艷!想吃什么?晚上我給你做”

    “不用了媽,我和夏建回來說點事,完了我回娘家去。飯就不吃了,別給我準備了”馬艷說著,掏出鑰匙打開了她的新房。

    孫月娟一看馬艷這個樣子,到了嘴邊的話也咽了回去。老人無氣可出,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夏建,嘴里還小聲的罵道:“混賬東西!艷艷不吃飯,我也不給你做”

    嘿!自己這是做錯了什么?怎么連老娘也對他這樣?夏建一頭霧水的走進了自己的新房。

    馬艷往椅子上一坐,臉色一正,眉頭一挑說道:“把門關上!”馬艷的聲音冷的像塊冰。

    夏建微微一笑,便轉過身子,他把房門關嚴實了,這才笑著對馬艷說道:“搞這么嚴肅干什么?我好像并沒有犯錯誤啊!老婆大人這是要過堂嗎?”

    “我不想和你開玩笑,所以你老實一點坐下來”馬艷冷若冰霜,看樣子極為生氣。

    夏建呵呵一笑說:“好!你說吧!咱們剛結婚,我確實不應該三天就去工作,可是我出去時,這事你是同意后我才走的啊!”

    “對啊!這事本身就沒有問題。但是問題是你夏建把我馬艷沒有當成你的老婆,滿嘴跑火車,沒有一句實話”

    “我知道你夏建風流,身邊的女人成群結隊。可是我們結婚了,那你就應該為我考慮一點”馬艷越說越激動,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夏建走到她的身邊,輕輕的拍了她兩下說:“為了孩子,你慢慢說”

    “有什么好說的。你在電話里告訴我,說是公司有事需要到國外出差。我當時就開玩笑的問你,你和誰去?你當時告訴我,你是一個人去。而結果呢?是不是帶了個女人去?”馬艷說到這里,眼淚終于沒忍住流了下來。

    夏建一下子愣住了,這事馬艷怎么知道的呢?就連他辦公室的哪幾個人,他們也不知道,看來此事有點蹊蹺。

    “我也多次告訴自己,跟了夏建,就要學會忍讓。可是我們結婚就這么幾天,你就開始騙我了,你說我能不生氣嗎?”馬艷小聲的質問道。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說:“你說的對,換了我,我也會生氣。只是你現在是重點保護對象,千萬別為了這事而動了胎氣”夏建拿了幾張紙巾,想給馬艷擦淚,可馬艷生氣的推開了他。

    夏建愣了一會說:“馬艷!你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我想說的是,這件事有人從中使壞,她無非就是想讓你和我鬧得不可開交,她從中得利而已。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給你說這事的人應該是一個女人?”

    馬艷聽夏建這么一說,精神不由得一振,不過她并沒有說話。

    “你說的對,我出差之前確實告訴你,我是一個人去T國。可是后來情況有變,就讓我們公司的關婷娜一起去了,另外一起同行的還有兩個人,所以確切的說,不是我們兩個,而是四個人”

    “我不知道,給你說這事的人為什么會說只有我們兩個人呢?她到底想干什么?如果說她和你很熟,她還有必要給你說這事,最怕的是你還不認識她”

    夏建沉著冷靜的給馬艷分析著此事。想必馬艷也不是一個傻瓜,她肯定能聽的懂夏建話里的意思。

    果不其然,夏建說完這些話后,馬艷再沒有吭聲,而是靜靜的坐著,很顯然她在思考這個問題。

    她忽然對夏建說道:“她說她是一個好心人,并且和你說的一樣,她也是一個女人”

    “好了!你不用往下再說了,這個人是誰我已經知道了。她就是小晨晨的媽媽周莉。我們在富川市碰到了她,當時還發生了一點不愉快。沒想到她竟然會給你打這樣一個電話,而你一聽就上當”

    夏建的推理完全正確,因為哪天晚上,他和關婷娜在一起時,還真碰上了周莉。這個女人還加油添醋的給肖曉亂說了一通。看來馬艷的這個電話一定就是她打的。

    被夏建這么一說,馬艷一時無語了。她坐在哪里想了好久,終于說了一句:“難道是我中了別人的奸計?”

    “那你以為呢?你們又互不相識,她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好心?”夏建呵呵一笑問道。

    馬艷冷哼一聲說:“這事就算是我被人騙了,可是你哪天晚上回家,為什么不來我家找我?你心里還是沒有我”

    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夏建再傻也明白了過來。馬艷這是在為她找臺隊下,她已經發現錯自己錯了。

    夏建走了過去,伸手摟住了她的頭說:“都是我不好,我給你道謙,以后絕對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馬艷一聽,緊緊的把夏建抱住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