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九龍圣祖 >

第2440章 你還有心情發呆?

    “小崽子,你終于舍得出來啦!”

    看著那個突然出現在外間的灰衣少年,柯云山心頭大松了一口氣,緊接著便是冷笑出聲,口氣之中,蘊含著一抹極度的自信。

    說起來柯云山對空間神器也算是有幾分了解的,知道那可以隨其主人的心意變幻大小,卻需要主人的脈氣來加持。

    剛才的柯云山,不僅是忽略了這件上古神器,甚至是連上古神器的某些特殊性都忽略了,直到此時此刻,他才后知后覺地記了起來。

    聽到柯云山聲音的陸絕天,雖然被魏歧死死牽制,臉色卻變得有些不好看,暗道那老家伙終究還是要贏了嗎?。

    顯然陸絕天也是忽略了上古神器的特性,剛才還看似堅固的黑色宮殿,終究不是無所不能的,在柯云山這個至圣境巔峰強者的轟砸之下,終于還是快要堅持不住了。

    要不然那個灰衣小子,又怎么可能主動從黑色宮殿之中出來呢,這很明顯是空間神器承受不住柯云山的轟擊了嘛。

    出現在外間的身影確實是云笑的形貌,他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似乎是沒有心情和柯云山斗口,而是抬眼看了看天空。

    “云笑,你不用看了,還有十息的時間才到一柱香呢!”

    柯云山似乎是猜到了云笑的想法,見得其老臉之上閃過一絲戲謔的笑意,口中的話語,也讓圣醫盟和心毒宗的長老們心頭一陣惆悵。

    “終究還是要功虧一簣了嗎?”

    噬心師太口中喃喃出聲,對比著那邊心情大好的絕戶姥姥,這和剛才完全是反轉了過來,對于那個灰衣少年,絕戶姥姥一直都是心存最大恨意的。

    雖然說一柱香的賭注已經只剩下十息時間,但沒有了那件空間神器宮殿的掩護,一個洞幽境后期的毛頭小子,又豈能在柯云山這個至圣境巔峰強者手中,堅持十息的時間?

    這一場賭局的結果似乎已然注定,那個用兩件空間神器作為賭注的灰衣少年,或許最終的賭注還要加上他自己的這條性命,這可真是生死豪賭啊。

    那些普通賭徒所賭的金銀財寶,或是一些天材地寶,和這一次的賭局比起來,簡直就弱爆了,單單是那兩件空間神器的賭注,整個九重龍霄就無人能及。

    “十息么?足夠了!”

    將目光從天空之上轉回柯云山身上的云笑,口中說出的這幾個字,明顯是將那位圣醫盟二長老給生生激怒了,他可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狂妄的小子。

    柯云山感應得很清楚,眼前這灰衣小子從黑色宮殿之中出來,應該是迫不得已,因為他能感應得到,要是自己再發出強力一擊的話,這座黑色宮殿或許就會瞬間化為本體。

    到時候這個灰衣小子依舊無所遁形,既然如此,對方已然底牌用盡,柯云山堂堂的至圣境巔峰強者,又豈會再有絲毫擔心?

    按正常的情況下來說,至圣境巔峰的強者,想要收拾一個洞幽境后期的修者,根本連第二招都不可能用。

    也就是眼前這灰衣少年手段驚人,這才讓柯云山有一定的重視,現在他唯一需要防備的只有兩點,只要防住了這兩點,這一場賭局,他就能立于不敗之地。

    其中一點,就是防止那小子施展影分身脈技,讓自己打中一個假身,那樣或許就會耽擱幾息的時間,現在時間可就是生命。

    柯云山另外一點需要注意的,那就是對方身化水液的異靈天賦,這讓他剛才都有些猝不及防,讓得那灰衣小子抓住機會,差點讓其陰溝里翻船。

    在柯云山看來,云笑也就這兩種手段能拖延時間了,可是上過一次當的他,又怎么可能上第二次當呢?這一切看起來都已然注定。

    轟!

    柯云山心中念頭電轉而下,為了避免給那灰衣小子留下結印的時間,他下一刻就直接出手了,巨大的山牙狼錘狠狠砸下,目標正是那黑色宮殿之旁不遠處的灰衣少年。

    只是包括柯云山在內的所有人,都并沒有看到在這一錘砸下之時,那灰衣少年眼眸之一閃而逝的戲謔,那是真正的戲謔。

    “嗯?竟然不閃不避?”

    直到柯云山巨大的山牙狼錘都已經轟臨云笑的頭頂,他突然發現這個灰衣少年并沒有半點要閃避的跡象,就仿佛是被嚇傻了一般。

    因為柯云山感應得很清楚,眼前這灰衣身影并非虛體,而這樣一來,就算對方能在頃刻之間身化水液,他也有絕對的把握將之擊殺當場。

    身化水液這門天賦,也只有在第一次施展的時候能讓人猝不及防,可是在顯于人前一次之后,柯云山堂堂的至圣境巔峰強者,又怎么可能不加以防備呢?

    究其原因,還是因為云笑的脈氣修為太差了一點,就算是能身化水液,在一個認真起來的至圣境巔峰面前,根本就翻不起什么浪花。

    身化水液只是一門手段,它并不能讓云笑擁有逆天的不死之身,一旦敵人的力量超過了那個臨界點,將這灘水液直接轟成虛無,也不是沒有可能之事。

    更何況此刻的柯云山手中,還有著一柄山牙狼錘呢,這件圣階高級的力量型武器,讓得柯云山這一擊威力更強了數倍,他有信心將這灰衣小子砸為肉泥。

    到了那個時候,不僅是這場賭局能夠大獲全勝,那兩件空間神器也是屬于他柯云山的了,甚至是不用顧忌那邊的陸家族長陸絕天。

    柯云山心中的這些如意算盤打得啪啪作響,其手中動作卻是沒有絲毫的遲滯,見得他雙手下壓,巨大的山牙狼錘錘頭,便已經離云笑的腦袋不過數寸之遙。

    嚓!

    然而就在柯云山志得意滿,要將那灰衣小子給砸成一團肉泥的時候,其耳中卻是突然傳來一道輕響之聲,隨即感覺到手中一輕。

    “這……這是……”

    柯云山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隨著他將目光轉到山牙狼錘錘頭所在之地,他忽然看到了極為讓自己震驚的一幕。

    因為那個在他想像之中會被砸成一團肉泥的灰衣身影,不知何時已是變幻為了一柄看起來極為普通的烏光木劍。

    烏光木劍就這樣靜靜地懸浮在那里,一動也不動,但在山牙狼錘一砸而上的時候,卻是如切豆腐一般,將山牙狼錘的錘頭,直接切成了兩半。

    所謂的削鐵如泥,或許也不過如此了,可是一個活生生的云笑,怎么會突然之間變一柄上古神器木劍,柯云山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一時之間竟然愣在了當場。

    “剛才那道云笑的身影,乃是那柄上古神器所化!”

    終究還是旁觀者清,在柯云山愣神的當口,陸絕天和魏歧都是有所猜測,其中這位陸家族長眼眸之中的火熱,不由更加濃郁了幾分。

    因為就算是他這個大陸頂尖毒脈師,剛才也沒有感應出那道云笑的身影乃是假的,而一柄木劍竟然能化身為人,而且還如此逼真,這怎能不讓陸絕天心生貪婪?

    一件上古神器都已經是珍貴無比了,何況還是如此變幻多端的上古神器,試問在和人對戰的時候,一個出其不意祭出木劍,又有幾個人能擋得住呢?

    甚至在陸絕天的心中,要是自己能將那柄上古神器木劍據為己有的話,說不定和蒼龍帝宮的主宰蒼龍帝都有一戰之力了。

    像陸絕天這樣的人物,一向是極有野心的,只有他們實力不濟的時候,才會臣服于他人,一旦實力超越,恐怕會瞬間改變態度。

    至少在陸絕天看來,就算是蒼龍帝手中那把帝龍槍,也做不到如此神奇的一幕,這在戰斗力之上的加持,比起帝龍槍還要厲害幾分。

    如此詭異又如此鋒銳的上古神器,一向是他們這些至圣境巔峰強者夢寐以求的神物,他們已經沒有太多機會突破到更高的層次,只能是橫向追求戰斗力了。

    拋開陸絕天心中的貪婪和火熱之外,諸多圣醫盟的長老,還有心毒宗的兩位,心情可就是大起大落了。

    “看來咱們終究還是小看了他啊!”

    圣醫盟大長老秦破云口中發出感慨之聲,旋即化解掉陸家大長老陸霜的一記強力攻擊,先前剛剛提起的心,也在轉眼之間落到了心底。

    “柯長老,這都什么時候了,你竟然還有心情發呆?”

    就在眾人心思涌動之時,一道聲音突然從黑色宮殿之中傳來,緊接著在黑色宮殿的另外一邊,便又出現了一道灰衣身影。

    與此同時,一些心思敏銳之輩,都是感應到剛才削掉山牙狼錘錘頭的古怪木劍,已經在原地消失不見,這讓得他們很有著一種異樣的感覺。

    不少人的目光都盯著那個重新出現的灰衣少年,似乎是想要看看那到底是真正的云笑,還只是一柄上古神器木劍,因為這恐怕已經是柯云山最后的機會了。

    得到身后聲音的提醒,柯云山陡然驚覺,抬頭望了望天,發現自己所剩下的時間,似乎只有最后三息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