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劍破拂曉 >

0321 少女玩心起 惡犬來助興

    一架極盡奢華的馬車,四頭汗血寶馬并駕齊驅。只不過四馬拉一車,無需多費力氣。

    天氣并不炎熱,汗血寶馬也就沒機會出汗。故而見不到寶馬流出血液般的通紅汗水,有那么點的大材小用。

    好處不是沒有,馬車相當的平穩,坐在車廂內的眾人,感受不到絲毫的顛簸。

    話說這車廂,比普通人家的房子還大。車廂內臥室客廳一應具全,居然還有茅廁。

    車廂內粉紅為主,到處繚繞著花香。一看就是女主人的布置,處處彰顯青春活力。

    客廳內茶桌圍坐四人和一條小狗崽兒,有下人服侍,備有上好的南濱城特產紅翠茶。

    紅翠茶生長在南濱城的紅土坡,每年產量不過百斤。能買得到這樣的茶葉,不單單是有錢就可以,要既有錢又有勢。

    桌子上的茶水,是今年入秋的新茶。可見其主人在南濱城的地位,絕對是那種鳳毛麟角的存在。

    風餐露宿慣了,哪怕是在麻壽國皇宮內,依舊是深居簡出。突然享受這般貴族待遇,刑真和蒲公齡渾身不自在。

    小狗崽兒倒是滿心歡喜,忘了因眼睛不老實被神仙姐姐修理的事兒。此時,一對兒溜圓大眼,眼珠子亂動。

    小狗崽兒的動作不加掩飾,搞得唐嬌和高慧慧尷尬不已。連帶著眼觀鼻鼻觀心的刑真和蒲公齡,一并被劃為和小狗崽兒一路貨色。

    若不是二哥唐晉帶來口信,一定要好生寬帶兩位公子。唐嬌恨不得把二人一狗扔出車外,然后在找幾條惡犬狠狠的教訓一頓。

    刑真雖不擅長和女子打交道,但是經常觀察他人表情。看得出,現在的唐嬌正在磨牙。

    木訥勁上來了當真要命,暗想自己沒得罪唐家大小姐才對。只得求助蒲公齡,不好直言開口,只得眼神交留。

    被唐嬌和高慧慧看在眼里,暗道這倆人一準兒的沒憋好主意。倆女子同時也在眼神交流,俗話說打狗得看主人。

    今天啊,非得當著主人的面打狗,讓他們一起難看。圍在一桌喝茶的眾人,氣氛相當的詭異異常。

    刑真得蒲公齡會意,終于知道是小狗崽兒惹禍。當下顧不得什么顏面,拎起小狗崽兒就是一頓錘吧。

    看在唐嬌和高慧慧眼里,那就是一個扮紅臉一個扮黑臉。一人一狗絕非好東西,特別是負劍少年,就算扮紅臉照舊是黑乎乎。

    估摸著時間差不多,高慧慧起身走到窗邊。掀起粉紅色簾子遙望,似正合心意,回頭對唐嬌微微點頭。

    后者示意,端起茶杯輕抿一口問道:“刑公子蒲公子,你們二人怎么不喝茶。”

    眼觀鼻的難兄難弟這才想起來,濃郁的茶香蓋過此地花香,不品嘗幾口實乃罪過。盡量收斂武者的大大咧咧,裝出斯文儒雅狀。

    品嘗過后,二人贊不絕口。視財如命的刑真更是說出心里話:“多謝唐小姐款待,這茶葉很貴吧?”

    無形中抬高了主人的身價,唐嬌撲哧一聲被逗樂,解釋道:“此茶名為翠紅茶,只有紅色土地的紅土坡才能生長。”

    “茶的根莖是翠綠色,茶葉子是鮮紅色,故而得名翠紅茶。而且葉子形似花瓣,即使茶花凋零,照舊像是開滿山野的紅色花朵。”

    蒲公齡大為贊嘆:“還有這等奇異景觀,如有機會麻煩唐小姐帶我等觀摩一番。真切體會后,好記錄入我的隨身筆記。”

    唐嬌玩味兒十足,笑道:“說來話巧,現在正好經過紅土坡。二位若是有雅興,大可停車下去觀賞一番。”

    “有勞唐小姐,先命車夫停車。”架不住新奇事物的引誘,蒲公齡一口答應下來。

    唐嬌坦言:“二位請便,我和慧慧經常觀看此景,就不下去陪諸位了。”

    高慧慧在旁附和:“是滴是滴,雖是秋天太陽仍然毒辣。車廂內可以遮陽,免得被曬黑。”

    說話時有意無意瞄向刑真,意思很明顯。如果曬得向他那般黝黑,可就沒臉見人了。

    小狗崽兒胡亂偷瞄,刑真一直心有愧疚。也就不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抱拳歉意:“麻煩唐小姐稍等些許。”

    二人一狗下得馬車,終于可以痛痛快快的喘幾口長氣兒。想起車廂內的尷尬氣氛,小狗崽兒又被修理一頓。

    入眼的是一山坡,土地呈現嫣紅。正如唐嬌所說,翠紅茶葉子的確是紅色。

    不是如血的鮮紅,而是青春的粉紅。鋪滿山野,很是靈動,遠遠望去煞是好看。

    美中不足,翠紅茶是灌木矮茶。茂密的分紅葉片遮擋了根莖,無法看到樹葉下的翠綠。

    好奇心大起的蒲公齡,自然不想放過看個仔細的機會。

    慫恿道:“走進看看?”

    好奇乃人之常情,刑真同樣擺脫不了。隨口答應:“沒問題。”

    車廂內兩位女子相對而坐,趴在桌面雙手托腮動作一模一樣。

    興許是在一起時間久了,表情也大差不差。就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不看長相,可以認定是雙胞胎。

    唐嬌小聲問:“你說他們會不會走進觀看?”

    高慧慧略微思索,想起自己初來乍到被對面大小姐坑騙的往事。

    氣兒不打一出來:“你說呢,被你把好奇心勾起來了,換做誰都想走近了瞧瞧。”

    唐嬌看出對方的不悅,故作大方:“幾年前的事情了,你還不忘啊?”

    “換做你被一群瘋狗追咬試試看,我當初,可是都嚇尿尿……”

    尿褲子的糗事沒好意思說出口,更是發現自己多言提及當年的笑話。

    高慧慧俏臉微紅,話鋒一轉:“還不是你干的好事。”

    “好啦好啦,咱倆誰都別埋怨誰。柳師傅把狀告到我父親那里,害得我被打了好幾板子。你尿褲子,我的屁股不也疼了好幾天。不不不,是將近一個月不敢坐著。”

    找回些許顏面的高慧慧,得勢不饒人:“還不是你自作自受。”

    知道對方刀子嘴豆腐心,唐嬌也不氣。嫣然一笑后小臉微微皺起問道:“你說他們不會被瘋狗咬壞吧?被二哥知道又該收拾我了。”

    高慧慧也恍然大悟:“是哦,那些瘋狗都是小妖,當年若不是師傅搭救,我很可能命喪于此。”

    唐嬌強自鎮定,自我安慰:“不會不會,他們是行走江湖的游俠兒,自然有些手段。”

    隨即想起當年被責罰一事,下意識的捂住屁股。小身板子忍不住顫抖,搖了搖頭追問:“不會鬧出人命吧?”

    “叫上護衛,下去看看吧。”高慧慧也怕事情搞大,頗有些擔心。

    唐嬌撲棱一下起身,拉著高慧慧快不走出車廂。招呼一聲,近二十名唐家護衛跟隨。

    始終不見二人一狗的身影,越走越是心驚,唐嬌牙齒打顫:“不會這么快被惡狗吃干凈了吧?”

    “不會吧,沒聽到犬吠聲。”高慧慧同樣心虛,自己給自己找借口。

    突然抬手攔住心不在焉的唐嬌,提醒道:“不能在前進了,越界會發生沖突。現在唐家形式微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唐嬌恍然大悟,心有余悸拍了拍胸脯。少女發育極好,這一拍后波濤洶涌。

    努了努嘴很是不甘:“不行呀,刑真和蒲公齡怎么辦。真的出意外,我怎么和二哥交代。”

    少女泫然欲泣,像極了錯做事的小孩兒。暗自后悔不該多此一舉,沒了主心骨,問道:“慧慧,你說該怎么辦。”

    高慧慧同樣六神無主,思索片刻想了個不是辦法的辦法:“回去如實稟報,找家主來交涉吧。”

    唐嬌臉色鐵青,摸了摸屁股小聲咕噥:“父親不會罰我吧。”

    高慧慧跟著做同樣的動作:“可能會,不只是你,我也要挨罰。”

    兩位少女無可奈何,帶著哭腔轉頭,無精打采命令護從:“走吧,先回唐府。”

    待所有護從轉頭的一剎那,所有人如臨大敵。始作俑者的唐嬌和高慧慧,居然忘記了自己是神修。一屁股做到地上嚎啕大哭,樣子極為的滑稽。

    這也難怪,被近百十余頭惡犬包圍。這些惡犬名字特別的好記,就喚做惡犬。

    是困龍大陸常見的一種小妖,大多被圈養在有頭有臉的勢力當中。

    體型碩大如牛,即使嘴巴閉合,獠牙也會露到嘴外。天生一副惡人相,銅鈴大眼溜圓,嘴角下壓不怒而威。

    換做誰都會膽戰心驚,何況是愛美的少女。二十來名護衛還好,相當的堅守自責,沒有一人擅自逃脫。

    惡犬圍而不攻,不斷的在周圍徘徊。看向眾人,就像看到了鮮美的食物。發出低沉的吼哮,更是平添幾分恐懼。

    唐嬌抱頭哭喊:“我們沒有走入翠紅茶園,只是在外面看看。快把這些惡犬收回去,否則,否則我爹爹和你們沒完。”

    “汪汪汪”一只雪白小狗崽兒在惡犬當中排眾而出。始作俑者浮出水面。

    原來是唐嬌算計惡犬圍攻刑真等人,沒想到小狗崽兒血脈特殊。等級更高的地獄犬都能被鎮壓,何況是這些小妖惡犬。

    小家伙刺溜一下跳到一頭惡犬頭上,擺出一副山大王的架勢。眼珠子仍是滴流亂轉,看向不該看的地方。

    二女顧不得小狗崽兒的挑釁眼珠子,帶著哭腔問:“是你指使的惡犬嗎?”

    小狗崽兒小雞嘬米,坦然答應。

    唐嬌害怕之余怒氣橫生:“我辛苦來接應你們,怎可恩將仇報。”

    小狗崽兒一通比劃,意思大概就是,你們算計我和刑真遭此報應罪有應得。然而刑真和蒲公齡能大概猜出小狗崽兒的意思,換做唐嬌和高慧慧則無從下手。

    兩位少女一臉的茫然,不知該如何應答。

    高慧慧鼓起勇氣:“小狗崽兒乖,快讓這些惡犬走開。”

    小狗崽兒不吃這套,挺胸抬頭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

    唐嬌試探著問:“刑真和蒲公齡呢?”

    小狗崽兒指了指山上的茶葉園。

    唐嬌似有明白,確認道:“去茶園里了?”

    見小狗崽兒點頭,兩位少女無比驚駭。比剛一被惡犬圍攻的時候,要驚恐的多得多。

    小狗崽兒又當是二女的詭計,全然沒當回事。

    這時候,山上突然傳來呼喝聲:“偷花小賊別跑,給我追,打斷他們的狗腿。”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