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田園小醫妃 >

377 鹿死誰手

    顧承厭道:“如今我想娶誰為妻,沒人能勉強得了我,所以我將軍夫人的人選,我想仔細一些,近日同公主您走得近,臣確實有心了解您,也希望公主多了解一下臣,只是他日娶的未必是公主您,您明白么?”

    “我知。”四公主這段時日也看的出,顧承厭有意同她深交,但也只是尋常的相處,想看看她適不適合給他左將軍夫人罷了。

    而她身為高貴的公主,若換做旁人,自然是要看許多的,可若是顧承厭,便什么都不必看了。

    顧承厭說的并不夸張,如今他的權力大到,全京城的女子都恨不得貼上去,什么尊嚴底線通通煙消云散了。

    顧承厭又道:“我他日若是娶誰為妻,便不會再納妾,四公主只需好好同臣相處即可,不必憂思過多。”

    四公主:“……”

    若說顧承厭之前說的話四公主還能理解,這句確實是她意想不到的。

    她一直覺得顧承厭他日不可能只娶一個女子進門,她甚至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斷沒想到他會這么說。

    顧承厭也未解釋太多,他這些年為何身邊會有那么多紅顏知己,早年是刻意那么做,那時他羽翼尚未豐滿,為了打消陛下的疑慮,裝作紈绔。

    再然后,所有人都感慨顧家好不容易留個后代,卻是個廢物。他從小到大始終是他人口中的廢物,盡管并未因此生出自卑的情緒,可也幾乎沒想過,有朝一日翻身會是什么樣的。

    阿楚成親后,漸漸的,年少無知時顧承厭在那些花街柳巷找到了些紙醉金迷的樂趣。

    不過這種樂趣終究短暫且虛浮,娶妻只娶一個,是他這些年唯一所堅持的事,也難怪此時四公主不信,這話說出去怕是誰都不會信。

    四公主震驚過后,突然紅了眼,心中暗暗發誓,無論如何也要坐上將軍夫人的位置。

    花蟬衣騎上馬隨著林浮音走遠后,接過林浮音遞來的弓箭道:“浮音,這種比試若是輸了,也不會有什么懲罰吧?”

    雖然她如今功夫還算不錯,卻從未打過獵。

    “往年倒是不會,就是獵到的獵物少多少有些丟人罷了,咱們女子還好些,男人會比這個。”林浮音頓了頓,又道:“不過話說回來,今日張晴之小然等人都在,四公主還說了,獵物多的人有賞賜,咱們還是爭取多打些為好。”

    花蟬衣笑笑:“我盡力吧。”

    對于自己不熟悉的事,花蟬衣可不敢說大話,她昔日連拉弓射箭都未曾接觸過,幼年時倒是玩兒過大哥的彈弓。

    林浮音笑笑:“我先教你最基本的怎么拉弓射箭。”

    花蟬衣本以為,這東西比彈弓也難不了多少,當她和林浮音在林中發現了一只野雞,林浮音教她如何射箭的時候,花蟬衣成功的將將箭射到了一旁的石頭上,那只野雞叫咯咯噠的叫囂著飛走了。

    花蟬衣吐了吐舌頭,心虛道:“那個,咱們繼續轉轉吧。”

    林浮音嘆了口氣:“你這騎射還是再練練吧,瞧你這樣子,今日大概一個也獵不到。”

    花蟬衣無言以對,心下隱隱有些不服氣,心說哪有一開始練就會了的?若是給她些時間,早晚能抓到野雞!

    二人說話間,一直鹿跑了過去,林浮音直接一夾馬腹,跑了幾步拉弓射箭,只聽嗖的一聲,那只鹿應聲倒地,花蟬衣一聲高呼。

    實在是太帥氣了!

    林浮音跳下馬,將那匹鹿扛回來的時候,花蟬衣有些羨慕了起來。

    “浮音,你真是太厲害了,這么大的一只鹿,你居然一箭便射死了!”

    林浮音也笑:“今日運氣實在好,今晚就憑這匹鹿,我也能拿個中上的成績了!”

    這時,不遠處傳來一道煞風景的聲音:“那匹鹿明明是我們先打到的,林二小姐怎么搶人獵物呢?”

    花蟬衣隨著林浮音轉過頭去,看清對面來的幾個人后,心說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來人是張晴之和幾個不認識的官家千金,小然跟在最后面,顯然今日丟了大人的這二人頗受眾人排擠,若非出于情面,怕是根本不會帶著她們兩個。

    可憐昔日被眾星捧月的張晴之張二小姐,如今就差成人家跟班了,而這前后截然不同的待遇,居然就是因為顧承厭的短短幾句話。

    方才開口的還是小然,林浮音如今一看見這小賤婢便覺得煩:“這鹿是我獵到的,何時成你這小賤婢的了?”

    小然聽不來林浮音喚她小賤婢,尖銳的喊出聲來,她如今可是名副其實的千金小姐,居然喚她小賤婢,簡直是豈有此理!

    小然:“林二小姐,這鹿可不是我的,而是孫小姐的,你若不信,且看看那鹿身上除了你射的那一箭外,是不是還有傷口?”

    林浮音聞言看了一眼,這只鹿前腿下方確實有一處擦傷,想來是一箭未射中,擦著皮肉劃了過去。

    就連花蟬衣這個外行都看得出來,這鹿怎么看都該是林浮音的,忍不住蹙眉道:“這獵場的規矩,難道不是誰獵殺的算誰的么?”

    那個孫小姐冷冷開了口:“若非我將鹿的前腿射傷了,你們怎么可能那么輕易就能射中它?原本我們這些人正在追這只鹿,要不是林二小姐半路搶了去,此時早就是我囊中之物了!”

    花蟬衣打量了一眼說話這孫小姐,原本花蟬衣一直以為,官家千金嬌生慣養的,必然都是個頂個的美人,直到今日見到了幾個名貴胭脂水粉都遮蓋不住丑陋面向的歪瓜裂棗,花蟬衣才知道自己一直以來認為的都是錯的。

    比如眼前這孫小姐,便生的尖嘴猴腮,下巴微微凸出,看著便令人覺得這定是個尖酸刻薄的女子,此時一開口,果不其然!

    林中像鹿這種獵物絕對算大的,怎么能被他們三言兩語便搶走?花蟬衣正準備說什么,林浮音卻突然拉住了她:“一只鹿罷了,讓給你們就是!”

    說罷,拉著一頭霧水的花蟬衣離開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