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贗太子 >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一字曰公(下)

    祁弘新聽聞,頜首:“也好。”

    在蘇子籍的引領下轉到了大廳,正就趕上了挑庫入銀最熱鬧的時候,分成了十個辦公桌,抽調了多個衙門的人員在辦公。

    “施云維。”有一桌上的小吏喊著名冊,在外面喊著銀子的人,名字都會被記下來。

    聽著喊聲,一個中年人答應一聲上前。

    祁弘新打量一眼,見中年人穿一身醬色袍,半新不舊,看起不似是鄉紳,略一遲疑,就聽著蘇子籍低語:“這是施云維帶來的人。”

    祁弘新立刻明白了,鄉紳們也不可能自己帶幾百兩銀子,必是帶了長隨或管家過來,眼見著這中年人吆喝一聲,一個年輕人捧著一個盒子過去,放到了桌上。

    小吏一打開,里面就是一塊塊的銀餅。

    大概是看習慣了,小吏周圍有人專門檢銀成色,又有人秤稱,不久吆喝:“成色九八,重三百零一兩七錢。”

    小吏說著,記錄入冊,又吆喝:“繆少嵐!”

    “小人在!”又一個長隨跟了上去,就見每喊一個,就有人捧白花花的銀子走到登記一桌前,小吏檢查過后,成色上好,足銀足兩,就會給其登記,又一個小吏則會按照交銀的數額,來寫一到五個紙條,揉成了紙團,塞進箱子里。

    而一捧捧的銀子,都被裝入木箱,整理擺好,祁弘新眼瞅著一個兩個三個……已經快要記不清多少個的木箱被快速填滿,封箱,沉甸甸被抬入后面。

    這里本就是往日交納稅款的地方,后面走廊連通著就是銀庫。

    沒跟去銀庫,只看著這一個接一個被抬走裝滿了銀子的木箱,祁弘新就覺得自己的心跳加快,呼吸也忽然變得困難了起來。

    尤其是站得腿都酸了的時候,一千多人終于全部交過了銀子,小吏去外面喊了幾遍,再無人進來,一直在忙碌官員這才在揉著脖子抬頭時,看到了站在角落處身著就服的知府府丞兩位大人,忙上前行禮。

    “這銀子……總共算下來,入賬的有多少?”祁弘新聽到自己聲音干澀問。

    官員卻不知面前的這位知府大人的心情有多么緊張,他只看到這位殺伐決斷的知府大人表情冷淡,心里就是一跳,生怕自己什么地方做錯了,忙立刻回:“知府大人,一共入賬白銀二十七萬八千六百四十一兩九錢八分!”

    二十七萬兩?

    二十七萬兩!

    二十七萬兩!!

    雖早有預料,上千個士紳,每人交一百兩,也就有十萬以上,抽二次就是二十萬兩,抽三次,就是三十萬兩。

    但聽見這數字,祁弘新頓時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一直支撐著他的力量,隨著這個答案一入耳二入心,直接就松了,讓他再也站立不穩,就要癱軟在地上。

    捂著胸脯,祁弘新甚至覺得自己快要呼吸不過來了。

    二十七萬兩!

    他做夢也想不到,只是將這收繳來的三十七個小礦賣出去,就能得到這么一大筆銀子!

    加上不久前收繳的現銀,庫存已超過了三十萬兩!

    治水衙門前在他催款時不得不許諾,說年底前必能將欠下的十七萬兩銀子還了。

    這就等于今年至少就可以還一大半虧空,剩下的二十萬兩雖亦是不少,但跟之前的七十萬兩相比,已讓人壓力驟減了。

    “知府大人!”匯報賬目的主薄被嚇了一跳。

    蘇子籍忙制止他去喊人:“大人只是一時激動,你且讓人奉茶上來。”

    “是!”幸有府丞大人在,主薄心里慶幸,忙令人上了茶。

    蘇子籍也與本就暗中保護著祁弘新的親兵,將其扶到不遠處的椅上坐了。

    這時有人將茶奉上,祁弘新喝了兩口茶,砰砰砰亂跳的心才慢慢恢復正常,而那股子驚喜與驚嚇并存帶來的昏眩,也緩了過來。

    祁弘新忍不住看向了蘇子籍,再明白不過,這次的事,乃蘇子籍一手主導,這樣的本事……

    “還請大人批準摸簽。”不等祁弘新細想,蘇子籍已再次恭敬請示。

    前面出錢的事已經完成,總不能讓人就這么等著。

    幾千個紙團被塞入大箱里,先混在一起,被人帶出去,當眾攪拌,又將箱子放在明處,好讓那些出了錢的放心。

    祁弘新只能打住思緒,對正等著自己吩咐的主薄說:“這事你們辦得很好,準備令那些人摸簽吧,務必維持了秩序,不可造成混亂。”

    “大人放心就是,下官已請了郡尉派一百郡兵來維持秩序。”蘇子籍笑著說。

    這準備的還算充分,祁弘新心想。

    但對于接下來的摸簽,他依舊有一點點心提著。

    雖然銀子都已入庫,無論外面鬧還是不鬧,他都是不可能再讓人將銀子吐出來,但如果鬧得太過,引起了民變,這也不是祁弘新愿意看到。

    “摸簽了,喊到名字就上臺摸簽。”廣場上現在臨時搭建了個高臺,主薄出去站在高臺上宣布可以摸簽了。

    跟方才一樣,祁弘新與蘇子籍依舊是站在角落處,望著摸簽的過程。

    “順安府洪平縣程福來,摸簽一次!”

    “順安府清河縣萬有棟,摸簽三次!”

    “江華府百里縣鄭奉,摸簽二次!”

    …………

    一個接一個被喊了名字就上來,將手從箱子上方圓洞伸手進去,因眼睛看不見,只能憑手感去摸,在幾千個紙團中摸出自己想要的那個,的確是要看手氣。

    反正上去的每一個人,都是表情凝重,一副屏氣凝神,仿佛自己正在進行著某種神圣事情的模樣。

    能磨蹭多久,就磨蹭多久。

    直到有小吏催促一聲了,這才會猶豫著將手抽出來,手里往往都會捏著一個紙團。

    “并沒有中!”隨又一個摸簽的人將紙團打開,里面只有“一百兩”和一個陌生的姓名在內,頓時嘆一口氣,帶著一點喪氣地走了下去。

    雖然沒摸到礦權的人,都有點心疼白白花出去的一二百兩銀子,但想想,這摸簽從一開始就說了,是在賭自己的運氣。

    摸不到就摸不到,反正真正能摸到,也不過是三十七個,大多數人都跟自己一樣,就當把銀子獻給官府了,這些人心里自我安慰著。

    這已經是第十一個上來摸簽的人了,至今還沒有人能摸到礦權。

    底下的人群頓時有一些騷動,倒不是在后悔,而對自己能否能摸到礦權漸漸產生了懷疑。13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