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懸案九闋2:涅盤 >

第628章 第六百二十八話 就在這幾天

    “你只是為了來看我們笑話的嗎。”我冷言冷語的反駁道。

    公子驕輕哼。

    “不知這位大人如何稱呼。”毓兒起身,一瞬間笑意收斂,有些霸道。

    “這位是公子驕,是糜家老夫人的侄子,如今受到老夫人的吩咐,正在調查糜老大人失蹤一事。”我說。

    “噢,只是侄子。怎么,糜家沒有兒子嗎?竟要一個老夫人的侄子出面?”毓兒的話也是很有挑釁意味的。

    “毓兒。”我叫住他,紅玉攙扶我起身,我走到公子驕面前,“不知你今日過來,所為何事。”

    “不過是來探望一下,老夫人知道蕭大人是為了糜家調查案子的時候,才受人牽連,昏迷過去。很是在意,所以”公子驕憤憤然地說道。“老夫人還說了,蕭大人在府上住的這些日子,若是有需要,糜家愿意繼續為蕭大人尋找郎中醫治。”

    聽他的語氣,他應該是還不知道毓兒也懂醫術的事。

    “怎么樣,蕭夫人?”公子驕催促我回答。

    “既然是老夫人的好意,我當然不會拒絕,還請公子驕幫忙安排,我需要這城里所有,最好的郎中。”我說。在不確定到底是誰設計了讓蕭玨昏迷之前,我需要讓他就這么以為下去,以為他成功了,以為他真的阻止我們了。

    蕭玨昏迷,我也就查不下去了,全心投入尋找各個名醫為蕭玨治療。

    也只有讓真兇如此以為,才可使他輕松大意,而忽略了我仍然沒有放棄調查的行為。

    蕭玨這邊,有毓兒照料著,毓兒信心十足地打了包票,所以我相信他。

    至于真兇

    “好。”公子驕一口答應下來。“那你們先歇著,我讓人在院子里給你們收拾兩間客房,有什么事,就來找我吧。”

    留著這么一句不疼不癢的話,公子驕轉身就走了。

    “這個人這個人怎么能這樣。”紅玉氣呼呼地說,“大人眼下昏迷不醒,他說是來探望,可是臉大人一眼都沒有看到,就這么走了?”

    “娘,”毓兒難得沉穩,他和紅玉不同,轉過頭來與我說道。“不是他,是嗎?”

    “不知道我現在什么也說不好。”我很無奈,“你爹昏迷之前,我們一點線索也沒有不,也不能說什么線索都沒有。只是兇手好像很奇怪,就潛伏在我們周圍似的,他能夠看穿我們每一個人的心思,他知道我們發現了什么,知道我們下一步的計劃。總是能夠搶在我們前面我懷疑這個兇手,不是臨時起意,而發生在這里的一切,都是一場有預謀的謀殺。而我們就是這一場謀殺的見證人”

    “你是說,這里的事情都是兇手設計好的,報復?”毓兒聽出來了。

    “應該是。”應該是這樣沒錯。

    “那兇手是什么人,娘你沒有側寫出來嗎?”毓兒覺得不可思議,連我都束手無策的人,那這兇手只怕真的很難對付了。

    “所有的線索都不完整,每一件案子發生的時候,都有部分被隱藏起來了。”所以

    “夫人,那這么說的話,這個兇手現在還在這附近了?”紅玉也不免擔心起來,謹慎地看著周圍,像是不知道真兇什么時候會從角落里突然竄出來一樣。

    “我也不知道。”我現在的狀態就是,一問三不知。“我感覺是,但是他到底在哪兒,是否就在人群中間,我不知道。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我和蕭玨我們,感覺到了,他也覺得那個人有值得懷疑的地方,但是緊接著,他死了那個人已經死了,是在幾乎同一時間,和另一個人,以同樣的手法被殺害的。”

    這個人是彥公子。

    犯罪動機他有,可是對于他到底如何犯案,沒等我們來得及推測,他就已經遭到了殺害?

    “怎么會”

    紅玉覺得難以置信。

    “他會不會有別的幫手?”毓兒提出,“同樣手法的兇案,也不見得就是一個人完成的。或許還有另一個人本身也是知道的,可能就潛伏在暗處,配合他完成一系列殺人計劃。所以清楚地知道他都是怎么殺人的。會不會是那個人,他的同黨,殺了他?”

    幫手,同黨?

    這些確實不是一點兒都沒有可能。

    “如果是這樣的話,夫人會不會有危險?”紅玉著急地問。“那個人既然已經對大人下手了,他會不會害夫人呢?”

    毓兒拿捏不準。

    “不會”我一個婦人,還挺著肚子。按道理說如果幕后真兇想要對付我,遠比對付蕭玨更容易,可是他沒有對我下手,反而是讓蕭玨昏迷。蕭玨一昏迷,即使我沒事我也會一直在蕭玨身邊照顧,而脫不開身

    只能說這個人,從一開始就沒有想要害我們,就連他對蕭玨動手,也只是讓蕭玨昏迷了而已。他讓蕭玨誤觸花刺昏迷過去,其實無非是想要為自己多爭取兩天的時間看來這兩天,他有別的事情要做?

    “只怕還會有人慘死。”我剛意識到,其實兇手要殺的人,還沒殺完。

    紅玉的眼中充滿了無限驚恐。

    “毓兒,你不能讓人知道你也懂醫術,想個別的辦法喂他吃藥,決不能被人看出來。如果公子驕真的找來別的大夫,你要注意,別讓這些人發現了。你要留意他們說的,和他們開的方子。”我擔心公子驕在這件事里扮演著其他的什么角色,所以對于他找來的人,自然是不敢輕易相信的。

    “好。”毓兒一口答應下來。

    “那熬煮湯藥怎么辦?”紅玉問了一個極其現實的問題,“我們總不能在屋子里熬煮湯藥吧,這樣不管誰來,聞到了味道,都會發現的。可也不能端出去熬煮啊”

    “我爹只是昏迷,并不是什么大病。”毓兒說,“按照以往的方式,烹煮藥茶。然后換上我的藥,只要慢慢滋補就好。若有人問起,便說是”

    “便說是給我的。”只是這一計不能長遠,兇手只是要蕭玨昏迷這幾天的話,就說明他已經計劃好了,這幾天就會動手。我需要在這之前把他揪出來,這才是上上策。

    “娘,你有什么安排嗎?”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