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我有百萬神獸軍團 >

第636章 曹青崖的心魔

    周鳴話聲落下,神情變得肅穆凝重,整個人的動作,忽然泛著一種神圣的儀式感。

    周鳴的雙手緩緩抬起,周圍十二根圖騰柱隨之向上懸浮抬升,旋轉之間,瘋狂汲取力量,醞釀生成之間,居然顯現出一個紫色光點。

    那個光點非常璀璨,光芒銳利,如同刺目的針芒一般,讓人不敢直視。

    曹青崖看著那一點紫色,凝視著它,任由那光芒刺入自己的雙眼,雙眸瞪大,一瞬不瞬,面上那蒼老深刻的褶皺不自覺的蠕動著,勾勒出他內心之中的震驚與駭然。

    他不怕這個光點!

    這世上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它,更親近它。

    不,不對,這個世界上,已經不單單只有他了解它,親近它了。

    它便是他關于紫璇道,最初的領悟與智慧啊。

    現在,它居然就被周鳴給竊奪走了。

    遙想當年,已經是遠在三萬年之前的時候了。那個時候,他不過是一個小角色,紫璇派也不過是個小團伙。他和紫璇派一樣的名不見經傳。

    他托身在這樣的一個小幫派之中,艱苦的生存著。

    他那個時候,乃是當之無愧的天才,紫璇派中傳承的那些獸訣、功法,他很快就學會,很快,這個小門派就不能滿足他。

    他離開了紫璇派,然后外出闖蕩,見到各種各樣的高手,經歷各種各樣的兇險,學到各種各樣的手段。

    但是他并不滿意,總感覺那些東西并不是他內心之中所希望的,無法讓他看到真正的未來和前途。

    因為他曾經有幸目睹過一次神跡。

    他在人群之中,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小角色,而那神明,漫步天空,就那樣在眾目睽睽之下,從他們的頭頂上空走過,彈指之間,鎮壓降服一頭蠻荒之龍。

    多么強大!

    多么尊崇!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他內心的某種渴望被喚醒了。

    他渴望神的境界。

    可惜,走過無數的路,他依然沒能找到那條通往神道的隱秘道路。

    他有些灰心喪氣,輾轉多年后,回到了紫璇派,成為這一派的主人。

    在有一天黎明,他坐在懸崖之上,思索著自己的前途,沐浴在那彌漫天地的黑暗之中。

    那黑暗是多么的徹底,天上的星辰都像是被全部抹去。

    在那黑暗之中,他驀然感到一陣無比強烈的恐懼。雖然,他經歷過無數黎明前的黑暗,但是只有那一次,讓他體會到某種前所未有的境界。

    一種對于生命悲哀的大恐怖境界。

    就在那無盡大恐怖將他統治的時候,東方的天邊浮現紫氣,在一片紫蒙蒙的輝光之中,黑暗散去了,恐怖消失了,一輪旭日冉冉升起。

    他滾看著初升的太陽,體會到了某種生命最本質的玄機。

    正是那一份神秘獨到的領悟,那一縷他直到如今都沒能明白的玄機,支撐他,一步步走到今天,讓他開辟出紫璇道,讓他成為地勢圖騰師,讓他屹立在一個帝國的最巔峰。

    這是他智慧的核心,紫璇道精髓之中的精髓,可謂是他最為隱秘,沒有第二個人知道的老底,然而此時此刻,卻被周鳴給重現了。

    “這就是你那紫璇道的根本!”

    周鳴的聲音帶著批判式的冷酷,語氣平直的說道:“它看上去璀璨奪目,妙不可言,然而它的內核本質,不過是你內心之中的懦弱。那不過是最本初、元始的一種想法而已。因為你怕死,所以你在機緣巧合之下,成就了它。就憑著他,你能夠走到今天,的確是不容易。我想,天下圖騰師,鮮少能有你這般長壽的,其實也不是沒有道理了。

    因為你的紫璇道,最根本上來說,就是一種茍且之道,不管你自覺還是不自覺,天然就是在追求一種長壽祥瑞的態勢。但是本質上,你是因為內心的恐懼懦弱,才會追求力量與祥瑞。我想,在你那遙遠的過去,一定見識過某種極其強橫的存在,深深震撼了你的心魂,不然的話,你不會如此執著于力量。

    你的道,從一開始,從最本質上來講,便是一種自私自利的道,乃是虛的,沒有根基,脫離實際。這就注定了從一開始,你的道就不可能孕育神機。你的終點,永遠也就止步于地勢圖騰師。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已經很久沒有修煉,甚至沒有出世了,因為你心中的心魔,早已經蠢蠢欲動。你整個人,雖然能夠壓制心魔一時,但實際上不知道從多少年前,就已經搖搖欲墜。多年以前,你已預感到自己的死亡!”

    曹青崖聽聞,面色變幻,一時之間非常精彩,最后神情變得無比堅定,充滿著一種固執與排斥,冷哼一聲道:“周鳴,你休要危言聳聽,老夫從來就沒有什么心魔!”

    周鳴聽聞,不禁笑出聲道:“你看到了嗎,這就是你丑陋的地方。你拼命想要掩藏自己的弱點,假裝以為自己很強大,高深莫測,實際上不過爾爾,只是讓你顯得虛偽。你從來不敢正視自己的弱點,乃至于卑劣,缺乏壯士斷腕的決心。

    你說你沒有心魔,那么為什么我此前施展咒殺之術的時候,你居然會如此慘烈嚎叫呢?對于一尊地勢圖騰師而言,因循一念所發咒殺之術,威力真的有那么恐怖嗎?怕不是勾動你心中之魔了吧?”

    曹青崖聽聞,陰沉著臉道:“周鳴,無論你如何舌綻蓮花,說的天花亂墜,終究不過是你一面之詞。老夫承認修為不如你,但是你所說一切,關于老夫之種種推斷,全部都是錯的!”

    “錯的么?”

    周鳴冷然一笑,屈指一彈,一道玄光猛地沖天而起,在那天穹之上,顯現一片巨大無比的光幕。

    在那光幕之中,一個魔物顯現出來,猙獰扭曲,纏繞著一個心靈,發出扭曲的咆哮,正在一點點啃噬它……

    “咬他一口!”

    周鳴看向那光幕,沉聲說道。

    隨著周鳴話落,曹青崖面色狂變,身上氣勢忽然凌亂,眼神之中浮現痛苦與畏縮,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精氣神忽然之間黯淡下去。

    “你、你、你……”

    曹青崖瞪眼看著周鳴,狼狽而恐慌,抬手之間,不顧一切的將那天上光幕崩滅。

    他怎么也沒想到,周鳴拘住他那一顆念頭,居然就能憑借那一念,勾動他心中之魔,并且能夠命令它。

    這一手段,簡直是握住了他的生死。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妖孽啊?

    周鳴擺擺手道:“所以,嘴硬是沒用的,關鍵是要自身硬!你不服?我有很多手段**你不服!你不是自信你那智慧非我可以理解嗎?那你睜大眼睛看好,看我給你怎樣演繹!區區自私小道,當真以為是大道真理么?”

    第0637章以智慧服人心

    在這一刻,曹青崖在氣勢上已經被周鳴全面壓制了。

    就算還想發動反擊,也是很難提振士氣,鼓起勇氣了。

    他只能是看著周鳴,看這位霸道無邊的年輕人如何演繹。

    周鳴的面前,那一點璀璨的紫色開始衍變起來,如何積累、擴張、變化,整個過程流暢清晰,直看的曹青崖面色狂變,震驚的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在的心魂之中,簡直是天翻地覆,震驚的思維都有些錯亂。

    他怎么也沒想到,周鳴的智慧居然深刻到如此地步,將他紫璇道之智慧一步步的演繹,簡直是將他的整部思想智慧成長史給毫無保留的搬出來了。

    他眼睜睜的看著那一個璀璨光點,如何一步步衍變成為一輪紫陽,那一輪紫陽如何有一分為二,最終增加到九輪,暗合地勢之玄妙,與大地上紫璇城的布局完美契合,甚至于隨意勾動大陣,借取力量。

    明明就是他的道,現在權威卻已旁落到周鳴這一介外人手中。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宛若神跡一般!

    更為重要的是,此時此刻,曹青崖完全站在一個旁觀者的位置,再行觀看自己智慧思維的發展構成,似乎一下子從自身的局限之中跳躍出來,打破樊籠,沖出窠臼,真正看清楚了自己的智慧思維。

    他吃驚的發現,果然如同周鳴所說的那樣,他的紫璇道智慧思維,自私丑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存在著大量不足,能夠一步步發展到如今,讓他臻至地勢圖騰師境界,完全已經是他用悠長的壽命熬出來的。

    這就是事實。

    這就是殘酷的現實,容不得狡辯,便是如此的真實,如此的冰冷。

    他一直以來的信心在這一刻,出現了裂痕,再也無法像曾經那樣堅定,來到了崩潰的邊緣。

    他的信念,出現了崩塌的危險。

    他的道,宛若一座根基不牢的大廈,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沖擊,搖搖欲墜,行將崩潰。

    “我錯了?追求強大有什么錯?”

    曹青崖錯愕的看著周鳴,忍不住發出質問,他的面孔之上,每一條皺紋都在蠕動著,昭示著他內心的混亂與恐慌。

    周鳴搖頭道:“追求力量,沒有任何錯,但是這不是真正的道。只想著自己強大,通往至高,其本質實乃無道。這就是為什么,你的巔峰永遠止步于地勢圖騰師境界,而無法登臨天道圖騰師境界。因為你這紫璇道乃是空中樓閣,宛若無根之平,而非世道淤泥之中的清香白蓮,是乃是無根之道。這樣的無根之道,怎么可能合乎天道自然呢?你若不解,且看我如何重新演繹一番!”

    周鳴話落,手中亦是一團明光浮現,卻是周天學說之理念,人定勝天之思想,同樣蘊含著一種至高理想,卻不是如神一般的強大,而是一個人人皆可成神的理想。

    隨著那一點理念與智慧接近出現,同樣是一個小小光點,光芒璀璨,然而其內核絕不與曹青崖哪啊一點紫光相同。

    這一個小小的光點,或可稱之為修行之本愿。

    對于普天之下,絕大多數獸師而言,要么是隨波逐流,羨慕獸師的種種好處,從而選擇成為獸師,要么就是為了更好的生存,必須要努力成為生存。

    這種種出發點,便是他們修行之本源,不曾跳脫出世俗的范疇,更不曾超越生存之格局。

    所以,普天之獸師,數量不計其數,然而能夠化身為神者,卻始終稀少如鳳毛麟角。

    絕大多數獸師,在他們決定修行那一刻開始,他們的本愿,就決定了他們的終極成就。如果不能在后續的修行之中,一步步洞穿世俗,超越生存之格局,大徹大悟,打破各種思維定勢,跳脫窠臼之外,那么就算是絕頂的天才,其最終成就,也不過如曹青崖這般,臻至地勢圖騰師境界,便休想再往前一步,而且往往會生心魔。

    一日不能徹悟,一日就無法前進,最終終究逃不過身死道消的結果。

    曹青崖緊盯著這一切,自然是看到彼此之間,那一點本源的本質區別。

    然后,他便是看到,從那九輪紫陽之中,智慧開始運轉,加持在周鳴那一點本愿之上,逐步的開始演繹,開始積累、醞釀,變化越來越復雜、越來越神秘,一種祥瑞光明之感油然而生。

    沐浴在這光輝之中,那種無數年之前,在那個黑暗長夜的大恐怖之中,忽然看到旭日初升的得救之感油然深處,再度重現。

    曹青崖緊盯著那光團,身體顫抖起來,眼中充滿無限感動。

    他直看到,在周鳴的面前,一輪全新的紫陽出現了,汲取他紫璇道的全部智慧,化成了一顆全新的紫陽,運轉之間,竟是光華通天,冥冥之中,與那天上大日產生聯系。

    在那光柱之中,無盡天火垂落而下,加持在那紫陽之中,賦予那紫陽一種無比超然永恒的氣質,就仿佛是一輪真正的旭日一般。

    那種強大與力量之感,讓他清晰感受到彼此之間的差距,簡直是有若云泥一般。

    因為他很清楚,周鳴手中紫陽,只是汲取了紫璇道的智慧而已,還有著無比巨大的提升空間,有著太多的不足可以彌補,合乎天地自然,倘若精深,籍此化身天道圖騰師又有何難?

    甚至從那其中,他看到了成神的潛質,似乎乃是一種必然,全心經營,必然成功!

    這種誘惑,實在是太巨大。

    這種震撼,實在是太強烈。

    咔嚓,曹青崖內心的自信與驕傲全部崩塌了,他的信念在這一刻如大廈一般崩毀,思維混亂,茫然困惑,心魔大作,痛苦的看向周鳴道:“為什么?這到底是為什么?”

    周鳴收起那滋養,在體內繼續運轉演繹,感嘆一聲道:“成神不是目標,只是一種結果。唯有當你做成足以成神的事業,你才能夠斬獲神機,化身為神。此中之思維,修行之智慧,已經不是普通獸師修行之路數,可以循規蹈矩,一重一重境界,逐一突破而來。種道結果,化身為神。成神從古至今,沒有具體步驟,沒有固定方法。

    因為神不是一種境界,而是一種果位。曹青崖,你雖然縱容戰爭,不顧天下蒼生之生死,實在罪大惡極,不過,我念在你多年來鎮守一方,倒也庇護了一方水土,保障億萬百姓之安危,可以給你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只要你愿意接受我周天學府之理念,洗心革面,革變紫璇道,我可以饒你不死。至于將來能否成神,全在你自身智慧與造化,我周鳴不再干涉。你作何選擇?”2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京东彩票是真的挣钱吗